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009人
圖 新聞投稿
2023-02-11
體育系林以信跨域不設限 攻讀美國名校免疫學博士
圖
林以信與在美國結交的好友合影。(圖/林以信提供)
圖
林以信目前於美國杜克大學攻讀免疫學博士。(圖/林以信提供)
圖

1993年出生,身材精壯、皮膚黝黑、運動能力頗好的林以信,不難看出曾經和「體育系」有所關聯,他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體育系,當時身邊的人完全沒料想到,或許連他自己一開始都沒有想過──現在竟然會在美國杜克大學攻讀免疫學博士。

臺灣學制對大多數學子而言,要跨足全新的領域不是一件輕鬆事,林以信究竟是怎麼辦到的?難道當年也是個天才學生?

高中生物讀不來 自認不是考試型學生

事實不然,現在是免疫學專業的他,國中時生物成績卻不好,高中時也因為深知自己生物「讀不來」,因此毅然決然選擇了第二類組。他坦言,因為臺灣的考試制度、填鴨式教學,讓學生拚命追求高分,考試更像老師與學生之間的暗自較勁──學生負責破解各種題型,而老師負責設計出更高難度的刁鑽題目,好似成了答題機器人,因大環境使然喪失了學習興趣,他知道自己並不是「考試型的學生」。

理工科系全「摃龜」 進入體育系就讀

讀書雖然讓他碰壁,但他對田徑富有熱情。或許當時處於青春期,滿滿的活力與能量需要找地方消耗,於是以一般生身分加入學校田徑隊,當時的教練帶領田徑隊的方式,便是不辭辛勞帶領與講解每次訓練的課表執行以及背後的意義,讓林以信對運動科學產生偌大興趣。於是大學學測的6個志願裡,其中5所填理工科系,最後一個志願保留給臺師大體育系,沒想到第一階段篩選出爐,理工科系全部「摃龜」,林以信因此正式踏入體育領域。

不是科班出身的林以信坦言,「當體育界門外漢,進入專業領域所看到的角度,只能用『震撼』來形容,同班同學不是全國冠軍就是亞青、青奧奪牌者,各個都是在當時年齡層把身體能力開發到極致的存在。」

對科學保有好奇心 決定雙主修生命科學系

術科不足以和同學們相比,但由於臺師大向來注重「技術與學術並重」,便開始思考在體育系還能有什麼不一樣的發展空間?林以信意識到:「我的知識基礎較為貧乏,要找到方法彌補不足之處。」於是他恍然大悟,「學校系所中最接近運動生理相關的就是生命科學,不如試試看輔系吧!」雖然不是考試型的學生,但對科學仍保有好奇心,而且也很享受學術思考的過程。

勇於接觸從小不擅長的生物領域,他深深體會:「活在傳統框架下看似一切安穩,但是框架外所看見的世界截然不同,會激發許多新的想法誕生。」接著他從輔系又轉為「雙主修」,相當熱情投入,他打趣地說:「講白一點,自己就是庸人自擾卻又自得其樂。」

研究所期間 奠基免疫學專業

大學期間,林以信也曾經去美國交換學生,當時受到當地教授啟發,發現他熱愛的運動可以和免疫學結合,「只要是健康的人,運動是一種容易運用的介入手段,而身體活動對於免疫系統調控上,尚有許多待開發的疆域,這個正在準備起飛的領域讓我非常好奇。」

幾經思考後,林以信決定報考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希望把免疫學的基礎打得更穩,同時學習如何以基礎研究的角度,探討運動科學的議題,上進努力的林以信,不僅當年以正取第一名錄取臺大,更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在碩士班的生涯中,爭取參加研討會、科研機會,他當時告訴自己:「多一天放過學習機會,就少了一天的進步。」

沒有家財萬貫、父母幫忙 憑自身努力錄取美國名校博士班

研究所的日子相當充實,他笑說:「更確信自己已踏上不歸路。」再加上諮詢指導教授,發現到國外讀博士不一定要靠公費留學,或是家裡金援才能達成,因為大部分生物醫學相關研究所,都會提供獎學金給博士生,只要生活節儉,還是可以完成學位。」於是申請了11所位於美國東、西岸的學校,還幸運獲得機票贊助,並到現場面試大開眼界!在面試完三週後順利收到杜克大學醫學院研究所錄取通知,也獲得全額獎學金,成為該屆5名招收博士生中唯一的臺灣人。

林以信:每件事都有偉大之處,即使錯誤也依舊美好

目前在美國的研究方向以神經免疫學為主,著重於多發性硬化症與阿茲海默症,博士畢業後想成立實驗室,達成終極目標──研究運動與免疫系統的交互作用原理,為人類社會貢獻,林以信鼓勵所有想要挑戰跨領域的人:「我最喜歡的已故明星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曾說過一句話,『There is still a lot to learn and there is always great stuff out there. Even mistakes can be wonderful.』(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每件事情都有偉大的地方,即使是錯誤也是美好的。)」比起一次就達成完美到位,過程中勇於嘗試並從失敗中學習,或許來得更有意義。(資料來源:民生頭條 / 作者:楊艾庭)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