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391人
圖 新聞投稿
2023-11-30
通識教育影展《九槍》映後座談 蔡崇隆導演深探移工議題
圖
大合照。
圖
《九槍》紀錄片映後座談,由通識教育中心鄭怡庭主任主持,邀請導演蔡崇隆來到現場,細談拍攝以來的心路歷程。
圖
蔡崇隆也勉勵同學發起行動,不是只在看完紀錄片後徒留無力感,可以為移工議題成立學生社團,多了解東南亞文化。
圖
通識教育中心鄭怡庭主任主持座談。
圖
圖
圖
圖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於11月22日舉行《九槍》紀錄片映後座談,由通識教育中心鄭怡庭主任主持,邀請導演蔡崇隆來到現場,細談拍攝以來的心路歷程,探討外籍移工在臺灣面臨的處境與人權議題。

蔡崇隆導演是法律系背景出身,過去從事媒體記者領域,現擔任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同時也是獨立紀錄片工作者。2016年與阮金紅共同導演紀錄片《再見可愛陌生人》,述說非法移工的生存悲歌,獲得桃園電影節桃園市民獎。2022年作品《九槍》,更榮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九槍》以越南移工阮國非遭員警射擊九槍的案件為主軸,透過事發現場錄像與家屬視角,引領觀眾走入阮國非的人生經驗,並串聯其他有著相似劇本的生命故事,一一剖析臺灣外籍移工遭受的不人道對待。

「影像創作不見得能改變社會,但留下紀錄是重要的。」跑過司法、勞工、社運團體路線新聞,蔡崇隆想拍攝紀錄片的原因是對事物的好奇心,過去記者經驗讓他見過社會的真實面貌,他希望能透過影像記錄世界,注入推動社會前進的力量。

製作紀錄片是希望悲劇不再發生,蔡崇隆表示,許多人起初會認為,這部作品談論的是警察大膽用槍與移工人權的對立問題。但看完影片後就能明白,跳脫過失致死的事件表象,一般大眾的歧視心理與不完善的社會結構,才是促成一條人命殞落的幫兇。「我們的制度造成一個人沒有必要的死亡,但他的生命跟我們等值。」

「這個影片就是阮國非的影像墓誌銘。」警方的密錄器完整記錄了案發現場,劇烈晃動與血腥的畫面令人感到沉重,蔡崇隆形容它「震耳欲聾」,悲傷過後,希望大家不只聚焦個案,而是關注整個移工議題,消弭社會對移工的種族與階級歧視。

蔡崇隆也勉勵同學發起行動,不是只在看完紀錄片後徒留無力感,可以為移工議題成立學生社團,多了解東南亞文化。他提到,臺灣外籍移工有七十多萬人口,光逃跑移工的數量就足夠組成一個鄉鎮,但這些群體卻沒有話語權,而握有投票權的民眾應正視這個問題,為他們做出改變。「12月10日有一個兩年一次的大遊行,可以去參加看看。」

座談尾聲,有同學分享自己很關注移工議題,但不知道如何將理念擴展到同溫層之外。蔡崇隆表示,《九槍》就是一個想打破同溫層的嘗試,透過在電影院放映,吸引更多想了解這個案件的人來觀看。他認為,自己確實有成功打動到同溫層與這群中間群眾,這一年來宣傳記錄片時,遇到許多觀眾會後告訴他,自己以前不關心移工議題,但看完影片後,覺得現在應該要關心了,也期望能用這股力量影響更多的人。(撰文:校園記者社教115羅卉昀/編輯:張適/)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