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433人
圖 新聞投稿
2023-03-31
華麗背後的陳淑芳 金馬影后陳笑的幕後人生
圖
臺師大「愛洛生活節」3月28日特別邀請金馬影后陳淑芳分享60多年的藝界人生中,穿梭在各式女性角色間的經驗。
圖
活動會後大合照留影。
圖
憶及過世的父母,陳淑芳不禁落淚。
圖
《戲如妳:陳淑芳的孤味人生》一書中,記錄了陳淑芳堪比戲劇的跌宕身世、成長過程、感情與婚姻經歷等,從訪談紀錄勾勒她的價值觀與生活哲學,記述充滿時代印記與個人風格的一生。
圖
圖
陳淑芳在拍攝《春花夢露》時,為了揣摩生病、講話漏風的老人,特意鋸掉了3顆門牙。

「專心演戲就是我的孤味。」金馬影后陳淑芳,本名陳笑。她是《悲情城市》的大嫂,《親愛的房客》的周秀玉,《孤味》的林秀英。18歲以臺語片《誰的罪惡》出道,演出超過百部電影、電視劇,走過臺語片的黃金年代,至今仍活躍於螢光幕前。

2020年,陳淑芳順利騎走兩匹金馬,不僅成為金馬獎最高齡演員獎得主,也創下首位同時奪下影后與女配角的紀錄。一路紮實走來,一路堅持演戲,造就了陳淑芳獨有的「孤味」。

臺師大「愛洛生活節」長期關注性別議題,舉辦至今邁入第12屆。3月28日邀請金馬影后陳淑芳,分享60多年藝界人生,穿梭在各式女性角色間的經驗。

認真,是「國民阿嬤」揣摩多樣女性角色的不二法門

陳淑芳回憶,18歲那年出演《誰的罪惡》其中一位「媽媽」,初出茅廬的她從媽媽身上找尋角色所需的元素。後來到了臺灣電視公司,20多歲的陳淑芳再次遇到「媽媽」的角色,她心想:「我這麼愛演戲,走到很遠之後,一定會演到媽媽或阿嬤,不如現在就先站穩。」

於是她從臺北車站跟著一位身穿長褲、白唐裝,手上拎著一個包袱的「阿桑」走到三重,一路揣摩她的心理過程、隨身物品,順便因應臺北多雨的天氣,在配件上多加一把雨傘。

「就這麼一演,演到了阿嬤……」陳淑芳打趣地說。

「青春的味酸甘甜∕好聽的歌免歌詞∕雄雄一嘴飲下去∕免驚心傷悲。」談到《孤味》,陳淑芳大方清唱兩句電影主題曲並表示,她覺得阿嬤內心戲很吃重,對待婚姻的態度又與自己眼中的媽媽相似,加上自己本身也是母親,便把3個媽媽的形象混合。最終營造出那個時代裡,堅毅不拔的女性形象。

在《親愛的房客》裡,陳淑芳為了飾演重度糖尿病患者,幾度到醫院觀察糖尿病患者面臨截肢時的心態、傷口潰爛的型態,甚至連患者在劇痛之下的慘叫聲都是陳淑芳觀察的重點。她笑稱,「或許金馬獎評委就是聽到了那聲慘叫,才決定把獎給我吧!」

不過,對於演戲,陳淑芳最令人驚嘆的莫過於在《春花夢露》時,為了揣摩生病的老人,特意鋸掉3顆門牙,就只是想貼近講話漏風的老人形象。她對這件事的評價是「我要嘛就不演,要嘛就要演最好!」認真對待,是陳淑芳作為演員的堅持。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

穿梭各類戲劇的陳淑芳,真實人生其實毫不遜色。出身富貴人家的陳淑芳本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卻在19歲那年失去父親,家道中落,經濟重擔落在她一人肩頭。她直言,演員是個賺不了錢、養不了家的行業,當時女演員想出頭,必然需要應酬。

意外地是,自認酒量好的陳淑芳,卻在某次應酬後在別人床上醒來,甚至懷孕了,出於對生命的尊重,陳淑芳選擇生下孩子。從此,她肩上的擔子,成了母親、繼父、2個過繼弟弟,以及1個兒子的6口之家。

既然生活這麼苦,為什麼沒有放棄當演員?「因為我什麼都不會,只知道演戲。」陳淑芳這麼回答,她不僅堅持繼續演戲,更堅持把戲路走得正直,為後輩樹立典範。陳淑芳也藉此勉勵臺下學子,無論將來從事何種行業,都要認真、用心去做,千萬不能敷衍了事、落人口實。(撰文:校園記者國文112陳昱辰∕編輯:張適∕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