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710人
圖 新聞投稿
2021-05-07
作家陳雪受邀愛洛生活節 暢談戀愛與創作觀
圖
陳雪說,她的文章雖然出版過程中曾因內容過於前衛而被刁難,但她仍堅持寫出當時社會沒有的作品。
圖
陳雪強調,性平教育的意義,是讓我們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世界上各種不同性傾向、與性偏好的人,可以豐富我們的世界,使自己,成為更完整也更有包容力的人。

1995年,在社會風氣仍保守、談論性別議題是禁忌的年代,當年一本小說《惡女書》以第一人稱書寫女同性戀充滿罪惡感卻又耽溺其中的情欲,引起軒然大波,至今成為華文文學重要同志經典。作家陳雪5月6日受邀臺師大愛洛生活節講座,分享寫作經驗以及成長過程中的心態轉變,在持續創作與建立親密關係過程中,找尋對愛情樣貌的解釋。

陳雪說,一開始父母並不支持她從事寫作工作,成為全職作家之前,她做過許多工作,擺過地攤、賣過衣服手錶,看似「不務正業」,但她的文章依舊受出版社青睞,雖然出版過程中曾因內容過於前衛而被刁難,但她仍堅持寫出當時社會沒有的作品。陳雪也認為,文學創作過程,不一定都是源自豐富的生活閱歷,有時候也可以透過閱讀、看劇、田野調查等等,來蒐集寫作素材。

步入婚姻關係後,她也對於愛情有了許多不同感悟。她坦承以前個性衝動,認為談戀愛就要像電視、小說般轟轟烈烈,「我的戀愛就是把一個人『撲倒』,然後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於是每段感情維持時間短暫,彼此信任度也很脆弱。直到與早餐人交往,她逐漸體會到「相戀不等於相處」,爭吵、磨合都是生活一部份。陳雪說,在結婚時,自己講了很多感言,但早餐人只說「結婚是一個開始」,是磨擦的開始,但同時也是互相信任的開始。

性平教育還沒廣泛推廣的時代,陳雪也曾受邀來師大分享,相較於現在寬敞的空間,當初只是在一個小小的房間、小小的聚會而已。陳雪在演講最後說,性平教育的意義,是讓我們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世界上各種不同性傾向、與性偏好的人,可以豐富我們的世界,使自己,成為更完整也更有包容力的人。(撰文:華語113邱彥陵 / 編輯:黃樂賢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