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856人
圖 新聞投稿
2020-11-24
影音》全方位關懷輔導學生 臺師大設置專責導師
圖
圖

大學校園心理輔導工作,近期受到全國關注,由於學生的心理諮商需求持續增加,臺灣師大6年前設置專責導師辦公室,全校35位專責導師,一人負責一個系,平時進行初級輔導,發現高關懷學生再由學校機制介入,更結合學校駐衛警與保全人員,共同築起校園安全網,創新組織,吸引不少大專校院觀摩取經。

隨著立法院拍板,教官將在2023退出校園,臺師大全國首創率先裁撤軍訓室,並事先安排教官參與心輔培訓,無縫接軌轉任專責導師,目前聘請7個退伍教官,以及28個專任輔導員,24小時輪值駐校輔導,隨時處理學生緊急狀況。

臺灣師範大學林玫君學務長表示,目前多數大學都是依教育部規定配置專業輔導人員,並搭配三級輔導來協助學生,但現在學生諮商需求幾乎逐年增加,出現供不應求的排隊現象。

林玫君提到,進到次級或三級輔導的學生,通常需要專業心理師協助,為減輕專業輔導人員的負擔,校方特地加大初級輔導的能量,連結健康中心、師資培育與就業輔導處、學生輔導中心等單位,並建立專責導師制度,從學業、生涯、生活、心理等方面給予學生全方位輔導。

關於專責導師的人力,林玫君表示,除了現有教官外,還增聘有教育、心理、諮商等背景的人員擔任專責導師,負責陪伴學生、強化初級輔導,提供生活事務的協助與輔導,搭配系上教師擔任的學術與生涯導師,藉由雙導師制度來協助學生,以去年為例,專責導師輔導量就高達9萬人次,專門排解學生生活上的疑難雜症,透過及早預防並協助學生,希望輔導網絡不漏接。

學生心理諮商供不應求 雙導師制防漏接

隔著透明隔板,學生和專責導師談心,在台師大只要是上課日,好幾張小桌子不會空太久。學生曹同學說:「我自己喜歡找類似輔導老師這樣子的人,但目前是還沒有去過,可是經過時會看到,很多人在就是在那邊跟專責導師講話。」學生有煩惱時想和人談談就過來,對學生來說,不像去心輔中心要等好久。此外,若有緊急狀況,專責導師辦公室還有24小時輪值。

專責導師室執行長黃志祥說:「原本學校裡的導師都由教授來兼任,各大學幾乎都是這樣,因為大學教授本身因學術升等、教學研究,其實真得非常忙碌,怎樣減輕這些教授們,在學生輔導上的沉重負擔跟壓力,所以學校六年前首創專責導師制,目前35位滿編,分別具有心理諮商、輔導和教育專長,其中七位是教官轉職,嫻熟校安事務。平常一位老師負責大學部一個系,主動融入系上活動,也會去訪視在外租屋的學生。」

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專責導師李立旻表示:「專責導師主要是協助生活這部分,生活這部分就會有情緒、校外租屋等,然後或是學生他們經濟類的問題,約得成時間搭得上的話,我們也可以陪他們去跟房東見個面,然後讓房東知道,學校老師有關心這件事情。」

學務處專責導師室執行長黃志祥說明,「他跟學生就有一種很親密的關係,學生就很願意分享他的心情,或是分享一些他的狀況,其他同學有看到這樣狀況,也會很快的反映到專責老師這邊來。」

若發現高關懷學生,轉到心輔或就醫,由整個機制來介入。學務處表示,六年多來幫了不少學生,光去年初級輔導就有9萬多人次,而專責導師也減輕一般導師的負擔。學務處也說,專責導師室一年1千4百萬經費,很大一部分是從導師費挪一半過來。都希望在最初發現問題並輔導,不致變成危機或憾事。

跨單位合作全方位輔導 次級輔導就像門診

臺師大學生輔導中心諮商心理師樊雪春表示,初級輔導主要是預防,次級輔導則是透過諮商來協助學生解決問題,進入三級輔導的學生通常需要跨系統的合作,例如跟醫院搭配,因此次級輔導就像門診的概念,而三級輔導則像是急診。

有超過20年諮商輔導經驗的樊雪春表示,很多進到次級或三級輔導的個案,都是因為初級輔導的預防工作,讓當事人或其教師、同儕發覺可能有情緒困擾,才進一步尋求協助。

她說,很多當事人並未自覺到承受的壓力已到臨界值,因此透過初級輔導,除了能幫助學生瞭解不同的抒壓方式,還能瞭解自己的壓力狀態,及早發現問題並求助。

至於學生常見的困擾,樊雪春提到,包括課業、感情、家庭、人際關係等,每種困擾類型的比率會隨社會脈動而動態變化,很多學生的困擾都不能簡化為單一原因, 當發現身邊人有情緒困擾時,最好是能陪同尋求醫療、諮商等專業協助。

樊雪春表示,除了轉介專業協助,親友陪伴也很重要,通常壓力可分為身體、想法、情感、行動等4種類型,陪伴者可根據當事人反應提供不同協助,例如找出舒緩身體不適的方法、開導安慰、談心支持、找事做來轉移注意力。(資料來源:綜合整理自中央社、公共電視、TVBS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