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2953人
圖 新聞投稿
2020-12-18
人生半途大轉彎 音樂系校友周聖文一圓指揮夢
圖
畢業於臺師大音樂研究所指揮組的周聖文,今年11月錄取臺灣國樂團(NCO)副指揮一職。即使非音樂科班出身、大學時期主修政大國貿系,卻始終與音樂保持著剪不斷的緣分,一路走來,認真不懈是他的最佳註解。
圖
就讀師大音樂系期間,他積極參加培訓課程與比賽,2017年在臺灣國樂團青年指揮選拔比賽中,榮獲第一名及最佳魅力舞臺獎。
圖
周聖文表示,許瀞心教授 (前排左一)是他的恩師,奠定他的指揮基礎。

畢業於臺師大音樂系碩士班指揮組的周聖文,今年11月錄取臺灣國樂團(NCO)副指揮一職,回顧求學生涯,從小加入學校國樂社團的他,即使非音樂科班出身、大學時期主修政大國貿系,卻始終與音樂保持著剪不斷的緣分,一路走來,認真不懈是他的最佳註解,也因為熱愛音樂,使他毅然決然走上指揮這條路。

曾經對工作感到迷惘 當兵後立定志向

周聖文受訪時說,自己在大學階段不是一個很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當時雖然依照父母期望考上政大國貿系,但到了大三很清楚感覺到,自己對於系上所學興致缺缺。畢業當兵時,他認識年齡跟背景與他懸殊的一群同袍,有些年紀輕輕,卻對未來有明確規劃,甚至已經成家立業、結婚生子,受到極大震撼的他,開始反問自己人生志業為何。

當被問及為何選擇指揮一職,周聖文說,從國小三年級加入國樂社,有些機會跟指揮工作沾上邊。到了大學,在政大國樂社是第一個比較正式擔任指揮的時期。周聖文以「瘋狂」二字形容那段學生指揮的日子,「要玩就玩大一點」,他當時帶著國樂社到處參加公演,除了可以磨練團員琴藝與膽識,也是凝聚樂團的最好辦法。

但真正促使他下定決心,將指揮當成一份工作的觸發點,則是回想起小時候常擔任班長,願意在團隊中帶領大家完成任務,喜歡團體工作的氛圍。他說,這樣的角色也類似指揮工作,引領樂團詮釋音樂作品,更能充分展現自己人格特質。沒想到這樣小小的念頭,決定人生道路的時候,起了關鍵作用。

起身行動 下定決心考進師大音樂系

退伍後,周聖文心中打定主意往指揮之路邁進,決定以師大音樂系研究所為第一志願,於是開始認真準備考試。因為非科班出身,過程中他必須投入更多時間補強他的鋼琴彈奏能力以及音樂理論知識,他當時還特別找廖元宏指揮擔任他的鋼琴老師,除了考量培養彈奏總譜的能力,也希望知道一名指揮應該對鋼琴彈奏有何見解。

進入師大音樂系後,周聖文形容,自己像來到一個大觀園,不僅大開眼界,也讓此時期的他吸收許多音樂養分。他也提到,教授們都是相當權威的學者,嚴謹的學術要求對他影響很大,研究所兩年半的學習十分精實。課外時間,他也積極參加臺灣國樂團主辦的「青年指揮培訓計劃」培訓課程,當時計劃內容包含排練觀摩、講座、指揮比賽,讓他有近距離與職業樂團相處的經驗,並且豐富了他的音樂視野。皇天不負苦心人,2017年他在臺灣國樂團青年指揮選拔比賽中,榮獲第一名及最佳魅力舞臺獎,周聖文就這樣一步步朝著國樂指揮之路邁進。

如今錄取臺灣國樂團副指揮,這一路上他最想感謝的是用心栽培他的老師們。他說,從小學參加國樂社之後,社團老師黃光佑一路給予很多指揮機會,似乎冥冥之中早在他年幼的心裡埋下音樂的種子。另外,他也相當感謝臺灣國樂團的肯定,當時音樂總監閻惠昌老師的提攜下,周聖文得到學習與比賽舞臺,並且從中找到自信,更篤定音樂是自己這輩子要走的路。而他心中,還有一位老師,在他的指揮之路上影響最為深遠。

遇見音樂系恩師許瀞心教授 奠定指揮基礎

談到他的恩師、臺師大音樂系許瀞心教授,周聖文說,還未進入師大前,聽聞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音樂系開設指揮課程,於是決定過去旁聽,原本想說自己是門外漢,不知道老師是否願意教,當時的兼課老師許瀞心教授並沒有將他拒於門外,這一堂課也為周聖文奠定指揮基礎。許教授也在周聖文順利考取師大音樂系研究所指揮組後,成為他的指揮主修老師。

「老師永遠想要挖掘我們所不知道的自己。」周聖文提及,上課時大家總是面對全身鏡,許教授則會坐在一旁,有時候自己都意識不到的問題,老師就從旁給予客觀建議。「指揮就是整個人投射出來的氣息,除了手部動作,臉部表情也很重要」,周聖文回憶,有陣子上指揮課時,他完全沒有發現自己常板著一張撲克臉,直到老師提醒,他才開始調整臉部神情,後來指揮時才能接收團員良好的回饋。

聽聞周聖文錄取臺灣國樂團副指揮的消息,許教授第一時間也為學生感到驕傲。「他在旁聽時,就算沒有分數壓力,也會很認真完成每一項作業、出席每一堂課,我在教書時偶爾會碰上這樣非常認真的學生,聖文就是其中一位。」回憶起周聖文求學時期的模樣,許瀞心教授認為周聖文一直都是腳踏實地實踐理想,旁聽的那一年把該學的基礎都學會,考進師大音樂所後也持續學習,即使中途遇過比賽成績不如預期,但同儕之間互相鼓勵,後來就調適好了。

出了教室 仍要時時敦促自己

談到未來,周聖文說,自己還須努力精進,因為指揮必須無時無刻都在進化,不然會被淘汰,「你能保證一年前樂團找你,一年後再找你,掌聲還會一樣多嗎?」他說,如果沒辦法用表現去說服臺前臺後所有人,那麼很快就會被淘汰。

除了學習以外,他也強調體驗生活的重要,對於詮釋音樂有很大幫助,周聖文認為現階段就是多花時間跟家人相處,扮演好生活中的每個角色,他也相信透過生活經驗的累積,才能揣摩譜面上寫的「沉重」、「開朗」等輔助形容詞,進而詮釋樂曲的精神,畢竟音樂是給人聽的,如何讓觀眾感同身受,其實很大部分需仰賴生活體驗。

最後周聖文也給無論是想成為指揮、或是對未來感到迷惘的學弟妹,一些有用的經驗,他建議大家在20、21歲,判斷未來想從事什麼工作時,先問自己30年後還會不會喜歡現在想做的事情?從事指揮到現在,周聖文說,他從來沒有不快樂過。他也提及,出了學校,學習就是自己的事,需要訂定計劃,隨時檢查螺絲有沒有鬆掉。(撰文:校園記者臺文111董倩伶 / 編輯:黃樂賢 / 核稿:胡世澤、鄧麗君)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