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696人
圖 新聞投稿
2015-04-23
影音》大腸花音地大帝開講 自成媒體
圖
圖
圖

【公共事務中心校園記者童鈴雅報導】還記得318運動現場,一張藍白拖、一台iPad轉播立法院實況的照片嗎?你有沒有印象太陽花運動退場後,在立法院外面直播的大腸花論壇呢?22日上午,師大大傳所邀請大腸花論壇主持人音地大帝,分享「等媒體不如做媒體:網路社群媒體與社會運動的關係」,現場30位學生專心聽講、低頭勤記筆記,問答時間互動熱烈。

音地大帝認為:自己掌握媒介,就可以跟世界交流!他不吝分享媒體社群經驗,1999年在寶島地下電台因緣際會下擔任音樂節目主持人,累積了大量的主持能量。然而,隨著地下電台解禁,節目尺度跟以前不同,漸漸地退出了主持工作。

在這段時間,他體會到「自由度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它決定了事件怎麼被呈現」,因為一次獨立樂團草莓救星,上黃子佼節目的片段,他看見了獨立音樂與主流音樂訪談的差異,加上網路銀河電台推動,讓他決定藉由這個平台,邀請樂團上節目受訪。

透過網路節目累積的訪談功夫,加上原有的樂團人脈,在一次樂生抗議運動中,音地大帝從運動的參與者,變成了籌辦者。籌劃了音樂會之後,他漸漸地以「音樂活動主辦人」身份參加社運。柯一正導演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中,常態的音樂性質活動,也由他來籌劃。

原本兼職攝影的他,在文林苑王家清場當天,因為工作的關係,而不能到場聲援,讓他毅然決然辭掉工作,成為全職的無業者。看似前途無望,然而在318當天,一台平板、一雙夾腳拖,讓他重新感受到網路直播的力量,提到那天晚上,音地大帝說,本來只是想要去測試轉播功能,只打算轉播一個晚上,卻意外直播到天亮。

回顧318運動,音地大帝認為行動裝置普遍之後,才真正的達成「每個人都是媒體」,打破媒體壟斷資訊,也因為如此,一個人可以做很多事情。然而,如果要做新聞、即時性的發佈,在要求資訊正確的情況下,很多時候做久了也會累。

獨立新聞媒體其實是一件耗時、耗力的工作,在面對時間壓力的情況下,如果資訊不正確,音地大帝會選擇即時性的面對錯誤,直接道歉。

現場開放問答時,有同學提問:音地大帝在某一個群體裡面,擁有一定的發聲權力,那他是如何面對自己在網路上的發言呢?他回答,辦大腸花的時候,得到很多評價,但是他秉持著大腸花論壇是要「反對媒體對社運的污名化」、「反自我規訓」,因此他不在意話好不好聽,他在意的是事件、訊息是否有被正確傳達。

最後,音地大帝跟同學們分享前一陣子沸沸揚揚的「雞排妹內衣疑雲」,當時在論壇上得到內衣之後,他認為網拍不恰當,於是做成紀念品,卻惹來對方不開心,在臉書頁面上抨擊。音地大帝選擇以最小的情緒、成本解決,將內衣寄還給雞排妹,但是沒有得到對方的進一步說明。

提到此事時,他無奈地表示,雖然之後有他的新聞,都會有網友在底下問內衣在哪裡,一開始也會覺得很煩,久了之後就能淡淡地回「在你心裡啦!」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