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329人
圖 新聞投稿
2015-05-06
後殖民下的凝視 導讀東方主義
圖
圖
圖

【公共事務中心校園記者陳佳欣報導】文學院「經典70‧人文閱讀」系列,於05月05日上午10點,文學院B1會議室,以「東方主義及其不滿」為題,由中研院歐美研究特聘研究員單德興,導讀後殖民論述經典名著《東方主義》,探討後殖民主義下的精神對抗,主題嚴肅但語調溫柔、條理清晰,博得師生熱烈的掌聲與回應。

美國作家愛德華·薩伊德說:「我就是這樣一個反常的,在埃及上學的巴勒斯坦人,一個有著英語的名字和美國護照,卻沒有什麼確定的身分的人。」單教授提到:「身分上的流動,使他自覺是個流亡者。」

他是1960年代國際著名文學理論家與批評家,後殖民理論的創始人,也是巴勒斯坦立國運動的活躍分子。第一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即是《東方主義》。

文學院陳登武院長提及:「此書提醒我們怎麼看他人,而他人如何看我?」《東方主義》的反殖民理論前所未有地受益於後結構主義,因而成為一部令人注目的反殖民論著

書中作者說明,後殖民批評必須走出以自己的奴役代替別人奴役的民族主義,旨在強調民族意識必須豐富和深化,迅速地轉化為一種關於社會和政治需要的意識,也就是真正的人道主義。

單教授表示此書的啟發主要在於:「知識與權力的勾連」以及「反抗之必要與可能」,主要是指一套由西方人對東方所建構的認知與話語系統。薩伊德把傅柯關於「話語與權力的理論」用於分析西方自殖民時代以來關於東方的知識,在這套話語系統中,東方被置於西方文化的權力話語之下,成為被批判、被研究、被描寫的對象。

東方主義》所評論的話語與權力的理論是整套的二元對立模式:西方主導的視野中──東方總是落後原始、神秘荒誕,而西方則是理性進步、科學、文明的象徵。

單教授帶領全場暢談關於知識傳遞的一個重要事實─在知識上的傳譯,並非無中生有,在享受前人翻譯結果時,也別忘了與原文再次參照。因而拋出提醒:「作為一個雙語知識分子,能否為祖國翻譯一本經典作品?」以期聽眾能將目光放的更深遠。

講座尾聲的Q&A時間,連教授都踴躍發言,國文系陳芳教授問道:「為什麼東方傳統知識分子往往不能超越文化或者國族,往往需要以生命作為代價?而現今的大眾應如何身體力行?」單教授回應:「某種情況之下,或許大環境有自己的規則,但個體還是保有自己的彈性與活性。」

東方主義是這樣的一種文化霸權,它的影響並不透過暴力統治強加於人,誕這樣的觀念很容易剝奪一個具獨立思考能力的思想家獨立地看待事物的可能性,因此保有自己的屬性與自由的思考空間是非常重要的。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