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2078人
圖 新聞投稿
2010-06-04
影音》第十屆傑出校友-于靖(台灣最好的數論學者)
滿頭白髮以及溫暖的笑容,是于靖老師給人的第一印象。畢生致力於數學研究的于老師,不僅喜歡數學,更將數學視為女朋友般奮力追求。這樣的熱情,成就了于老師現今在數論研究的崇高地位。而于老師在自我精進中,更不忘提攜後進,將不少年輕的研究學者引薦至歐美學界,讓台灣的研究成果走上世界舞台。訪談中,于老師說每句話前總會謹慎地思考再三,從于老師的言談中,不難讀見大師的嚴謹及智慧。
數學系61級畢業校友于靖,被中研院譽為台灣最好的數論學者,投入純數學研究三十年,于靖依舊樂此不疲,「作為數學家,我們終其一生追求的就是證明關鍵性的定理,留下自己在數學裡的足跡。」
于靖從小數學就最拿手,建中畢業後,數學系理所當然地成了他的第一志願。究竟數學有什麼魅力,吸引他多年著迷研究數學?于靖笑說,就像選擇女朋友,莫名地對她特別有感覺。
不想被環境侷限 大四上修研究所課程
回憶在臺師大求學時期,于靖認為,早年臺灣一切還在發展,環境並不好,但學生普遍很勤奮,對事情有想法,清楚自己未來的目標。因為不想被環境侷限,于靖對自我要求很高,「因為知道要追上國際水平還有很大的距離,我跟幾個好朋友都有個共識,就是不能滿足於老師所教,我們拼命到圖書館找書補充知識,還積極上修研究所課程,當時大家都想出國留學,也就會彼此刺激也互相鼓勵。」這樣緊密的革命情感也促成一段情緣,于靖在臺師大實習當助教時,將同班的太太娶回家。
追求證明關鍵性定理 在數學史上踏下腳印
提到目前最滿意的作品,于靖說在1990年代,當他終於在世界評價最高的數學期刊Annals math,這個從學生時代就心儀不已的期刊發表了兩篇文章,心情久久難以平復。「作為數學家,我們終其一生追求的就是證明關鍵性定理,留下自己在數學裡的足跡。」
即使是最優秀的數學家也會碰上久久無法解開的難題,但是「解不出來的樂趣更大」,就像碰上充滿挑戰性的對手,反而更激起于靖的鬥志。于靖認為,研究數學是條孤獨又艱辛的旅途,本來就需要下許多苦工,即使有所成果,很多時候連周邊同事也無法理解,但于靖知道自己並不孤單,透過國際期刊與電子郵件,他和世界各地的數論學家分享想法, 從這些學術的交流中,他獲得莫大的鼓勵及安慰。
數學成就卓著 台灣最好的數論學者
1980年于靖取得美國耶魯大學數學博士後,隨即回到臺灣中央研究院服務,在他的專長純數學領域,特別是數論與代數幾何相關領域有很多重要貢獻,讓他連三屆獲得國科會傑出獎、國家傑出研究獎,2009年更因兩次入選教育部國家講座教授,成為教育部終生榮譽國家講座主持人,肯定他的卓越貢獻。
中央研究院在1999年聘請于靖擔任「國家研究菁英演講會」主講人時提到,「自1980年來,他在這方面的研究成果代表了數論最重要的進展。于先生無疑是台灣最好的數論學者,在國際數論研究上佔有一席之地。」
協助成立國科會理論中心 培育一流國際學者
此外,于靖也熱心推動國內基礎研究的發展,不僅協助設立國科會的國家理論科學研究中心(NCTS),並且擔任數學組主任、研究中心主任。于靖表示,他曾有三年在國外著名研究中心做研究,訪問過歐美各主要數學中心,自然期望台灣也能培育出一流國際學者。因此,在NCTS時,不僅積極與國際上各重要理論科學研究中心的合作,也將台灣年輕學者介紹至歐洲學界,讓台灣的研究可以走出去。
身為師大人,教書始終是于靖夢想的一部份。曾在美國、法國、德國及中國等地擔任客座教授,八年前也開始歷任中央、清華、台大數學系教授,歷經世界最有名各大學的教學經驗,于靖有信心可以將最好的課程傳授給學生。事實上,于靖已培育了二十多位數學教授,於海內外任教。
勇於做夢 肯定自己所作的事的價值
研究數學30年,于靖在數學領域不斷突破自我,獲獎不斷,他說研究數學要勇於作夢,相信自己並且願意下苦工。數學家固然要聰明,但聰明不可恃。小聰明對數學上的大問題沒多少幫助,數學家需要長遠的智慧。

近年來于靖經常到亞洲各地演講,看見許多亞洲國家年輕一代努力想要急起直追的學習態度讓他非常佩服。面對臺師大的學弟妹,于靖鼓勵學弟妹要有高的理想,然後努力達成,臺灣學習環境比起國際一流水準還有距離,如果不懂自我努力,未來發展就很有限。【撰稿、影片/侯順耀】

其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