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761人
圖 新聞投稿
2023-03-20
影音》臺語講天文獲傑出貢獻獎 科教所蔡安理校友規劃教材出書
圖
地科系校友、天文學家蔡安理2月獲教育部頒發「推廣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她日前透露,近期將著手出版以臺語介紹天上星體的童書繪本。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球科學系博士班校友、天文學家蔡安理為建立臺語學術詞彙庫,每天翻譯一篇NASA旗下網站文章,因而受邀到臺師大開「臺語天文課」,2月獲頒「推廣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蔡安理還將規劃將課堂教材出書。

「我阿公阿媽說,國語才是外語。」1970年代三代同堂的家庭日常中,交雜著日語、臺語和國語的火花,那是時代的烙印。在蔡安理的記憶裡,阿公阿媽講秘密用日語,和家人溝通用臺語,從未說過國語,「現在應該稱為華語」。

家門之外,校園是孩子生命中最主要的社交與學習場域,蔡安理卻在那裡差點遺失自己的聲音,「被小學老師制止講臺語後,我發憤圖強拿了一張愛用國語獎狀,說話還刻意字正腔圓」。

這種狀態維持到高中,直到蔡安理和阿媽聊天被嫌講話「離離落落」,父親才提醒了一句「臺灣人要會說臺語啦」自此,蔡安理恢復在家裡只講臺語的習慣,「如果不這樣做,外面幾乎沒有人能和我對話」。

不過,內心淡淡的憂愁,很快被隨之而來的升學壓力沖淡,小時候喜歡海豚的蔡安理,高中唸第三類組,「最早跟我有淵源的不是地球科學」,沒考上憧憬的動物系,她選擇同屬生物領域的園藝系,「我的組別叫景觀造園,每個月必須畫一個類似公園的設計案,只要靠近截稿期,就睡在學校造園館」。日夜顛倒的模式,讓蔡安理打定主意,這輩子不做相關工作。

為了彌補內心遺憾,蔡安理選修動物系課程,還去臺灣大學海洋所打工,然而對宇宙萬物皆好奇的她,卻是因科博館前館長孫維新的一堂通識課「認識星空」,才毅然決然投入天文學領域。

拿到中央大學天文所碩士學位後,蔡安理進中研院天文所當助理,她始終熱衷學習與本業無關的知識,「天文學像浮在空中,和社會沒有直接關係,我還是想知道人世間在做什麼?」

笑稱自己是「雜學」的人,什麼都想摸一點,在接觸文學與文化類課程後,她特地到三重找老師學臺語,「那時候教彙音寶鑑的8音聲調,還不知道有羅馬拼音可以用。」自此,蔡安理慢慢累積書寫與閱讀臺語的能力。幾年後,她繼續到臺灣師範大學地球科學系攻讀博士學位。

當時,從香港來臺灣清華大學任教的江國興教授問蔡安理:「香港的老師上課都說廣東話,為什麼臺灣沒人用臺語教書?」那是她意識到天文學可以和臺語結合的源頭。不過,只要一想到專有名詞的翻譯,蔡安理就頭痛,「臺灣從日語的環境,直接跳轉到華語場域,完全沒有臺語新詞發展的空間」。於是,這個想法在她2018年去波蘭做博士後研究時,又暫時被擱置了。

波蘭曾經滅亡100多年,語言卻從未消失,她與當地人互動時發現,同樣是說波蘭語,卻會因地域不同而有各種腔調,「這和臺語有南北腔一樣」。

對歐洲不了解時,蔡安理一度誤解大部分民眾都使用英語或德語,後來發現歐盟國家彼此交流頻繁,幾乎每個人都會講3、4種語言,「在公視的戲劇斯卡羅中,那個年代的臺灣人,與不同族群做生意時,同樣具備隨意切換好幾種語言的能力,這才是臺灣現在應該發展出的模樣」。

懷抱著嘆息與感傷,蔡安理在2019年回到臺灣,在捷運經歷了改變命運的一刻。當時她正用臺語和家人講電話,對面座位上有位約4歲的小女孩忽然扯了扯身旁母親的衣角提出質疑:「媽媽,她在講什麼語言啊?」這句話簡直是晴天霹靂,「臺灣的孩子,竟然連臺語都聽不出來!」蔡安理下定決心,要克服「無新詞可用」的困境,結合自己的天文學專業,用臺語做科學教育。

如果要在課堂教學,必須通過「閩南語語言能力認證」,蔡安理為此二度拜師,還把市面上所有的參考書都買回家,花了1個半月用盡全力準備2020年底的考試,它的級別從低到高有A、B、C三種等級,包括A1基礎級與A2初級、B1中級與B2中高級、C1高級與C2專業級,「我原本目標是在中學教書的B2級,沒想到拿了C2級」。

考到證照又獲得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授權後,蔡安理於2020年底即刻著手每天用臺語翻譯一篇NASA旗下「每日一天文圖」網站(APOD)的文章,先架設部落格擺放內容,後來也張貼在「逐工一幅天文圖」的臉書粉專上,還邀請曾為陳柏惟製作立委競選歌曲的噴火器樂團主唱林進錕,開Podcast節目用臺語唸出這些文章,教大家怎麼說。

1年多後,臺灣師範大學地科系助理教授李悅寧開口問蔡安理,「有沒有興趣用臺語來教大家天文學?」她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我聽過一種論調,認為臺語是比較低等的語言,無法用來講科學,我想直接證明給這些人看,讓他們閉嘴」。

蔡安理的堅持與熱情,讓2020年3月為期4週的講座後來衍生成同年9月的一學期課程,並持續在今年9月成為地科系選修課,她用行動證明了語言只要能正常使用,可以用來描述任何領域的事情,沒有誰比較高貴的差異。

上個月才剛獲教育部頒發「推廣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個人獎,蔡安理和李悅寧討論後,給自己設定了3個目標:「近期將先著手以童書繪本模式,用臺語簡單介紹天上的星體,然後慢慢整理已翻譯過的專有名詞出版實用辭彙書,未來希望能把目前上課的資料寫成教科書。」

「彙音寶鑑」的8個聲調「滾滾滾滾滾滾滾滾」怎麼唸?它又與教育部的系統有何不同?除了聽與說外,寫文章時,該用「漢字」還是「羅馬字」?這些內容將在「空中小客廳」(https://reurl.cc/eXzg2L)播出,或可上中央社YouTube觀看影音專訪精采畫面(https://youtu.be/8jpn_a2LQ_I)。(資料來源:中央社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