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276人
圖 新聞投稿
2024-05-14
人文影展《新寶島曼波》映後座談 探索臺灣風土獨特魅力
圖
合影留念。
圖
楊澤導演(左)與文學院須文蔚院長(右)於映後座談會上交換想法。
圖
楊澤導演(右)在座談結束後回覆同學提問。

「我想呈現的在臺灣我所看見的風土,與世界各地不同卻擁有同等地位的風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文學院2024人文季影展在5月14日來到最終場,邀請電影導演楊澤現身座談,楊澤不僅是臺灣重要詩人,還曾擔任《中國時報》副總編輯。他也分享其從美國旅居多年後歸臺北定居的心路歷程,並探討其作品背後的創作理念。

「可以感受到導演似乎想把它拍成一部音樂劇。」與談人同為詩人身分,及臺師大文學院須文蔚院長分享。除本片的五首由年輕的繆夫人樂團改編楊澤的新舊詩的主題曲,劇中鏡頭的過門也大量使用了各種語言風格的音樂,搖滾樂、民謠、爵士、臺語老歌,有街邊不分年齡興然而起的謳歌,幾個年輕人戰戰兢兢的站在海崖上的演奏,聚會中眾人與一把吉他的簡單合唱,又或者帶有口述歷史的月琴古調等。

楊澤導演分享,有一些文學和劇場圈的朋友看了之後寫了很多評論,其中鴻鴻說了很有趣的觀點:「臺灣之所以是寶島,是因為在臺灣我們能跳曼波。」楊導演則回覆:「我一直認為詩與歌與其說是同源的,不如說是不二的、不可分離的。」

「就像詩一樣,有著很多不同的隱喻。」現場的觀眾分享。起初的劇情以小說家駱以軍的中年危機、青年活力的生活遊牧、隱居山林飲茶燒陶的老人,在臺北市南區的巷弄裡莫名似地扭在一起,一同出遊、玩樂、聚會,而後半段以一種「獨特的公路電影」性質,有原住民族對家鄉消亡的反抗、回述鄉土文化根基,以及駱以軍日漸膨脹的癡戀,詠嘆楊澤的詩句:「瑪麗安,你知道嗎?我已不想站在對的一邊/我祇想站在愛的一邊……」與此同時,眾人的迷茫與追求在其中交縱。以快速而紛雜的畫面切換呈現導演生活所見的樣貌,以似乎有些「怪怪的」面向去挖掘人們帶著野氣、淳真熱情的生氣。

當然,生命也不是沒有遺憾的事情;從導演愛貓小六子去世的悲痛起頭,畫面中不時穿插著四處所見的街貓片段,一個短暫、稍縱即逝的眼神交會,似乎暗示著劇情線淡淡的依循著駱以軍對小ㄈ無緣的感情:「這部電影的底是一個莎士比亞的浪漫喜劇。」

「以前我們迷著詩歌、文學,後來我去了美國,結了婚,快速地離婚,沒有想過如今還能再次遇見當年的繆思女神。」回顧楊澤導演在電影中的自述,這段用荒謬呈現的情感徒勞,卻也在最終迎來了釋懷以及祝福似的,回歸島嶼像是回歸少年,這樣的交會得以重新地再望眼年輕世代帶有的獨特乖張、對自己生命的掌握。(撰文:噴泉詩社 化學116羅方佐、 國文116陳紀伶 / 攝影:社教116董家媚 / 編輯:張適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