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3959人
圖 新聞投稿
2023-11-16
通識教育講座 「臺語」,最熟悉的陌生人
圖
本校台文系教師合照。右起: 許慧如主任(演講人)、莊育穎助理教授、呂美親副教授。
圖
國文系鍾宗憲教授開場介紹。
圖
通識教育中心舉辦「臺灣的臺語 臺語的臺灣」通識教育講座,講者為臺師大臺灣語文學系許慧如(Khóo Huī-lû)教授。
圖
台下觀眾表示近期將臺語講回來,但也發現自己的母親講臺語時會馬上轉成華語的現象,是否是因為經歷了國語運動產生創傷。
圖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11月1日舉辦「臺灣的臺語 臺語的臺灣」通識教育講座,講者為臺師大臺灣語文學系許慧如(Khóo Huī-lû)教授。許教授表示,她和許多同世代的臺灣人一樣,從小在環境中自然學會臺語和華語,但六歲就學後就不再講臺語。三十幾年後,她意識到臺語的重要,並開始在華語強勢的臺北,靠著意志力將臺語「講回來」。

許教授指出,「臺語是最能代表臺灣的語言識別」。臺灣華語和中國華語在口音上的差異,不足以作為臺灣的語言識別。因為口音的差異,只有該語言的深度使用者才「有可能」分辨。即使是漢字的繁體字和簡體字,除非學過中文,否則難以區別。就像德語圈外的人很難分辨德國和奧地利的德語。此外,口音和地區的關係並非絕對,且口音會變動,也可模仿。

許教授還提到,有很長一段時間,臺語是跨族群的共通語(lingua franca),而非特定族群的語言。日治時期的統計資料就顯示,當時全臺各地都在使用臺語,即使在客語地區比例也相當高。二次戰後,在國語運動的衝擊下,臺語不但和客語、原住民族語等本土語言一樣快速流失,臺語做為「共通語」的地位更直接被華語取代,且這個地位似乎也被遺忘了。

解嚴後,臺灣民間發起語言復振運動,臺語成為本土語言「之一」。但華語仍保有其優勢,加上同時面臨國際化的潮流,英語開始受到臺灣社會的重視。臺語就這樣一路從「共通語」,稀釋成「國語/方言」的方言「之一」,再稀釋成「國語/英語/本土語」的本土語「之一」。2018年底,國家語言發展法通過,「本土語」獲得「國家語言」的地位,但語言種類增加,且可能還會增加,臺語的占比繼續稀釋。

許教授提醒,臺灣目前的語言政策,乍看分成「華語」、「英語」、「國家語言」三大塊。但華語、英語都是單一語言,而「國家語言」卻是一個類別,包含數十種不同的語言,實質上就像分類法常見的「其他」類。且各國家語言分配到的資源也未反映語言現況。臺語不但只是其中一種語言,也不像部分國家語言一樣,有專屬單位和法令。

過去二十年來,臺語復振的確有所進展,如中小學必修課、編纂辭典、語言檢定…等等。但整體來說,臺灣高低階語言的地位並未明顯改變。許教授比喻,臺語的現狀,就像升級的飛機經濟艙,雖然服務、設備都改善了,但依然是經濟艙。且並非只有經濟艙升級,商務艙、頭等艙的軟硬體也一樣升級了。

儘管如此,許教授還是鼓勵大家,把臺語「講回來」。數據指出,臺灣四十五歲以上的人,許多都還能流利講臺語,只是越來越沒有機會講。臺語也成為臺灣人最熟悉的陌生人。許教授問大家「你是真的不會講,還是不習慣講?」,她表示許多臺灣年輕人還是有臺語能力,只是程度差異很大。或許我們並非「那麼不會講臺語」。

許教授說,「講回臺語,就像重新騎腳踏車」,一開始或許會搖晃,但用力踩出去,就會穩住,並逐漸熟練。許教授想邀請有臺語能力的人,叫醒心中沉睡的臺語,把臺語講回日常生活中。並鼓勵不會講或不習慣講的人,一起來學臺語。(撰文:校園記者幼家科學113沈佩儀 / 編輯:張適 / 核稿:胡世澤 )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