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813人
圖 新聞投稿
2024-04-11
《芭蕉的芽》復刻時代氛圍 臺北高校史變身青春漫畫
圖
《芭蕉的芽》以1930年代台北高校為背景,兩位主角為了打破僵化的校刊內容,投入新雜誌創辦。(蓋亞文化提供)
圖
《芭蕉的芽》重現1930年代的臺北高校,當時校舍與後來臺師大增建的結構有所不同,左萱在作畫時也特別留意。(蓋亞文化提供)
圖
《蕉兵戰時記》聚焦1940年代、臺北高校生的戰時生活,與《芭蕉的芽》首集同為台師大百年校慶校史漫畫。(蓋亞文化提供)
圖
Storm除了在校園進行,有時也會到榮町(現台北衡陽路一帶)慶祝。
圖
《芭蕉的芽》首集由臺師大監修,第2集起轉為協力角色,協助左萱史料取材。
圖
左萱2015年以《神之鄉》出道,2017年參與「漫畫植劇場」,企劃繪製《五味八珍的歲月》漫畫版,《芭蕉的芽》是她第3部個人作品、也是第2部長篇。
圖
臺北高校校風自由,學生在慶祝時會進行「Storm」,眾人勾肩搭背、排成橫排,盡情奔放的跳舞,有時會有鼓聲助陣。(蓋亞文化提供)
圖
臺師大承繼原臺北高校的校舍校地,現為台北市定古蹟、保存良好,漫畫中也一一重現。(左萱提供)
圖
「觀月舟行」是臺北高校特有活動,漫畫中遇校方停辦,學生們私下舉行。(蓋亞文化提供)

【臺師大史料支援 《芭蕉的芽》重現日治時期高校生活】

《芭蕉的芽》由漫畫家左萱執筆,首集為臺師大慶祝建校百年的校史漫畫。校方負責監修、史料協力,左萱將虛構情節結合史實巧妙轉譯,再現臺師大前身「臺北高校」學生的放浪青春,獲第14屆金漫獎年度漫畫獎肯定。

漫畫第2集近日出版,故事山雨欲來,愈發撲朔迷離。左萱期盼參考美劇作法,打造臺漫少見的長篇時代群像劇。

左萱在2016年出道作《神之鄉》完結後,多創作單本或短篇漫畫。2022年出版的《芭蕉的芽》首集,是她暌違6年再有長篇作品。「這些年我其實有很多未能成型的提案,有臺灣美術史相關題材,也曾想畫日治時期雜誌《民俗臺灣》編輯部的故事,但因為都是真人真事,自由度較受限而作罷,卻也慢慢醞釀成目前的主題。」

《芭蕉的芽》背景設於1930年代,主角「葉星橋」考上當時臺灣唯一高等學校「臺北高校(以下稱臺高)」,與另一位主角「南城雲太郎」為宿舍室友,成長背景與性格南轅北轍的兩人,懷抱共同理想召集夥伴、創辦新雜誌《鐘之音》,用創作對抗不合理的體制。左萱深刻挖掘史料,透過輕鬆逗趣的細膩筆觸,重現日治時期的青春校園生活。

《芭蕉的芽》首集亦為臺灣師範大學百年校慶的校史漫畫作品之一,與旅日漫畫家阿獰的《蕉兵戰時記》共獲近80萬元出版經費。

【史料結合漫畫成效佳 師大慶百年助她創作《芭蕉的芽》】

《芭蕉的芽》是左萱繼《神之鄉》後、暌違6年再度投入原創長篇,左萱透露校方不僅在資料上給予充分支援,題材也未有太多侷限,讓她能創作自己喜愛的故事。

臺師大於1946年設立時,與臺高改制的臺北高級中學共用校舍,臺北高中廢校後,校地校舍由臺師大承繼。2018年臺師大通過決議,將校史追溯至1922年成立的臺北高校。

臺師大校史特藏組組員洪承理表示,出版校史漫畫的構想,是看到一些由機構支持、結合史料的漫畫作品如《雲之獸:來自遠古的守護者》《湧與浪:自由中國號》等,都有不錯成效。「左萱是美術系校友,2020年她為學校舉辦的臺高植物標本特展繪製主視覺,獲得許多好評;因此百年校慶時,再邀她與同為校友的阿獰,繪製校史漫畫。」

左萱提到,臺師大只要求題材與臺高相關,未有其他限制,使她能自由發揮。《芭蕉的芽》選擇以「辦雜誌」為劇情主線,「一是我也是出版從業者,二是辦雜誌無法獨力完成,需要團隊各司其職。」她喜愛創作這類故事:「一群人為目標努力的過程,會發生一些事情,或是有各自的情緒、甚至爭吵。像是《神之鄉》畫廟會、陣頭,一般群眾看到的是最終的表演,但背後準備有很多故事能述說。」

【看電影喝咖啡 「臺高學生就像現代文青」】

《芭蕉的芽》目前出版的兩集故事中,融入許多臺師大前身、「臺北高校」特殊的學生活動,讓讀者能一窺1930年代的校園風氣,感受今昔異同。

《芭蕉的芽》以一群志同道合的學生「辦雜誌」為劇情主線,情節多於學校發生。為了還原臺高校園生活,左萱詳細考證校史、建築、服飾。她發現當時學生與現今仍有許多相似處,例如豐富的社團及校外活動,「那時學生就像現在的『文青』,喜歡看文學、哲學書籍,下課會看電影、到咖啡廳聊天,也會把見聞感受化為文藝創作。這部分畫入故事,我覺得讀者應該會有共鳴。」

而臺高有一些現今少見的校園活動,左萱也特別融入劇情。如第一集的「Storm」,一群學生在情緒高昂或慶祝時,會勾肩搭背並排行進,又唱又跳甚至敲鑼打鼔;第二集有「觀月舟行」,學生會於秋夜至新店溪乘船賞月、飲酒賦詩。「這些活動有獨特的年代氛圍,取材時就覺得一定要畫。我希望故事鋪陳能營造與現代讀者的連結,但也能帶出時代特色,令人感到新鮮。」

【透過老電影取材 她想像自己活在1930年代】

左萱暌違多年後,再以《芭蕉的芽》挑戰長篇漫畫創作。由於故事以1930年代、臺師大前身「臺北高校」為舞臺,時代久遠,她廣泛取材、深入考證,力圖能盡量貼近真實情況。一些較少見的史料、或難以勘查的場景,臺師大也給予充分支援。

史料取材過程,左萱向許多熟悉臺灣歷史文化的學者專家請益,而臺師大校史特藏組設有「臺北高校資料室」,保存的書籍文獻,及校友捐贈文物與照片,成為重要的參考依據。「例如照片裡有當時的公告欄,我想還原文字的樣式、內容,但照片的字太小,特藏組還特別想辦法幫我放大。」

其中一件文物「自由之鐘」,是劇情重要關鍵。校史特藏組組員洪承理回憶,左萱為了更精確描繪,希望能勘查原本擺放的位置。「早年鐘是放在行政大樓頂樓使用,戰後校舍經過改建,已無直接上去通道。藉由維修空調的機會,由施工人員帶領穿過狹小維修孔、走過老舊木造梁柱才攀上頂樓。」左萱也印象深刻:「很像在走平衡木,一不注意就會踩空。」

左萱還透過觀看展覽、老電影收集資料,讓自己沉浸日治時代的氛圍。「國家影視聽中心曾舉辦系列影展,播映1930年代的默片,我幾乎每部都看,想像若是當時的臺高學生有何感觸。電影中有些事物現已消失,如果要畫出來,也能做為創作參考。」例如漫畫第2集出現的真實電影《警察官》,是那年代的警政宣導片,「這部片有一點BL的感覺,羈絆很深的兩位主角最終分道揚鑣,與漫畫情節也有些關連。」

【參考美劇作法 打造臺漫少見時代群像劇】

《芭蕉的芽》故事雖以史實為背景,但主角、情節大多為虛構。談起虛實如何整合,她強調「時代漫畫」的定位,還是要以劇情為主、史實為輔;也期盼能參考美劇作法,打造出臺漫少見的長篇時代群像劇。

「若史料與漫畫的設定有衝突時,我會以劇情發展優先。」左萱以「觀月舟行」為例,活動在故事預設的年份已停辦,但因應劇情還是讓事件發生。「我定位這是一本時代漫畫,如同大仲馬的《三劍客》,雖然是真實歷史人物,但主角群是虛構的。就像把這群人放在這個時代,看他們與歷史事件遭遇時,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

《芭蕉的芽》目前規劃最少4集,原計畫每年出1集,但1、2集間隔近1年半。「第1集主要是介紹故事背景、讓角色出場,考量長篇故事要前後呼應,所以花了較多時間把後續大綱完成。」左萱對作品亦有更多企圖心,「我期盼這是一部能呈現時代氛圍的群像劇,有可能像美劇一樣,這一季有個小結局,再發展下一季的故事。」(資料來源:鏡週刊(文 周文凱)、圖書館校史特藏組 / 編輯、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