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418人
圖 新聞投稿
2022-11-10
影音》高行健教授手稿捐贈臺師大 呼喚新一輪文藝復興
圖
靈山素材筆記本
圖
圖
靈山素材筆記本
圖
靈山素材筆記本
圖
靈山素材筆記本
圖
靈山素材筆記本
圖

首位諾貝爾文學獎華人得主高行健,將600多件手稿、文獻捐贈給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並為「高行健捐贈手稿文獻展」預錄影像表示,臺灣現今已成為他的故鄉,臺師大為他所做的一切,彷彿是他所就讀的大學,這不僅是他的榮耀,也讓他感到無比親切。他更希望在有生之年,呼喚新一輪文藝復興。

現年82歲的高行健講座教授透過影像表示,3年前曾經罹患大腸癌,前後歷經4次手術,慶幸竟然還有餘生,如今82歲了,也該頤養天年了。不過他有生之年還想做一件事,就是呼喚新一輪的文藝復興,其實他自2013年提出這個構想,即引起全球各地熱烈迴響,上週又收到美國紐約Cambria Press出版社寄來「高行健呼喚新文藝復興」英文版一書,讓他感到特別開心。

高行健表示,35年前他應德國莫哈特藝術研究所及法國文化部之邀,從中國前往歐洲進行創作,只帶著幾本筆記本和膠卷底片,沒想到不久便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他很快完成小說「靈山」,從此定居法國。

高行健說,當年在中國寫書和演戲,即使已有嚴格的自我審查,還是照樣遇到刁難與麻煩,便想寫一部對得起自己的書,哪怕生前不發表也沒關係,沒想到「靈山」首先在台灣得以出版,隨後很快譯成多種語言版本 ,究竟有多少他也弄不清,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甚至當面跟他說:「『靈山』是本全人類的書」,讓他十分欣慰。

高行健教授致詞演講全文如下:

吳校長,林老師,各位來賓,大家好!

我首先由衷感謝吳校長和林老師熱心在臺師大圖書館設立我這資料中心。臺灣現今已成了我的故鄉,師大也是我的大學,這不僅是我的榮耀,也無比親切。近十多年來,師大宣講研究我的創作已經做了許多工作,今天的特展又別開生面,我想不到這樣精心,我這些手稿不僅做了電子檔,還像珍貴的文物全部複製陳列出來。

三十五年前,我在中國應德國莫哈特藝術研究所和法國文化部的邀請,向我任職編劇的北京人民藝術劇院請了一年的創作假,帶上一小包我前兩三年沿長江流域長途跋涉時的筆記和拍的照片膠圈作為提示,好繼續寫《靈山》這部小說。1989年天安門事件爆發,我於是很快結束了這部小說,也就定居法國,從此以巴黎為家。

之後不久,有了第一代中文電腦,我也改為用打字機寫作。只偶爾做點筆記,比如在香港演藝學院排《彼岸》這戲每天的導演計畫,才留下點手跡。至於我留在中國的那許多手稿和照片,如今都沒有下落。

我當年在中國寫書和演戲,即使已有嚴格的自我審查,還照樣遇到種種刁難與麻煩,便想寫一部對得起自己的書,哪怕身前不發表。沒想到這部《靈山》居然首先在臺灣得以出版,隨後很快譯成了瑞典文、英文、法文,如今究竟有多少種文版我也弄不清。我家的書架上阿拉伯文就有埃及、伊朗、沙烏地阿拉伯三種厚薄大不相同的譯本。

我在新加坡作家節遇到的一位塔吉克作家,拿出波斯文的《靈山》請我簽名,他告訴我,這書已有塔吉克、伊朗、阿富汗三種波斯文譯本。美國終身成就學院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舉行的高峰會議上,和我同時獲得金盤獎的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通過翻譯對我說:「《靈山》是本全人類的書。」我的書架上還就有美國最大的出版社Harper Calling Publishers 和另一家The Easton Press出版的羊皮燙金的兩種典藏本,至於法文該書的精裝本、普及版到袖珍版,歷年來花樣繁多。

師大的這次特展不僅展出了我在中國那些年爬山涉水做的筆記,兩年前還出版了精裝的畫冊《靈山行》,把我從中國帶出來的那十多個膠捲全都數位化了,也在師大舉辦過攝影展。

我到法國之後這又一生,充分實現了我夢想的文學藝術創作,從小說、戲劇,詩歌到電影,而且是無法進入商業發行的電影詩,乃至於《美的葬禮》這樣的電影史詩。

我的劇作從亞洲、歐洲、南北美洲演到澳洲,乃至於非洲的多哥和突尼斯,據我所知,至少有一百二十多個製作。更有臺灣的朋友們和法國馬賽歌劇院合作製作的大型歌劇《八月雪》, 再加上台師大製作的大型搖滾音樂劇《山海經傳》。

至於繪畫,從德國柏林市的貝塔寧美術館舉辦的我的首次個展,到法國亞維農國際戲劇節在主教宮我的首次大型回顧展,這三十多年來從歐洲、亞洲到美國上百次參展,其中九十多次純然是我的個展。今天師大的特展展出的這十張小畫則是我近年來養病時新作。大家同時還可以看到臺北聯經剛出版的我這本畫冊《心象繪畫》, 精選了兩百六十幅不同時期的畫作,對我的繪畫生涯做了個總結。

其中既有我拍攝電影詩《洪荒之後》和《美的葬禮》作為背景的那些大幅畫作,也有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美術館的特展《意識的覺醒》那六張巨幅的組畫,呈現人的潛意識。皇家美術館為此專設展廳,常年展出,永久收藏。我現今畫不了這樣的大畫,但這番回顧,在具象與抽象繪畫之間,居然另闢蹊徑,呈現出出人人皆有的這種內心視像,可說是十分寬慰。

我有生之年還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呼喚新一輪文藝復興。2013年底,拍攝完從籌畫到製作費時七年之久的《美的葬禮》,在新加坡作家節我首次發出這番呼喚。之後,從法國的楓丹白露藝術史藝術節到義大利米蘭藝術節、英國牛津大學Altus高峰論壇、設在美迪西斯家族在羅馬的行宮的法國學院,乃至臺師大和臺灣中央研究院,一再呼喚現時代跨國界跨文化的新文藝復興。

先在西班牙舉辦了我的呼喚新文藝復興綜合展,隨後又在法國文藝復興之地朔蒙城堡再度舉辦這樣的綜合展,還出版了畫冊《呼喚新文藝復興》,有我的老朋友克洛德•馬騰寫的文章,稱我為「世界公民,普世藝術家」。三十二年前,正是他,這位曾任法國駐中國大使和駐德國大使,親自開車,從法、德交界的米盧茲把我接到巴黎,我才能有這番成就。

常言道,三生有幸。我前一生在中國,第二生法國,2000年身為法國作家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滿世界邀請,這第三生恰如世界公民,奔波不息。2019年,法國索蒙城堡的《呼喚新文藝復興》展開幕式之後,我又趕去義大利,出席羅馬獎的授獎典禮,我的文集《呼喚新文藝復興》義大利文譯本的出版居然立即得到了回應。

這三生有幸在我身上還確實應驗:回巴黎後,我的心臟科醫生每年一度常規的心電圖體檢,發現我腹部有些異常。也是他立即安排做檢查,確診為大腸癌三期,馬上住院做手術,就這樣救了我一命。如今持續三年,已經做過四次手術,慶倖的是居然還有餘生,今年八十二歲了,也該頤養天年。

上個星期,又收到了紐約Cambria Press出版社寄來剛出版英文的《高行健呼喚新文藝復興》,是澳大利亞的Mabel Lee教授精心編譯的。我既不從政,又無財團支撐,孓然一身,卻在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熱愛文學藝術的朋友,盡心竭力,翻譯介紹推廣我的創作,我這番呼喚也一再得到熱情的回應。

今天師大的特展也是對我創作生涯美好的回顧。我這一生不僅幸運,有這麼多朋友,還真幸福,我希望也能同臺灣的朋友們分享,謝謝大家!(資料來源:圖書館高行健資料中心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