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037人
圖 新聞投稿
2022-01-17
教育系已故楊深坑名譽教授獲頒教育專業獎章 抱病戴氧氣筒只為博士生口試
圖
教育部第一位終身國家講座教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名譽教授楊深坑老師,去年8月逝世,享壽76歲。
圖
教育部前部長吳清基(右)代表頒發教育部專業獎章表揚教育部第一位終身國家講座教授、臺師大教育系名譽教授楊深坑,由楊老師遺孀王秋絨夫人(左)代表接受。
圖
民國109年12月13日楊深坑老師向醫院請假協助博士生劉育志完成論文口試(最後一位口考的博士生)
圖
楊深坑教授與希臘雅典大學指導教授合影
圖
圖
圖
楊深坑老師門生故舊及親人齊聚追思紀念會

教育部第一位終身國家講座教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名譽教授楊深坑老師,去年8月逝世,享壽76歲。楊老師不但是學術巨人、生命鬥士,更是關愛學生的身教典範,桃李滿天下,其門生故舊及親人於1月15日齊聚追思紀念會,教育部前部長吳清基更代表頒發教育部專業獎章,表揚他推展教育及提升學術的卓越貢獻。

楊深坑老師生於民國35年,逝世於民國110年,他用了四年公費生公帑,在教育界服務44年。他深知納稅人的辛苦,自民國58年從臺師大教育系結業後,在國中教書一年後,民國61年遠赴希臘雅典大學直攻博士學位。

當時,他跟一般國中生一樣,只懂αβγθ四個希臘字母,就開始他長達六年的博士留學生涯。他在民國67年4月25日以「孔子和亞里斯多德倫理思想上的中道」獲得希臘國家哲學博士,曾榮獲希臘報紙報導。

民國67年獲臺師大教研所聘為國科會獎助的歸國學人副教授。從此開啟了他43年的專業教書生涯。其中他在民國82年以「柏拉圖的美育思想研究」一書升上教授。於民國84年創立全世界第一個「比較教育研究所」於暨南大學。民國92年擔任中正大學教育學院院長,首創每月一次全院教授學術研習會,民國96年擔任中正大學副校長。

他在44年教育生涯中,在研究上曾獲國科會四次傑出獎,十次甲種獎,自民國78年每年獲國科會及科技部的專案研究,並於民國80年獲教育部學術著作獎。民國82、91年兩度獲得中華民國教育學術團體聯合年會木鐸獎,民國86-88年獲得教育部第一屆國家講座獎,民國89-91年獲第四屆教育部終身國家講座獎。民國92年以「科學理論與教育學發展」一書獲得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民國92-96年擔任中正大學講座教授,民國91-105擔任臺師大教育系講座教授。

民國81-84年擔任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會長,民國105年創立「台灣教育哲學會」擔任理事長。民國87-100年擔任教育部人文及社會類兼任顧問。民國99-100年任「國家教育研究院」顧問。民國87-90年任香港教育學院外審委員、亞太比較教育學會副主席。

身教典範發揮教育大愛 抱病向醫院請假 只為博士生口試論文

臺師大校長吳正己致詞表示,臺灣師大在國際上享有聲譽,而一所大學之所以偉大,也是因許多大師級老師在此任教,尤其楊深坑教授在國家教育學術的貢獻良多,令人景仰及傳誦。他對楊深坑最大的印象是「謙謙君子」,常常在研究室待到很晚,雖然人已離世,但感覺身影仍然存在校園之中。

前教育部長、臺師大教育系吳清基名譽教授表示,楊深坑不只是研究有成就,教學付出也很多,擔任許多學會的理事長,桃李門生滿天下。他也提到,楊深坑十分願意為學生付出,留了一本存摺留在助教手上,平時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隨時幫助有需要的學生。

吳清基名譽教授回憶,楊深坑老師終身以教育為職志,從不為個人生活享受而費神。每週四晚上十點教完研究生下課後,常看到楊老師仍在研究室埋頭研究。他對學生的指導,恐怕很多指導教授都難望其項背,每週五的「楊門學術研討會」,楊老師會邀集一些指導授課的學生參加研究討論,他從未缺席,指導教授敬業、樂業的精神,對學生是最好的身教與典範。

吳清基名譽教授表示,雖然楊老師在2014年發現身體有恙,必須住院治療,但在治療期間,仍然不忘對學生的教學與指導。他說,「我看到他抱病從臺大醫院請假,帶著氧氣筒到師大,為博士生做論文口試,自己可以辛苦一點,但不能讓學生學位完成受到影響,甚至在病危住院期間,因氣切不能口述授課,但他為了讓指導的學生能夠順利完成學位,乃在床邊用筆談,指導學生論文的修改。這種為了學生的學位完成,而忘了自己生命的苦痛與病危,在杏壇芬芳中很少見,確為感人。」

前教育部次長楊國賜也在追思文集中,提到同一件事,感人至深,楊教授在他病危時,仍然為研究生的前途,毅然以堅決的態度向臺大醫院請假,民國109年12月13日出來,為他指導的研究生進行博士論文口試,以期研究生能順利完成博士學位,得以有機會至大學求職。當年楊教授經醫生同意後帶著兩組氧氣筒,由夫人和公子全程陪同,冒著生命危險,直奔教育系口試。深坑教授口試之餘,一再叮嚀和教導學生,愈是艱困,愈要創發生命鬥志,以展現生命美好的樂章,開拓生命的價值,也表現他的教育大愛精神,令人景仰。

楊深坑老師曾獲國科會及科技部五十餘次補助,去過五十幾國發表學術論文,其中包括古巴、巴西、阿根廷、秘魯、卡麥隆、馬爾他、南非等國內學者較少去的國家。他參與國際學術研討會之餘,也一定會來參觀其教育部、著名大學、中小學課堂,了解該國的教育制度、政策、實務等可供我國借鏡之處。

楊老師遺孀、臺師大社會教育系退休教授王秋絨表示,深坑一生最期盼的三個職位是中華民國好的公立大學校長、國立教育學院院長、教育部部長。他利用出國研究訪談及參與學術論文研討會,長年預備擔任那三個角色該有的專業智慧及視野,可惜卻與此失之交臂,終生無法突破「百無一用」是書生的角色。

王秋絨老師表示,綜觀他先生領了四年公費,付出11倍光陰感恩、報恩的專業志業行動,孜孜矻矻,日以繼夜,真可謂蠟炬成灰,淚始乾。在他的專業生涯中,於民國78年即親筆寫下「所有教育乃是專業圓熟的行動智慧,恆需立基於文化意識上才得以發展。」因之,他在走訪五十餘國,三百多個城市之後,希望教育有以下改革:

一、教育部與文化部宜合而為一:先進國家德、法都曾屢次將兩部合而為一,尤其在臺灣更是需要兩個合一,因為分立兩部,以台灣人的文化慣習,不易互動合作。

二、國家教育研究院宜仿德國Sponik教育研究院直屬總統府管轄,才可翻轉目前教育研究及政策受「政治意識形態」之「宰制」,而使所有教育政策、行政、研究、實務回歸與其他社會制度、政治、經濟、宗教、家庭等平等互動,相互影響的狀況。

三、教育部長、司法部長、銓敘部長宜不受政黨統治,是依黨選舉分配推薦席次,由行政院長任用之。如此,才能不受執政政黨偏狹之意識型態不當影響,而失去正義、公平、高瞻遠矚的發展、革新契機。

四、各級高中以下師資最低學歷資格為碩士,並實施分級證照制:仿德法,最低資格為碩士,提高教師待遇,分初、中、高、終身四級制,每十年換照乙次。

五、審慎從比較教育觀點,改革高中職課程:加深課程的「文言文」部分,加修第二外語(德、英、法、日、西、東南亞語)。

六、定期進行教育改革,將教育哲學、教育社會學放入。

七、教育部成立「高等教育審議委員會」,逐年減縮各級大專院校50所以下。(資料來源:教育系 / 編輯:黃樂賢、胡世澤 核稿:胡世澤)

楊深坑名譽教授專業發展大事記
教學與行政經歷
●民58 臺中市光明國中國文教師
●民67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民72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教授
●民74 西德波昂大學教育科學研究所訪問教授
●民81 柏林洪堡德大學教育科學研究所訪問教授
●民84 暨南國際大學比較教育研究所教授兼創所所長
●民92 中正大學教育學院院長
●民95 中正大學副校長
學術獎助榮譽
●民67-75、80 國科會研究甲種獎
●民76、78、84、88 國科會傑出研究獎(四次)
●民78 國科會專案研究計劃補助(自78年起每年皆獲得研究補助。)
●民80 教育部學術獎
●民82、91 中華民國教育學術團體聯合年會木鐸獎
●民86-88 第一屆國家講座教授
●民89-91 第四屆國家講座教授
●民89 教育部終身國家講座教授(依規定於第二次獲得國家講座教授後,晉升終身榮譽國家講座教授。)
●民92 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獲獎學術著作《科學理論與教育學發展》)
●民92-96 中正大學講座教授
●民91-105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講座教授
●民105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名譽教授、兼任教授;國立中正大學名譽教授、兼任教授
專業服務經歷
●民81-84 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理事長
●民86-89 國科會人文及社會科學發展處教育組召集人
●民87-90 教育部顧問室人文及社會類兼任顧問、「總統科學獎」遴選小組社會科學組委員、香港教育學院校外評審專家
●民88-90 教育部學術審議委員會第二十三屆委員、臺北市社區大學推動委員會委員、第四屆中央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評議委員
●民91-93 中華民國犯罪學會顧問
●民92-94 第四屆教育部推動生命教育諮詢委員會委員
●民94-96 中正大學資源開發指導委員
●民97-98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教育研究集刊」主編(TSSCI)期間首次申請國科會TSSCI雜誌通過
●民97-100 國家教育研究院籌備處「研究發展諮詢委員會」委員
●民98、100-101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與評鑑中心「當代教育研究季刊」編輯委員(TSSCI)
●民98-99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高教評鑑」期刊編輯委員會顧問、彰化師大教育學報編輯委員會委員、南台科技大學人文社會學報編輯顧問
●民98-101 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常務理事
●民99-100 國家教育研究院顧問、高中校務評鑑委員、中小學校長遴選委員
●民99-101 社團法人臺灣高等教育學會「高等教育」編輯委員、東海大學教育評論編輯委員會顧問
●民100-101 中華民國「比較教育」編輯顧問
●民101 教育部學術審議委員會常務委員、臺南大學校務評鑑自評委員、嘉義大學校務評鑑委員、亞洲大學校務評鑑委員
●民101-102 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理事長
●民105-108 臺灣教育哲學學會理事長(民105創立臺灣教育哲學學會)
●民109-110 臺灣教育哲學學會榮譽理事長
(楊深坑終身國家講座教授學術研究成果暨相關紀錄資料, 請參見 https://reurl.cc/kLG0xK )

楊老師深坑終身國家講座教授行誼(楊門弟子敬述)

空中少年 飛躍水底天

夙興夜寐 農家子

楊深坑老師于民國35年8月5日出生於彰化縣溪湖鎮田中里(俗稱車店頭)的偏僻鄉下。小時候父母務農家境不甚寬裕,放學後都要協做家中農事。其父親(楊蔭)在日據時代沒有受過學校教育,但靠自學,略通漢字;因之特別重視教育。平日務農也兼任鄰長,直至 39 歲因肺結核過世。

當時鄰長要負責發田賦和水利會水租的通知單,也要協助鄰居申請農業貸款,幼年的楊老師跟著認識了很多字,也因而將國語翻譯成臺語的話也說得輪轉,眾多弟子都深有同感。

楊老師大概從小學五年級過年時開始,就由父親帶著一起寫春聯。常常跟在父親身邊,深入觀察父親的待人接物,也造就楊老師日後在學術生涯上,總是樂於提攜後進,積極鼓勵學生,成為後輩的重要楷模。

楊老師小時候內向寡言,如有客人來到家裡,往往躲到門後, 不敢出來。望子成龍、企盼獨子將來有好發展的父親,有時會「恨鐵不成鋼」地體罰他,遺憾的是越打越退縮─他曾說直至大二下學期才慢慢覺醒,參與學生社團,設法與同學交好互動。

老師回憶最大的轉變是在希臘留學時期,即使自覺希臘語破爛不堪,還是想辦法找人交談。有一次與人聊天時,知道有一希臘大學生說想要學德文,他立即鼓起勇氣請他每週到租屋處三次(一次三小時)。上半段由他教導楊老師亞里斯多德倫理學,下半段楊老師教他德文。楊老師認為這是他不到六年就能取得博士學位回國的關鍵點之一。

楊老師上小學,開學第一天,老師點名,叫到「楊深坑」, 他因聽不懂國語,而沒有回答:「有!」,連期末成績都是倒數第二名。因之,下學期開始展露學習才能,但自三年級到六年級的成績一直是班上前幾名,因之,他特別感謝溪湖國校的王樹根老師,該師至少到楊老師家六次,請求其父一定要讓他報考當年升學率非常高的省立彰化中學,而不是離家最近的員林中學。

楊老師在彰化中學的六年求學期間,早起晚眠。早晨披星上學,晚上在無路燈的小路上戴月返家:他每天走路上學,從車店頭經田中央、汴頭這兩個小村,至少一個小時才能到達溪湖街上的員林客運溪湖站。坐車一小時才到彰化市,再下車步行快走 40 分鐘,才能到山上的彰中上學。每天通勤加等車,要花上好幾小時,星期天還要下田幫忙農事,能念書的時間沒有多少。然而楊老師卻在如此困境下,仍維持不錯的學業成績─不僅國文科成績優異,歷史科成績更是卓越,他的導師:羅仁權曾建議他考臺大歷史系,英語科成績因為他很早就有留學之志向,在鄉下孩子欠缺學習英文資源又沒有補習的情況下,仍用熟背課文的方式拿不錯的分數,很難想像楊老師日後嫻熟英語、德語、法語、希臘文等,更是印證了老師在逆境中,力爭上游的努力和成就。

楊老師讀彰化中學初三時,父親過世。接到訓導處通知的楊老師,在走廊上放聲大哭,真可謂至情至性。他在彰中高中部時 , 就顯露不凡的思想水準,作文及生活週記的「自由記載」欄,常被高三導師羅萬仁老師公開朗讀誇讚。

楊老師意志堅強,即使每天在校時的精神不佳,晚上點油燈

看書,看到累了而不慎燒到頭髮和制服領子,終究辛苦地自彰化中學畢業。高二時,親戚曾遊說楊老師的母親,讓他趕快結婚, 生活才不會那麼辛苦。幸有舅舅廖火炉先生自始至終地全力支持

(楊老師飲水思源,就任國立中正大學副校長時,特別邀請舅舅前來佈達會上觀禮),否則,如楊老師開玩笑地說「現在可能已經有曾孫了,也不必老來得子,並還要趕研究計畫」。當然,如果他當年早婚,臺灣的教育學術研究領域也將因此少了一顆璀璨明星而猶如長夜。

楊老師非常感恩漫漫學習路上的諸位恩師,癌症化療痊癒後,還親訪高中的羅萬仁導師,高興得合照留影。在 2018 年 5 月前往賽浦路斯參加「歐洲比較教育學會」第 28 屆國際會議時,楊老師安排先飛到雅典,拜訪他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 Evangelos Moutsopoulos。這位教授僅管年事已高,仍在期刊發表論文,令楊老師感動。同樣地,楊老師因病住院治療痊癒後,持續在教育學院八樓焚膏繼晷、悠遊書海,那午夜仍燈火通明的 802 研究室, 以及持續一篇又一篇的期刊論文,將成為臺灣師大教育學院雋永的傳奇,讓學生永懷感念。

孜孜不倦 師範人

楊老師自彰化中學高中部畢業後,同時錄取臺灣師大教育學系與中央警官學校,雖曾一度猶豫是否應該選擇警大;然而身為警官的舅舅則建議他就讀臺灣師大,因為他認為楊老師更適合為人師表,啟蒙莘莘學子─唸師大除了讀書期間有公費之外,未來穩定的教師收入也有助於改善家計生活,寒暑假期間還能幫忙家裡農事,可謂一舉數得。

楊老師自大學時期即立志向學並勤奮苦讀,在求學時不斷地探索自我,不僅專注於系上課程,好學的他更是到處旁聽,特別是英語課程,在大一和大二時幾乎把臺大外文系、臺灣師大英語系和淡江外文學院可以旁聽的課都聽遍。楊老師將師大英語系的課從最簡單的聽到最困難的,英語系的陳紹鵬老師看到他的認真, 在下課後還會留楊老師下來幫他改英文修辭,使得他的英文進步神速。

楊老師曾在系友會分享他學習英文的經驗,大一和大二都需要補考才能通過,到了大四上孫亢曾老師「比較教育」的課時, 因為孫老師要求閱讀英文期刊的最新文章,楊老師彼時已經成為英文論文翻譯委員會的一員。

楊老師當年即有鴻鵠之志,在大二教育系必須分組專修學分時,選的是(教育)理論組,希望能建立國內教育學術研究之風氣,並與大學同窗好友許勝雄(曾任國立臺北商業大學校長)、劉錫麒(曾任國立花蓮教育大學校長)組成讀書會,研讀中外哲學與教育經典、編纂教育哲學刊物。

楊老師大三在當時臺灣師大的學生社團刊物《崑崙》發表第一篇學術性論文,水準已經達到博士生層次。楊老師在大四時展現對學術鑽研之熱情,旁聽郭為藩先生為碩士班開授之「行為科學研究」課程,經常請教當時擔任臺灣師大社會教育系助教且在教育研究所就讀碩士班的楊國賜先生,楊先生因而對其好學精神有深刻印象。

楊老師在大四時,秉持追求學問的精神,上修教育研究所碩士班的「教育社會學研究」課程(這是教育所首次開放給大四學生選修的部分課程之一)。林清江先生講授的課程,除了楊老師是大四學生,另有陳奎 先生和李建興先生兩位研究生(當年研究所招生人數為三至五人),楊老師自承學得很苦,很多術語難懂。因此,楊老師在考上教育研究所之後,再次重修林先生的「教育社會學研究」課程,並完成期末報告〈教育社會學方法論形成的必要性及其可能途徑〉,經林老師批判之後,改寫發表在《幼獅雜誌》,再收錄進迄今在教育學領域仍相當具有影響力的《理論 ‧ 詮釋與實踐》(1988)一書附錄中,可見楊老師對於教育學體系的建構,早有鴻鵠之志,並能投入心血進行研究。

楊老師在大學畢業後,分發至臺中市立第九國民中學(今之光明國中)任教。由於大學時代深受教育學系師長的啟迪,楊老師對教育哲學理論與教育學發展,具有旺盛的好奇心,希望能進一步深究。因此,於 1971 年考進臺灣師大教育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也逐步規劃好往後留學海外的方向。碩士班時期,楊老師的閱讀視野,更從中外哲學與教育典籍擴及至當代社會科學思潮;且楊老師並非死讀書,而是以批判之精神,深刻反省現代社會、世界與人的問題,冀期能為存亡危機的世界、倫理傾頹的社會以及道德淪喪的人心尋找出路。

追求智慧 奧德賽

楊老師考慮到家中經濟匱乏,希望透過政府公費留學的機會出國深造,但在公費留學考試時卻以些微差距而未獲錄取。幸好當年臺灣與希臘雖剛斷交,但希臘教育部提供給臺灣的獎學金仍然存在。楊老師把握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去面試即錄取,雖然無法如心中所願赴德國留學深造,但「無魚蝦也好」,於是便整裝出發。1972 年 10 月在教育研究所黃昆輝、黃政傑老師和四位叔叔、幾位同學們於松山機場送行後,前往非常遙遠卻也是西方學術文明發源地的希臘,負笈國立雅典大學,展開「浮士德式的學術奧德修斯漂泊記」。

楊老師在希臘的求學階段,可謂是極端充滿挑戰的一段旅程,更是讓自我能力和心智進步極為快速的奧德賽。期間幸有郭為藩教授、伍振鷟教授、崔載揚教授等師長來至雅典,跟楊老師多方鼓勵,「送來暖洋洋的愛心關懷」。「返鄉路途遠,書齋歲月長」, 楊老師為節省生活開支,租住的是商店區的一間地下室,日常吃的是在希臘很便宜的豬頭─楊老師將一粒豬頭滷好後,可以吃上一星期。孟子曾言:「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如此苦心志、勞筋骨、餓體膚、空乏身的困頓生活,楊老師仍如顏回不改其志!

希臘是西方哲學的故鄉,楊老師在雅典大學攻讀博士的日子裡,除了每天都兢兢業業地面對繁重的學業,認真鑽研希臘的教育體制和文化脈絡之外,更透過參與當地的傳統慶典、參訪當地古蹟,以求更為融入當地社群,並藉此深入熟習希臘哲學之精髓;更期望這些理論、知識與經驗對臺灣的教育環境能真正有所助益。

楊老師為了求真,親往亞里斯多德故鄉及其擔任亞歷山大大帝家教的書房遺址,對於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等的哲學思想與教育學說,如數家珍,造就其思想路數大開大合。希臘報紙曾特別報導楊老師的博士學位論文《孔子和亞理斯多德倫理思想上的中道》,獲得優異成績。他並以其論文的部份內容,在希臘哲學研討會上,用希臘文發表之。

地上魔怪 跳截塵中相

1978年4月22日,楊老師自希臘國立雅典大學取得哲學博士學位。回國之前,楊老師有機會至中央研究院,但考慮到只是面對白牆作研究,無法有師生互動、作育英才的機會;且當時的臺灣「駐希臘遠東貿易中心」舒梅生代表認識到臺灣熟習希臘文的人才極少,所以向外交部長:錢復,推薦楊老師至外交部任職; 但在黃昆輝教授與郭為藩教授書信的力邀下,回到母校教育研究所任教。

1978年與一生的摯愛—王秋絨女士相遇、相識後完成人生大事─婚禮採取的是西式雞尾酒會,婚後鶼鰈情深,學術與研究共遨遊。兩人的學術專長領域雖然不同,但彼此合作無間,畢生為臺灣教育學術研究貢獻,成為教育學術界佳偶。在師母無怨無悔地照顧家庭下,楊老師得以全心全意投入教育學研究與教學,並曾擔任中正大學教育學院長、副校長等行政職,完成立言、立功、立德的人生三不朽。

立言:終身國家講座教授 教育研究卓然有成 學術著作傑出卓越

楊老師學術成就卓越,在 1987 年、1989 年、1995 年和 1999 年四度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的最高肯定,1991 年榮獲教育部學術獎,更分別於 1997-2000 年和 2000-2003 年榮獲教育部第一屆和第四屆國家講座教授,戴上學術界最崇高的冠冕,其後礙於個人不能再取得第三次講座的規定,成為「教育部終身國家講座」主持人。

楊老師任教臺灣師大教育研究所後筆耕不輟,涓涓細流逐漸匯聚成江河大海;在教育學術研究上有斐然成果,仍勤奮不懈、從無間斷地進行研究,著作等身,共發表中英文期刊論文 54 篇,中外文專書 9 本,國內外學術研討會論文 88 篇,中英文專書論文 35 篇,以及主編之中英文專書 10 本。其中 1998 年由德國 Peter Lang 公司出版的《Comparison, Understanding and Teacher Education i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一書,象徵楊老師在師資培育與比較教育的研究成果受到國際學術界的肯定,2002 年出版的《科學理論與教育學發展》一書,更榮獲行政院新聞局圖書金鼎獎。

楊老師長期關注歐洲各國文化與高等教育哲學理論,曾分別於 1984-1985 年和 1992-1993 年至德國波昂大學和洪堡德大學擔任訪問學者,深入鑽研歐陸哲學如現象學、詮釋學,特別是法蘭克福學派批判理論。

楊老師運用其比較教育、師資培育與教育研究的學術專長,

號召國內青壯學者進行長達二十餘年的科技部(原國科會)整合型專案研究計畫,對臺灣的教育學研究有相當卓越的實質貢獻。

三尺講台 四季耕耘 幽默教學 汗水澆灌

楊老師分別任教過臺灣師大、暨南國際大學以及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上課時總是傾囊相授且滔滔不絕,以致常遺忘或超過下課時間。在暨南國際大學比較教育所上課時曾有學生在講台底下放置一個鬧鐘,提醒楊老師下課時間,逗得楊老師哈哈大笑, 欣然接受學生之提醒,師生間以幽默方式展現了彼此互動的情誼,可見師生關係的親密與對等。

楊老師上課時常以生活化、常民化與俚俗語言協助學生了解深奧之學理。楊老師為讓學生理解深奧的理論哲理,用臺灣民間乩童自創「乩童教學法」,將聖經、哲學及批判詮釋學進行解說, 讓形而上的哲學貼合生活、融入生命,以生活經驗為例,促使哲學體現在生活與生命中,引導學生得以頓悟其中之理義。楊老師也使用通俗的閩南語為媒介,詮釋轉譯抽象的論理,如「要嫁了, 才要綁腳(纏足)」(台語),意指要有充分的準備和事先的理解; 又如以時下流行用語「小三」,詮釋亞里斯多德的「理性」與「感性」之差異,學生聞之恍然大悟,進而能確切掌握要旨。也因此, 楊老師上課科目常為艱澀之名,課室中卻總是笑聲不斷,學習熱度破表。

楊老師作育英才無數,指導百名餘碩、博士畢業生,影響國內教育學術與實務界,甚深且廣。楊老師深知教育工作是喚醒道德良知、提升心靈精神、改革社會風氣與給予人類未來希望之最重要的正向積極力量,因此楊老師孜孜不倦地在教育崗位上兢兢業業, 數十年如一日,時時分享網路上及 Economist 相關主題論文的新知與新論文給同儕與學生。楊老師認真耕耘教育學術研究的成果,實為我國教育學研究點亮光明的未來。

積極提攜學術後進 建立教育研究傳承

楊老師提攜教育學術後進,不遺餘力,透過國科會(科技部) 整合型計畫積極提攜新進教育研究者。第一任助理湯維玲(時為碩一學生),就曾寫了兩篇論文發表在「各國教師實習制度之研究)。老師就讓她掛名與自己一起出書,有自己的 credit,在當時應該是研究界如此做的首例。

自 1990 年代起楊老師主持國科會(科技部)整合型研究計畫已逾二十餘年,研究主題包括「各國實習輔導教師制度之研究」、「各國中小學教師在職進修之比較研究」、「各國教師專業組織與教師專業權之研究」、「各國中小學教師素質管理制度之比較與我國中小學教師素質管理機制之建構」、「各國師資培育認證制度比較研究與我國未來師資培育認證機制的規劃之研究」、「各國『教育研究』發展評析暨各國與我國『教育研究』之檢討與展望」、「教育研究機構、研究政策、品質指標建構及其與教育實務關係之國際比較與我國現況的檢討與改進」、「教育制度中的社會正義與適性發展之比較研究」以及「追求教育卓越的國際比較暨我國教育卓越的前瞻」等九項,分別為一至三年期的整合型研究計畫。

楊老師擔任總主持人之整合型研究團隊,後續將研究成果出版以推廣為學界所知,如《各國中小學教師在職進修制度比較研究》(2001),《各國教師組織與專業權發展》(2003),《中小學教師素質管理制度比較研究》(2008),《比較與國際教育》

(2009 首版,2019 增訂第四版),由教育部出版的《各國師資培育制度與教師素質現況》(2011),《各國師資培育認證制度之研究》(2012)以及國外著名出版社 Routledge 出版的《Teacher Education in Taiwan》(2016)等七本專書,都為教育學術後進創造累積學術研究成果的機會。

楊老師為拓展學術新血之國際視野與累積國際交流經驗,在暨大比較育研究所担任所長期間,帶領學生到南非開會,他鼓勵學生要提早站上國際舞台去實習。此外,不辭辛勞地帶領研究團隊成員,參與國內外教育學術研討會,包括 2005 年「華人教育學術研討會」、2007 年「日本仙台大學國際學術研討會」、2007 年「公義社會與教育革新國際學術研討會」、2008 年「2008 亞太高等教育專家論壇」、2008 年「各國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制度之發展與國際比較研討會」、2009 年「教育研究與教育政策之對話國際學術研討會」、2010 年「過去現代未來之課程與教學國際學術論壇暨中華民國課程與教學學會第 22 屆課程與教學論壇」、2010 年在土耳其 Istanbul, Bo aziçi 大學舉辦之「世界比較教育學會第 14 屆世界大會—Bordering, Re-bordering and New Possibilities in Education and Society」、2010 年「跨界教育—理論與實務國際學術研討會」、2011 年於加拿大Montréal 舉辦之「比較與國際教育學會第 55 屆學術研討會—Education is that which liberates」、2011 年「社會變遷與教師地位之轉變國際學術研討會」、2011 年「教師素質之國際比較國際學術研討會」、2012 年由波多黎各主辦「比較與國際教育學會第 56 屆國際學術研討會」、2012 年「2020 教育願景國際學術研討會」、2013 年於阿根廷 Buenos Aires 舉辦的「世界比較教育學會第 15 屆世界大會—New Times, New Voices: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for Education 」 、 2014 年 歐洲教育研究學會於葡萄牙 Porto 大學舉辦之「The Past, the Present and Future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in Europe 」 、2015年 「 教 育改革與異化:邊緣化的新世代」第 21 屆臺灣教育社會學論壇、

2015 年保加利亞比較教育學會於 Sofia 舉辦之「第 13 屆比較教育研究會議—Quality, Social Justice and Accountability in Education Worldwide」、2016年北歐教育研究學會於芬蘭 Helsinki 大學舉辦之「第 44 屆北歐教育研究會議—Social Justice, Equality and Solidarity in Education」、2016 年「教育卓越之後:教育社會學的省思」第 22 屆臺灣教育社會學論壇、2016年「民主與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研究團隊發表各國教育制度中實現社會正義與適性發展之比較的研究成果)、2018年歐洲比較教育學會於 Cyprus 大學舉辦的「第28屆年會— Identities and Educatio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in an Age of Crisis」以及 2019 年世界比較教育學會聯合會於墨西哥 Cancún 舉辦的「第17屆世界大會— The Future of Education」等29個重要的教育學術研究會議。楊老師在國外參加學術研討會之餘,也就近觀摩各國的教育體制,足跡幾乎踏遍五大洲各大名校。

楊老師嘔心瀝血,帶領整合型研究團隊,進行研究計畫撰寫與提出、研究成果出版專書、學術研討會投稿與發表等,提攜後輩參與教育學術工作與成果之機會,並且開拓臺灣教育研究之國際學術舞台,讓後進得以在前輩的引導下,參與國際教育學術活動,建立教育學術研究傳承之典範。自 2015 年之後的國內外學術活動都是楊老師在食道癌治療之後,苦撐著病體與帶著藥物,仍依舊是保持開朗樂觀的外貌下參加的。吾師您辛苦了,請您安息,學生們將接棒承繼您的遺志。

立功:學術領導 培育人才

楊老師對臺灣教育學界的重要貢獻之一,在於學術行政的領導上。1995 年,楊老師推動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成立全臺灣唯一的比較教育研究所,同時任職「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第21屆至24屆的理事長。楊老師曾擔任許多教育學會和團體的重要職務,如 2001-2005年間擔任「亞洲比較教育學會」副主席。楊老師於2003-2007年間,經國立中正大學羅仁權校長三顧茅廬,應允擔任教育學院院長和副校長;2007 年 2 月,楊老師重新回到臺灣師範大學母系,2015 年榮任臺灣師範大學名譽教授,2016 年辦理退休,然則他依然「退而不休」。802研究室燈火不輟,他持續做學術研究並發表論文與撰寫專書。

楊老師對於教育學術活動念茲在茲,早在擔任「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總幹事期間,在理事長支持下,於 1983 年的年會同步舉辦「學制改革比較研究研討會」,1984 年與中國教育學會聯合舉辦「我國師範教育的回顧與前瞻」,以及舉辦「教育行政比較研究」研討會,提供各地教育學者共聚一堂進行學術論文發表與討論的舞台,成為往後各教育學術團體辦理學術研討會的年會模式,提升教育學術研究風氣。楊老師擔任中國教育學會第55屆理事長期間,創立年輕學者學術論著獎項,鼓勵後進勤於著述。楊老師於 1997-2001 年間擔任國科會教育學門召集人一職,也主持多場教育部公費留學口試委員、高普考或教師甄試的命題委員,對我國教育領域的人才培育有極大貢獻。

暨大服務時,致力培育人才,積極帶領師生參與國際學術活動

楊老師長期鑽研浸淫於中外教育哲學理論並潛心於比較教育學術研究,綜歸中西歷代制度的興革,體悟各種教育制度必須立基於理性原則,才能不斷創新教育品質;而一個系統若要能不斷自我創生不被淘汰,更須時時刻刻保持活力,尤其是接受系統外界不斷的刺激與挑戰。

在楊老師擔任比較教育研究所創所所長之際,以國際化之視野,積極延攬留學歐美各國之青年學者加入比較教育所的師資陣容,先後包括留學英國的楊瑩先生及李奉儒先生、美國的江芳盛先生、俄國的鍾宜興先生等,楊老師還親至上述人員留學國面談; 同時也親訪已在國內服務之資深教授至比較教育研究所兼課,包括留學日本的王家通教授、美國的張鈿富教授以及英國的沈姍姍教授等,均為比較教育研究領域中的傑出學者。楊老師為奠立學生的學習良好基礎,實是用盡心力。

楊老師接任比較教育研究所所長後,感於南投縣埔里鎮位居偏遠,交通不便,長期缺乏都會區大學之學術知識刺激,體認到資源不足地區須有特殊處理,才能克服社會結構之限制,同時也深刻體會到學生渴望學問研究之熱忱,楊老師便想盡辦法克服交通與經費等各項困難,邀請前教育部長郭為藩先生及林清江先生兩位大師級學者,蒞臨當時借用愛蘭國小一間教室的小小比較教育研究所演講,讓兩位部長都能親蒞,提供給學生有深度且優良有品質的學習資源。楊老師對偏遠地區學生之照顧與愛護,不吝運用各項資源,以營造學生豐厚的學習環境。

楊老師竭盡所能地籌劃並親自邀請國內外著名學者到所演講,以增廣學生之教育專業知能,如賈馥茗教授、郭為藩教授、林清江教授、楊國賜教授、吳清基教授、黃政傑教授、陳伯璋教授、歐用生教授等國內重量級學者, 以及「世界比較教育學會聯合會」(WCCES) 的歷屆主席與各國比較教育學會會長, 包 括 W. Mitter、R. Raivola、A. R. Welch、W.-O. Lee、G. W. Schnaitmann、D. Wilson、A. Hudson 等國際著名比較教育學者,且一直保持密切的聯繫,非常有助於我國比較教育學界與各國重要學者的互動,也讓學生由演講中,了解世界教育趨勢與最新改革動向。

楊老師在大學本身經費有限的情況之下,總是自掏腰包負責遠來學者的交通、住宿和餐費等,雖耗盡個人金錢,但在感恩與喜捨的心中,所有作為就是為了提供給學生更多更好的學習機會,相信比較教育研究所前三屆碩士生最能感受深刻。

楊老師為擴展研究生的國際視野,自 1995 年起積極帶領學生參與國際學術研討會,規劃促進學生學習各國語言、研討活動、論文計畫發表、取得學位計畫等,擴展學生比較教育專業知能與研究經驗,以提升比較教育學術品質。楊老師為培養研究生的國際心靈與比較教育智識,不辭辛勞地帶領比較教育所師生參加國外的重要學術會議,增益師生更多的學術交流機會,如1996年帶領第一屆及第二屆研究生至澳洲雪梨大學參加「世界比較教育學會聯合會」世界大會,1998 年至北京師範大學參加「亞洲比較教育學會」第二屆年會(且取得主辦第四屆年會的機會)等,此類參加國外學術研討會的學習,即使在楊老師回任臺灣師範大學之後仍延續迄今,成為該所的特色。

楊老師多次籌備與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議,像是 1996 年的「教育改革—從傳統到後現代」、1997 年的「東亞課程改革研討」、「一九九七年東亞教育論壇」及「社會變遷中的教育機會均等」以及 1998 年的「新世紀的教育使命—終身全民教育的展望」等,一方面讓研究生學習到籌辦國際學術研討會的正確做事方法,一方面更是促進研究生認識各國重要學者,使得歷屆研究生受益無窮, 也奠定未來良好的學術基礎,該所第一屆碩士生吳姈娟即得到Welch 教授協助到澳洲雪梨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且之後任職於嘉義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研究所。

楊老師的無私奉獻與付出,激勵學生能不負所望地在各崗位上有傑出表現。楊老師所長任內規劃週三的論文計畫發表,被喻為比教所的黑暗日,常有學生在辯難之際,於台上泣然淚下,但苦盡甘來的第一屆 13 位學生中即有10人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且有6人服務於大學校院;第二屆 16 位碩士生中也有 7 位取得博士學位,第三屆 14 人中也有 5 人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比較所前三屆學生能有如此傑出表現,不論是考上教育部公費留學、取得博士學位在大學任教,或是考取國家公職在政府單位任職,除了所上教師協心戮力之外,造就這許多人才的靈魂工程師自是吾師,感謝您!

中正大學服務時,積極輔導教師從事學術研究,提升學術品質

楊老師在擔任中正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和副校長期間,積極推動新進及資淺教師的學術研討活動,經取得全院教師同仁共識,擬定星期一下午四點到六點全院不排課,規定全院教師參加每兩週一次的論文發表會,讓新進教師在會中,輪流宣讀論文並分享最新研究成果,以提升論文品質;或協助其國科會研究計畫的撰寫與修改。楊老師親自主持發表會,激勵與鞭策教育後進積極參與學術研究,樹立該院的優良學風。

楊老師任職中正大學副校長期間輔導教師克服升等困境,積極迎接挑戰。因該校有八年未升等即不續聘之規定,致使部分教師心有不滿,然楊老師卻能一一親自輔導,協助受到限制之教師, 能夠正面克服八年條款,積極開展受限教師學術專長之範疇。忙碌於學術研究工作的楊老師,仍時時積極鼓勵學生正面思考挑戰人生,也激勵同儕能夠勇於接受學術挑戰。「楊副校長」的正向思考與積極樂觀的態度,迄今仍讓中正大學同儕念茲在茲、永懷不忘。

楊老師在中正大學籌備並舉辦我國首度之「2005 教育研究卓越營」,在六天的卓越營中,邀請教育學領域中重要理論的開創者或提倡者如 J. Schriewer、J. Hawkins、P. McLaren、K. Peterson 與 D. Kivlighan, Jr. 等國際著名學者,與國內資深學者共聚中正大學教育學院,共同指導新進學者,不僅提升教育後進之學術研究能力,也提升教育學術品質,有助於培養學士班、碩士班及博士班的各類人才;「教育研究卓越營」的研究成果更以專刊形式於《中正教育研究》出版。

楊老師終身奉獻教育學術研究,後進也受楊老師感召,以努力從事教育研究,提升教育學術品質為目標。後輩學生們在教育領域中,都有不錯的學術評價。學術之火永不熄滅,吾師對於教育學術研究的堅持與熱忱,門人弟子一定會薪火相傳。

立德:春風化雨 展教育愛以身作則,貢獻智慧,督促學生積極學習

楊老師重視教育為培育人才以服務社會之志業,自 1978 年任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教師後,便建立研究生定期研究討論之風氣,在楊老師親自主持下,與會研究生必須擬定每學期之研究進度,楊老師一一檢核研究生履行研究進度情形,且不得無故缺席。楊老師常說:「互相漏氣求進步」(台語),與會研究生透過彼此之間的問題提問、論辯、新議題的刺激等歷程,終能養成自主思考、批判反省、不斷思考問題、發展論辯能力、持續擴大閱讀等習性,奠定後續研究能力之基礎。

楊老師在學期中每週五晚上分別帶領研究生及已任教於大學的門生,於臺灣師大教育學院大樓八樓進行「楊門學術研討會」, 探求真理、研究學問及傳遞知識,數十年如一日,從不間斷。楊老師指導的研究生在畢業後,於大學從事教育工作時,仍持續不斷參與楊老師主持之週五研討會,並發表與檢討研究成果,進而改善其學術論文品質或是研究案新計畫內容,在教育學術成就上都有很好之成果與評價。

楊老師為學生建立之學習氛圍,不僅影響到同儕,也擴及影響到與會的日後大學教師,能為後輩學生提供各種學習資源,更為重要的是,楊老師近四十年從未缺席「楊門週五研討會」,親自主持及無私貢獻教育智慧,以身作則成為後輩之典範,吾師您自己所稱的「售後服務」,真是今人拍案叫絕!

弘揚尊師重道精神 樹立師道人師典範

楊老師在希臘雅典大學攻讀哲學博士學位期間,他的四位叔父、舅舅和兩位妹妹都協助楊母,料理內外;賈馥茗教授為其購買許多研究書籍並空運寄送到希臘給他,抒解楊老師欠缺中文書籍可參考的窘境。雅典大學規定博士論文必須印出方能完成學位,郭為藩教授到希臘探訪楊老師時,方知楊老師到希臘外島打工籌錢印論文,乃邀請教育系伍振鷟教授、歐陽教教授集資,協助楊老師博士論文出版費用。

楊老師回國任教一年後,稍有儲蓄,立將當年教育系諸位師長的集資金錢歸還,卻遭老師們婉拒,告知楊老師「只要好好地對待你的學生!」楊老師每當提起這一段事跡,語帶哽咽,孺慕之情溢於言表。身為楊老師的學生,無不深切地感受到吾師對於學生的關懷、照顧與提攜之情,感謝您!

楊老師任教教育研究所後,賈師多方提攜,兩人合開博士班

「教育學方法論」課程,為研究生扎下學術研究的深厚基礎,於1993 年與賈師合編國內第一本的《教育學方法論》。賈師任總編纂的《教育大辭書》,楊老師協助副總編纂工作,全心全力投入各辭目的撰寫人聯繫、撰寫內容確認,共親自撰寫教育哲學類書目,歷時十年,於 2000 年完成十二冊,約一千一百萬字,共計一萬四千多筆辭目的教育大工程,迄今仍是臺灣最重要的教育參考書籍。楊老師對於賈師的提攜之恩不敢或忘,每年逢年過節、賈師生日、教師節以及其他假日,親赴賈師住宅關心─與賈師談心, 討論同儕與學生趣事或提問教育學術問題等;楊老師尊師重道之身教,深植在教育後輩心中。

賈馥茗教授晚年罹癌之際,楊老師幾乎每周抽空探視,至賈師沒有意識仍緊握其手,強化賈師求生意識。賈師仙逝未完成之著作《教育美學》第七章第五、六、七節,由楊老師模仿賈師前後文脈及語法,親自完稿加以完成。楊老師另與黃昆輝教授合編《賈馥茗教育學體系研究》(2009)一書,以為永懷師恩之歷史見證。楊老師緬懷賈師之教育家風範,感念賈師提攜之情,響應黃昆輝老師之號召,捐資 20 萬元,與其他校友合力成立「賈馥茗教授教育學術基金會」,並任董事之會務,不辭辛勞、勇於任事。楊老師尊師重道之情,實足為教育學術界之典範,楊門弟子效法之楷模。

春風化雨 潤物無聲 感召天下桃李愛戴

楊老師終身獻身教育,無微不至關懷學生,以自身透過教育, 從鄉下孩子變身為國際學者的真實經歷,鼓勵所有學生能正面思考、逆轉生命並勇往直前。楊老師常說:「學生需要多鼓勵」, 許多學生一路在取得碩士、博士學位,並在大學服務後,超過數十年以上的時間,仍緊緊跟隨楊老師的步伐,實踐教育工作與進行教育學術研究,足見楊老師春風化雨、潤物細無聲,深受學生愛戴。

在 2011年8月即有超過四十位服務於大學校院的老中青三代弟子及其家屬,懷著感恩之心,同聚中興大學惠蓀林場,以學術研討會的心靈饗宴方式,歡慶楊老師生日。會後各篇論文經過仔細修改後,編輯成《教育學與比較教育研究》(2012)一書,以為楊老師六秩晉六祝壽,從學生門生對於楊老師祝壽的規劃事宜, 可見楊老師深受學生愛戴之情。

楊老師在2014年發現己身患有食道癌,臺灣師大的前輩教授,包括黃昆輝先生、吳清基前教育部長都運用人脈,戮力救援。原本判斷只有 3-7 個月餘命,但楊老師的意志力非常堅強,直至2020 年 10 月才開始陸續出現癌症轉移現象。楊老師在這七年七個多月期間,相當審慎樂觀地對抗病魔,不僅是依舊在臺灣師大教育學系開設博碩士班課程,也隔週南下至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跟博士班與碩士班學生上課(最後一次授課是 2020 年 10 月 20 日),因為楊老師一直謹記他答應了三民書局要完成一本「教育哲學」,上課時可以一邊準備教材,一邊閱讀最新文獻和撰寫初稿,以完成他的承諾。

楊老師樂觀地面對病痛,不忘學術初衷,用堅強的意志與毅力,隨身帶著醫生開出的各種藥品,領導研究團隊成員與門生千里迢迢地於 2018 年 5 月底前往賽普勒斯參加歐洲比較教育學會第28 屆年會,以及 2019 年 5 月在墨西哥坎昆舉辦的世界比較教育學會聯合會第 17 屆世界大會。在師母王秋絨教授的全程陪同與細心照顧下,楊老師還是那麼幽默風趣、妙語如珠地細說歷史典故, 更是在研討會場上發表學術嚴謹、見解卓越的論文,認真地回覆聽講者的提問,獲得各國與會學者一致地肯定與讚賞。吾師,您正是以生命見證學術的美好!

楊老師對於學生的關愛與提攜,讓他堅持在 2020 年 12 月 13 日從臺大醫院請假出來,為他指導的學生進行博士論文口試,以期學生能順利完成博士學位,得以至大學求職。當時,楊老師係經醫師同意後帶著兩組氧氣筒,由師母與公子祁諶全程陪同到臺灣師大教育學系口試。楊老師口試之餘一再叮嚀和教導,越是遇到艱困,越要創發生命的鬥志與美好樂章;也提醒學生如果年輕時不照顧身體,未來會承擔病痛結果。吾師,您用生命實踐了「師範」精神!

泰山其頹 哲人其萎

2021年1月6日楊老師因肺部積水導致呼吸困難,不得不送進臺大急診室。楊老師原本健保卡內有註記不施行氣管內插管等救治行為;但2 月2 日醫師判斷如不進行「氣管造口」(俗稱氣切) 手術,就會因插鼻胃管太久傷及喉部。在醫師說明原委,及由護理師給您看兩次氣切衛教片之後,詢問是否願意進行「氣切」手術,楊老師當時很快速地回答:要,並說:「我要陪我的孫女長大」(其實還有其他有關學生論文未完成、研究計畫三本專書未完成的牽掛)。於是從氣切、胸部引流管、人工血管移除、血管內支架放置等手術陸續進行,楊老師憑藉堅強的意志力,關關難過,關關過。

在做完血管內放置支架之後,積水浮腫狀況一度好轉。楊老師不改對於學問與智慧的熱愛,病床上仍可見厚厚一疊的英文期刊文獻,持續用文字指導研究生論文,跟來探視的臺灣師大教育系 58 級同學施明發校長、葉金寶檢察長、劉錫麒校長等,以及學生方永泉、李奉儒、鄭勝耀、錢克瑋等人筆談。

楊老師病後七個多月中,一次一次地進出手術房及加護病房,都堅忍地承受下來。2021 年6 月楊老師做了心包膜積液抽吸、心包膜開窗等兩次手術,體重更趨下降,體力也變差。楊老師即使是骨瘦如柴、臉型凹陷,仍保持相當的精神。在學生於8月18日和19日探視時,報告有關科技部研究案專書撰寫計畫的進度後,露出開朗的笑容,揮手為學生打氣。吾師您是奮戰病魔的勇士!

楊老師無怨無悔,窮其一生奉獻於教育志業,在教育學術研究、教學與行政工作上的種種作為,均顯出其不改年少初衷。楊老師堅持教育理想,孜孜不倦地教誨與關懷學生,全心致力於豐厚學生學習機會,身體力行實踐教育愛之精神,追求社會正義, 實為教育者之典範。

楊老師志於教育,展現尊師重道之精神及致力於提升教育學術品質的親身作為,更影響到眾多學生及後進對於教育研究與教學工作的堅持。吾師即使面對癌症病痛,在臺大醫院與病魔纏鬥中,仍是手不釋卷,永遠正面看待問題之樂觀態度,更是鼓舞許多處於困境或無法正面迎接挑戰的學生或同儕,已為門下弟子們樹立一種執著教育真理的典範。

楊老師具有寬廣的人文視野,深刻的社會關懷,以及入世淑世的學術風采;秉持儒家傳統內聖外王之理路,誨人不倦地領導同儕、教化學生以立功,同時勤奮研究發表論文、出版並主編專書以立言,更是反躬地持志修身、弘揚尊師重道精神以立德。楊老師慟於民國110 年8 月29 日往生極樂國土,留下未完成的科技部專書:《各國教育學發展史之比較研究》,期待楊門學隸們,能協助老師完成最後心願,以慰吾師在天之靈!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