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2634人
圖 新聞投稿
2014-06-05
影音》第14屆傑出校友》臺灣蘭花產業發展之導師-陳文輝
圖
圖
圖
陳文輝,1963年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生物系。畢業後便進入臺糖公司服務,1971年研究發展組織培養、單細胞培養、細胞融合、遺傳工程等生物技術,開發甘蔗及蝴蝶蘭育種新技術。
  他是世界第一位成功地將外來基因轉移到甘蔗的專家,在1988年登上亞索(Reference Asia)雜誌之亞洲名人錄,1989年登上英國龍門(Longman)出版社之世界科學家名人錄。1996年又獲選入美國 MARQUIS科學及工程名人錄,2004年再入選美國 MARQUIS世界名人錄。
  1988年後從事蝴蝶蘭品種改良新技術開發工作,他所育成的139個新品種在英國皇家園藝學會以Taisuco命名登錄,建立臺糖蝴蝶蘭國際品牌。育成之臺糖蝴蝶蘭品種曾參加多次國內外國際性花展或蘭展,分別獲得116項大獎。
  陳文輝對臺灣蘭花產業貢獻斐然,不僅帶領臺灣農業轉型步上精緻農業與企業化經管之路,還將蝴蝶蘭推上世界舞臺,把臺灣塑造成國際公認的「蝴蝶蘭王國」,也因此被國人封為「臺灣蘭花之父」。

追隨理想的步伐 基礎邏輯訓練紮穩根基

  出生自南部務農人家,陳文輝從小看著父親每日忙於農務,耳濡目染之下,對生物的好奇也逐漸萌芽。父親種甘蔗的方法讓他體會到生物課程裡的植物生理、形態發育等基礎科學的重要,對他日後一步步紮實的研究影響深遠。大學順利考取師大生物系,正式踏上農業研究與敎學之路。
  初到繁華的大臺北,都市裡的一切都帶給陳文輝新鮮的感官刺激。談到大學時光,他說:「那時候和六個好朋友共住一間寢室,一起學習團體生活之外,讀書時也會互相勉勵。學校為了節省電費,晚上十點就會關燈,大家再一起到學生餐廳裡持續挑燈夜戰,令人回味。七位室友竟然有三位(李健全、呂光洋、陳文輝) 榮獲傑出校友,亦可稱它傑出寢室。」除了寢室團體生活的樂趣令他念念不忘,社團活動、生物系課程中實地生物採集、野外實習也將他的大學回憶點綴得更多采多姿。
  陳文輝十分讚賞師大理學基礎的邏輯訓練,認為充分的邏輯訓練能夠加強應變能力。他舉例道出作物生育原理和許多生命現象相似,都需要陽光、空氣、水,如果在研究作物生育、栽培原理時,能轉個彎思考其生命現象的學理,這樣的應變能力將使大家更能學以致用。陳文輝在學讀書時期,他們鑽研的是傳統的學說,如遺傳學、DNA結構等等。隨著技術進步、知識提升,分子生物學、基因體學、蛋白體學等新興學識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儘管它們從未出現在五零年代的課本上,陳文輝從未停下汲取新知的腳步,孜孜不倦地學習,將新知融合傳統理論,持續投入研究的領域,創新技術,應用於發展農企業。
  台大碩士畢業之後,他便一直在臺糖研究所服務,並先後至英國烈斯特、諾丁罕大學取得植物組織細胞培養碩士和生物技術博士。1988年,受聘國立成功大生命科學系兼任敎授,2003年,他離開臺糖公司,到國立高雄大學擔任生命科學系教授兼系主任暨生物科技研究所所長。作育無數英才的他鼓勵學生:「秉持學習不輟的精神,透過學校教育紮好根基,充實自己能力,並時時提昇自我競爭力。有此精神在學校、職場和社會,才不會被大環境淘汰。」
  科技日新月異,但陳文輝並沒有被時間的洪流阻擋,反而是結合新技術和過往所學,在蘭花研究領域持續耕耘,發揮所長。2007年更獲蘭藝界極具權威的組織「美國蘭藝協會(American Orchid Society, A.O.S.)」肯定,授與「院士(Fellow)」榮譽,是唯二獲得此項殊榮的亞洲人。如今在國立成功大學蘭花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員,並在國立成功大學生物系繼續擔任兼任教授。

「蝴蝶蘭王國」推手 轉型精緻農業名揚國際

  民國六十七年,臺灣貿易自由化,甘蔗產值萎縮,傳統農業面臨危機,大家一致將目標轉往精緻農業。陳文輝經過縝密分析發現,一公頃的甘蔗只能賣十萬元,而一公頃蘭花則能賣到三千萬元,兩者產值懸殊,當然選擇種植單位面積產值較高的蘭花。然而當時臺灣的蘭花雖然已經樹立高價值的形象,但因為技術上的限制,尚無法量產外銷,造成國際蘭花市場上供不應求的狀況。
   陳文輝洞見先機,敏銳察覺到臺灣的蝴蝶蘭的競爭力,訂立明確的目標,決心將臺灣的蝴蝶蘭推上世界舞臺。不過有了目標作物之後,從雜交育種到選出好的品種,再到培育量產,至少還需要六年的時間,而且過程必須嚴謹,絲毫不能馬虎。臺糖公司向當時已經以鬱金香揚名國際的荷蘭取經,在臺灣打造適合蝴蝶蘭生長環境的溫室。陳文輝則利用組織培養、分子遺傳、遺傳工程等生物技術,開發蝴蝶蘭育種新技術,歷經無數次品種改良,各方面成本控管,終於培育出多樣化並且能夠量產外銷的優良品種,讓臺糖公司順利轉型為精緻農企業,也為臺糖公司建立蝴蝶蘭國際品牌。
  憑藉豐富的蝴蝶蘭育種經驗,陳文輝成功將原生種兩倍體蘭花培育出花大味香、抗病性更強的四倍體蘭花,並運用「基因轉植」技術移植他種抗病基因到蘭花。有別於傳統種子的有性繁殖,他運用組織培養技術,選擇優良蘭花品種,取其部分組織進行組織培養,無性繁殖出與母株一模一樣基因的芽體,維持相同的性狀,使選育新品種能迅速量化成健康種苗。
  四倍體蝴蝶蘭在花型、花色、香味等各方面表現俱佳,一般二倍體花徑五公分,四倍體則可達七公分,價格又低廉,相當具有競爭力。陳文輝表示近十五年來,臺灣蘭花在美、日、歐等國市佔率都穩居第一。臺灣也理所當然成為世界蝴蝶蘭種苗的主要供應國家,每年創造近四十億元外匯產值。
  陳文輝為臺糖公司奠定國際蝴蝶蘭產業的龍頭地位之後,並未停下推廣臺灣蘭花的腳步。2007年他主編世界第一本探討蘭花生物技術專書《Orchid Biotechnology》,彙整臺灣學界十餘年來的蘭花研究及最新發展,讓世界得以更近一步瞭解臺灣如何以「蝴蝶蘭王國」的稱號享譽國際,2011年,再編界第二本探討蘭花生物技術專書《Orchid Biotechnology II》,行銷全世界,奠定台灣為世界蘭花學術研究重鎮之地位。
  除了讓臺灣蝴蝶蘭在世界嶄露頭角,他對國內蘭花產業的協助也不遺餘力。其中尤以他輔導臺灣蘭花業者功不可沒,藉由本身產學經驗及人脈背景,促成成功大學、高雄大學與臺南縣政府,建立產學合作平臺,進駐臺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由園區提供環控溫室作為大學師生教學及產學合作使用。雖然被尊為「臺灣蘭花之父」,他受訪時仍謙遜表示:「台灣蘭花產業發展的成功是一群人的結晶,不是我一個人的表現。」

人生道路處處顛簸 如何克服才是關鍵

  陳文輝的人生旅途看似一帆風順,其實也曾經遭遇顛簸路段。優良大學成績讓他能在生物系擔任實習助教,在師大結束一年助教實習去服兵役的他,沒想到竟在軍中收到實習成績不及格的通知。原來是被當時的主任藉口刁難、重新評分。如果不能順利畢業,那麼已經考取的臺大植物研究所也必須被迫放棄而改變人生,這一消息對身處軍隊生活壓力下的他有如晴天霹靂。面對此境,他排除萬難,在有限時間回到學校據理力爭,最終仍然順利畢業,這次經歷使他回到大學再次擔任敎授,更加重視為師之道。
事隔多年,再回首當年往事,陳文輝表示:「人生到處是不平的道路,要學習如何去克服,如何分辨對或錯。」可是要克服人生崎嶇難行道路,他要不斷充實自我,從未停下學習的腳步。勇敢地突破困境之後,原本撼天動地的事情,事過境遷,也只不過如芝麻綠豆般而已。總之,雨後才有萬里晴空。
  一如陳文輝常對學生說的話,讓自己保持競爭力,不論遇到什麼困難,都不會被擊潰。陳文輝也藉自己的經歷勉勵師大學生們:「師大為大家樹立老師的典範,在師大這幾年要學習人生處世的態度,本著師大校訓『誠正勤樸』自我要求修身,保持『心要正』的生活涵養齊家,每位校友都是傑出人才,對社會都有所貢獻。

文字採訪:廖婉雅

影音採訪:林爭意、王喆宣

音樂提供:亞洲流行音樂辦公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