NTNU

師大新聞

2009.0820

〔八八水災〕台師大首批學生志工團出發 第三日記事

【8/19社教系96級校友侯順耀撰文】八月二十日,八八水災事發後的第十二天,屏東縣林邊鄉積水未退、淤泥蔓延,泡在泥巴漿裡的林邊地區,每一口呼吸都夾著一種惡水異味,沒有一條街道不堆滿泥沙,房子與房子之間,前後院,每一個公園,滿眼都是爛泥巴。家禽家畜的屍體被掩埋在泥淖中,經過水泡、日曬,開始產生惡臭,國軍不斷進行大規模的消毒動作,唯恐任何疫情爆發,讓這受難的地方,又更加雪上加霜。

  南下救災的第三天,天氣大晴,志工團六點四十五分就起床,吃過和國軍搭伙的早餐與昨日慈濟贈送的八寶粥後,八點準時向慈濟報到。

  師大師生十一人被分做一個小組,任務是幫一位住附近的災民清除他家後院的泥巴。十一個年輕力壯的青年學生居然只清理一個小小後院,志工團在想著慈濟的師兄師姐真是客氣的同時,絕對想不到接下來這場戰役的辛苦程度,將讓他們一戰成名,連大愛電視台都跑來採訪他們。

穿青蛙裝 在池塘 挖泥巴
  要去幫忙的災民姓李,他本身也是慈濟的一員,就住在林口國中附近。跟著李伯伯,來到一棟約兩層高的樓房,在房屋兩側及後邊還搭了鐵皮屋,總體來說,看起來情況還好,「要麻煩你們的地方在後院,還有我的蓮霧田。」李伯伯領著眾人進入屋子。。

  打開廚房的後門,這哪裡是後院,根本已經變成十坪大的小池塘,膝蓋高的盆栽只露出了盆栽的邊緣,李伯伯說:「因為我家後院的地勢比較低,這四周的泥水都往這裡集中,泥水越堆越高,甚至會滿出來倒灌入廚房。」

  粘教官評估了一下狀況,定出了簡單的工作計畫,所有人先將泥巴挖至蓮霧田,並在田地與後院間利用報廢的家具製作暗堤,防止泥水又倒流回後院。

  等了兩天,這下終於開始動工了,早已全副武裝的志工團,踩著大雨鞋、穿著俗稱青蛙裝的連身工作衣,毫無猶豫的一腳就踏入泥池,有人拿鏟子、有人拿耙子,開始一桶一桶的把泥漿鏟起往蓮霧田裡倒。

  「泥漿不比清水或沙土,同樣是一桶,重量硬是要重的多。原本我們是採一桶桶接力傳,但是這樣實在太慢也太重,女孩子約提半桶就吃力了。」粘飛豹說道。


屋漏偏逢連夜雨 壞事一件接一件
  太陽很大,薄薄的口罩根本擋不住蒸騰而出的泥水臭氣,尤其是當全身都已被這如同水溝裡的爛泥給沾滿時,漸漸的就變得不在意了。「比較嚴重的問題是,即使我們做到衣服從裡頭濕到外頭,那泥漿好像不斷湧出一般,清也清不完,膝蓋一般深的泥水,一點也沒有下降的意思。」身為領隊,粘教官也感到有些焦慮,「另一方面,隨著我們不斷把泥水往外倒,田裡頭的泥水居然越過暗堤,不停倒流,整個工作進度陷入僵局。」

  也許是寫在臉上的表情被李伯伯瞧見,這讓李伯伯靈機一動想起了一樣法寶可能派得上用場,便請他的太太回慈濟悄悄地運了過來,準備給大家一個驚喜。

反轉 打一場漂亮的勝仗
  「那是一輛獨輪車,就那種工人用來攪拌、運送水泥的車子,我們想都沒想到慈濟居然連這種工具都帶來了。這輛獨輪車真的幫了我們很大的忙,把我們運送泥水的量大大提升了一步,也省下了許多力氣。」

  解決了第一個問題,還有泥水回流的問題。粘教官決定所有人先到田裡把泥水再向外耙,讓泥水平均的散佈蓮霧田;然後再回去鏟泥巴,重複循環。詢問為何不分成兩組人同時進行,教官解釋道「十一個人一起做會比較有成效,不然看著泥水怎樣也降不了,會嚴重挫折大家的士氣。」

  隨著新法寶的加入,事情似乎跟著順手了許多,作四十五分鐘,休息十分鐘一個循環,志工團員們眾志成城,一行人全神投入工作的模樣,引起了隔壁同樣進行著救災的法鼓山志工們頻頻送來關心,「不要太勉強阿,累垮了可不好。」「要記得喝水,有不舒服要說,不要中暑了。」志工們的愛心在災區沒有界限。

  「見底了、見底了,哇呼∼」,只見地板上被刮出一片灰白的水泥地,不知是哪個人像挖到寶藏一樣地歡呼,竟引燃了眾人的情緒,所有人止不住地大聲狂歡,沒辦法誰也沒想到居然辦到了,從早上八點開始,一直到下午三點必須隨著慈濟的撤退而收工,台師大學生志工團在期限內將十坪大的後院與同分部中正堂那樣大的蓮霧田搞定,順利完成任務。

  李伯伯開心的打開地下水,幫師大的師生們清洗身上的泥巴,眾人拾了清洗好的工具,回到了林邊國中,還給慈濟。

灰頭土臉的泥巴英雄 登上大愛電視台
  「走在林邊國中,我們似乎特別吸引人注意,儘管我們已經清洗過,但跟大部份的人比起來我們好像打完了泥巴仗回來,灰頭土臉的模樣,讓我不禁懷疑我們該不會是唯一去挖泥巴的小組吧。」粘教官事後回想,還是忍不住發出了疑問。

  師大志工團的表現受到了慈濟志工們的讚賞,而同行的大愛電視台記者看見了師大的女孩們毫不顧忌的染了全身泥巴,不禁為他們吸引,採訪他們此行的動機與經歷的過程。

短暫的交會 永遠的情誼
 「因為和慈濟有了合作關係,我們就詢問能否搭慈濟的遊覽車離開,很幸運的正好有一車只載了半滿,我們在五點多離開了林邊,直達左營高鐵站。

  第一個下車的人是工教研的學長,站在台南的高鐵車站,直到在列車駛除了他的視線;在台中站下了四個團員,車上車下的大家不停的揮手;晚上八點半,最後的六個人在人潮川流不息的台北車站又站著聊了好久,當救災之行結束之後,暑假也就要結束了吧。

  如果有人問道,三天的相處能產生多深厚的友誼,志工團的團員們也許無法完整的告訴你,只是聽著遊覽車上每個人的發言,你會知道這裡每一個人都把自己生命裡的一段時光全心的奉獻在這裡,十一個靈魂的患難與共,在這暑假裡碰出耀眼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