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2893人
圖 新聞投稿
2013-04-21
台灣歌劇之父曾道雄導演「可愛農家女」 5月4日雲林縣盛大演出
圖

【音樂學系提供】本校音樂系傑出校友、「台灣歌劇之父」曾道雄,主導演出莫札特11到12歲時創作的童年田園歌唱劇 ( Pastorale -- Singspiel )「Bastien und Basienne」下鄉雲林,5月4日(六)19時30分在斗六市的雲林縣文化處音樂廳演出,邀請雲林縣中南部的校友及民眾,一起來觀賞。

  這是取自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一部田園劇「鄉村魔法家」(Le Vevin du Village),本人依其旨趣,將此劇賦予一個台語劇名「可愛農家女」,並將全劇譯為中文來演唱,鄉土風味十足的對白則用台語來進行,但我們保留神童莫札特天籟般的完整音樂。

  莫札特這部老少咸宜的歌唱劇,有獨唱合唱和芭蕾舞,賞心悅目、曲高而和眾,雖由台北歌劇合唱團南下表演,卻由雲林縣正心中學音樂班的管絃樂團(初一到高二)來伴奏,年齡比當時的莫札特稍大一點,這些純樸認真的孩子們天份很高,我們常用台北的觀感看中南部,希望來看這次歌劇的朋友也多注意這些樂團孩子們在樂池中的表現,一樣讓您歎為觀止。

曾道雄表示,受雲林蘇治芬縣長之邀,他們在農產品特展期間演出這部膾炙人口的莫札特歌劇,意義重大。他是彰化田中人,也曾在雲林土庫念過小學。他答應來雲林演這次歌劇,內心有一份對蘇東啟老先生(蘇縣長父親)的敬意;再者也有點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情懷。這次演出主角,都是國內一時之選的聲樂家,雖是免費招待鄉親,但座位只有一千席,也需要有票才能入場,希望願來接受莫札特樂音洗禮的觀眾,能提早向雲林縣政府文化處索取入場券。

話說 莫札特 這部田園歌唱劇 曾道雄

莫札特這齣歌劇「可愛的牧羊女」,原名為「巴斯第安與巴斯第安娜」(Bastien und Bastienne),它雖有十六、七世紀歐洲的「田園劇」( Pastorale)遺韻,但卻是屬於十八世紀德語「歌唱劇」(Singspiel) 的形式。莫札特於一七六八年夏天創作此劇,當年他才12歲,然後就在安東 梅斯麥爾醫生(Dr. Anton Mesmer)的家中演出,而劇中的第11曲,更是早在他十一歲時就已寫成。梅斯麥爾醫生發表了催眠術以及磁場與精神醫療的相關學說,備受當時醫界的批評,但他卻啟發了後來心理學研究和精神醫學的發展。梅斯麥爾醫生是莫札特父親的朋友。他邀約年幼的莫札特,到他家裡演出這部歌劇,的確功不可沒。

這個獨幕歌劇的劇本,是由奧國作家魏斯凱倫(Friederrich Wilhelm Weiskern)所作,他取材於一個田園劇的故事「巴斯第安與巴斯第安娜的愛情故事」(Les Amours de Bastiem et Bastienne),原作者是一位法國的女演員伐瓦爾夫人(Madame Favart),根據的是哲學家盧梭(Jean Jacques Rousseau)的獨幕劇「鄉村的魔法家」(Le Vevin du Village)所改編而成。莫札特的這齣歌劇於維也納首演之後的兩百周年,我在台灣把它譯成中文來演出。我之所以用「可愛的牧羊女」為中文劇名,是取其劇情的旨趣,而且也較接近國人的語言習慣,尤其當青少年來演唱它時,這個劇名更為適用。

這部獨幕歌劇,在台灣的首演,是在1958年,由我的恩師戴序倫老師,以及陳明律老師和劉謨輝先生,以英文在台北市國際學舍演出的;十年後我推出這本中文版,陸續在國內及香港在東南亞,重演二十餘次之多,這也是國內第一次以中文演唱全齣歌劇,而且從成人唱到青少年,從劇場唱到校園;創下國內同齣歌劇重演的最高次數,可見它廣被接受及歡迎的程度。今年2013,我們雲林農業縣既要演出此劇,我乃將它回歸鄉村田舍的原意,以「可愛農家女」為名,變裝來與鄉親見面。

本齣歌劇原本只有三個角色,但做為普及歌劇教育,它可說是絕好的青少年音樂教材,所以有音樂家唐 偉森(Mr. Don Wilson),將第一首、第九首,和第十六首最後的55小節,配上了合唱,讓合唱團有參加演唱的機會。而本人除了改編劇中的對白(因應合唱團加入),同時也加編了第二首、第四首、第十首,以及第十六首的合唱曲,使得合唱融入劇中份量增加,如此一來可收樂教宏效,二則也能提升演出的戲劇效果。而在樂譜上,我們備有女生同聲三部和混聲的合唱,這次我們採用的是混聲。為了增益戲劇效果,我個人特別還加入了兩段舞蹈,也都是莫札特童年時候的作品:一是他十四歲那年創作的莊嚴歌劇「黑海彭特王:密特里達德」( Mitridate,Re di Ponto )序曲;另一段是他十一歲時,用拉丁文所寫的幕間劇「阿波羅與風信子」( Apollo et Hyacinthus )的前奏曲。但願莫札特在天之靈能諒解我們服務觀眾的苦心,不以為意。

我們也耗資重新製譜,出版這份中文版的鋼琴聲樂譜本,同時錄製鐳射錄音片,以便讓有意演出者,有範本可以參考遵循,使推廣歌劇教學,能更加具體落實。我們在譜本上,附上錢宏洋先生為我們勾畫的舞台設計示意圖(包括立面體,平面及透視圖),我們除了深致謝意之外,也希望這樣能提供各社團或學校演出時,有個珍貴的參考資料。而既然這部歌劇已是屬於全人類的文化遺產,那麼服裝及人物造型也可因地制宜,加以變裝創作設計。

總之,莫札特這齣童年的歌劇作品,不論從聲樂、戲劇或管絃樂的架構上,都堪稱為天才之作。幾乎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它是出自於一個十二歲的孩童之手!但只要我們細心品嘗和分析,亦不難從這齣小歌劇中,找到它與日後「後宮誘逃」和「魔笛」等,一脈相承的語法,這一位神童,在此已逐漸綻開了他天才的花朵。

莫札特 Q & A.
曾道雄老師 談莫札特 廖瑩辰 (音樂 研究生)

廖:曾老師,您常說:莫札特的音樂如同天籟,它對一般人的生活有何影響?
曾:莫札特的音樂特質是既高貴優雅精緻,卻又平易近人。他能化腐朽為神奇,聽莫札特的音樂,將使你如沐春風它就好似一股清流,洗滌著千萬世人之心,他即使在臨終之前,還是為世人譜作天籟般的音樂。
舉個例說:前紐約市長朱里安尼曾依專家的建議,在人跡雜沓、時而販毒鬥毆的中央火車站,全天候用高品質音響播放莫札特的音樂,結果使當地的犯罪率降低了百分之三十三。因為在莫札特天籟般的樂音之中,人要吸毒就覺得氣氛不對、小偷尢其容易失手、不良少年不能在那優雅的音樂中聲嘶力竭的吶喊,更覺得不夠帥勁。莫札特音樂洗滌人心,由此可見一斑。
廖:聽說莫札特十二歲就能創作歌劇,真的那麼天才嗎?
曾:莫札特三歲就會彈琴、五歲作曲、九歲寫交響樂,您說的十ニ歲寫的歌劇是「巴斯第安與巴絲蒂安娜」( Bastien und Bastienne )。但其實他更早時就以拉丁文寫了一齣幕間歌劇「阿波羅與雅辛托斯」( Apollo et Hyacinthus )。雅辛托斯是一位美少年,阿波羅和風神[ Zephyrus ] 都喜愛他,有一次阿波羅教雅辛托斯擲鐵餅,風神心生嫉妒而用大風吹它,鐵餅最後擊破雅辛托斯的腦袋,使這美少年流血不止而死。但雅辛托斯滴滴的血滲入泥土後,便長出一朵朵燦麗的紫紅色的風信子。莫札特譜寫這部歌劇時,才只有十一歲。

廖:曾老師,您可以說名一下,莫札特歌劇中的特殊手法嗎?
曾:莫札特的歌劇中,音樂與戲劇的結合可說是天衣無縫,他的每個樂句,幾乎都隱藏著戲劇的密碼,時隱時現、處處是玄機。例如在「依多美聶歐」的洶濤暴風雨中,他在樂團中用上了四隻法國號,還外加短笛; 而三支長號則只在海神宣示神諭時才出現。
在「費加洛婚禮」第二幕終曲的重唱中,每個戲劇發展的段落,他都設計出不同的固定節奏,聲樂家就依此節奏加入演唱,因此非得有專業素養的歌手才能勝任。
又如「魔笛」中急躁的王子和沉穩的高僧之間的抗辯,樂團呈現出急緩的強烈對比;唐.喬凡尼和老將軍的決鬥,激烈的樂團效果更幾乎讓您見到劍光和火花;而愛好漁色的唐.喬凡尼請來了貴族仕女和鄉村男女來跳舞,藉此獵艷。莫札特同時以宮廷的小步舞曲[ 三拍子 ]和[ 兩拍子 ]的鄉村舞曲,再加上[ 八分之三拍子 ] 作為歡宴之樂,三種不同節奏的「複合拍子」一齊演奏,似乎紊亂,但各角色可依自己的身份選用適當的舞曲來跳舞。莫札特此舉是應劇情需要而非在標新立異,但在十八世紀,也夠「前衛」了的。

廖:2008年的1月,曾教授曾在國家戲劇院指揮和導演了莫札特歌劇[ 依多美聶歐, 克里特國王 ],那是屬於他的那類歌劇?有何特色,為何選此作品?
曾:[ 依多美聶歐, 克里特國王 ]( Idomeneo, Re di Creta)) 是莫札特經典的莊嚴歌劇,2008的一月,我們作了台灣的首次演出。它敘說著木馬屠城後,特洛伊公主的災難與因愛而重生的故事。
如前所述,莫札特有其義大利喜諧歌劇,如[ 費加洛婚禮 ];也有德語歌劇,如[ 魔笛 ],但少人知道他劇力萬鈞的莊嚴歌劇( Opera Seria),而[ 依多美聶歐 ]( Idomeneo),正是其莊嚴歌劇的代表作,它特色是含蓋了多首絕美的詠唱調、吟詠、重唱、合唱,可謂弦歌不斷,有如成串的珍珠,我認為這齣偉大的作品,有必要介紹給台灣的觀眾和愛樂者,否則我們對莫札特歌劇的認知就不齊全。

廖:這聽來似乎很重要,可否再進一步說明「依多美聶歐」的歷史定位?
曾: Idomeneo的音樂震古鑠今,其劇情敘及人與神的誓約、父子的親情,以及那超越國仇家恨的刻骨銘心之愛,這齣戲也是莫札特對十八世紀的歌劇論戰所作出的仲裁。事實上,葛魯克(Gluck)揚棄十八世紀前期浮誇不實的歌劇流風,主張返璞歸真的理念,雖費盡心血地用他的重要歌劇作品如 Alceste 和Orpheus來闡釋,但莫札特的這齣Idomeneo,才是真正為Gluck的信念作了最具體性的實踐。 Mozart創作這部曠世之作,世人也才知道他是歌劇作曲家,莫札特本身也因創作此劇而有了自我的覺醒,他不再仰賴大主教的鼻息,乃毅然决然地離開薩爾斯堡,隻神前往維也納去開拓他的音樂世界。

廖:導演歌劇和導演一般戲劇,有何不同,現在很多標榜前衛的導演,也跨界來導歌劇,好像有時演起戲,可以和音樂無關聯?
曾:最近,一些劇場的導演,掛著「前衛」和「跨界」的招牌,走入這個他們完全陌生的歌劇領域,他們為了票房,有時把歌劇藝術扭曲成譁眾取寵的玩意兒,嚴重地傷害了偉大藝術最珍貴的本質,這就如同一個人心血來潮,突然聲稱自己是一位前衛畫家,而可肆無忌憚地在莫娜麗莎的臉上塗鴉一樣。
歌劇的真髓在於不朽的音樂,這就何以你沒看到舞台場景,只聽到CD,也能受到感動的原因。優秀的作曲家會在他管絃樂中,隱伏著複雜的戲劇動機和密碼,人若無能力「讀音樂」,就不大可能破解歌劇音樂中的戲劇密碼和動能。
我們只要忠於歌劇藝術的核心價值,不但不會受到拘束,反而能擁有更多元的機能素材,用以發展出千百種的創新,這是演出者面對莫札特等偉大作曲家,所應承接的挑戰和試煉。

廖: 莫札特的歌劇中,有所謂的「純宣敘」(Recitativo Secco)和「伴奏宣敘」(Recitativo Accompagnato),此兩者之間有何差別?
曾:.宣敘調(Recitativo),不是旋律性的歌唱,它是一種建立在語韻節奏上,有音高標示的吟詠朗敘。一般是用四拍子,如此即使語韻速度自由,卻方便歌手將音節落在重拍之上。「純宣敘」原文應為Recitativo Semplice,也可稱為「乾宣敘」( Recitativo Secco ),因Secco即「乾燥」之意,演唱時一般是由低音大提琴提示數字低音,而大鍵琴必需在調性、聲韻上即興彈奏,一起帶動戲劇的進行。
「伴奏宣敘」又可稱為Stromentato,則是以樂團來「伴奏」進行,所以稱為Recitativo Accompagnato。它通常以絃樂組來呼應歌手,功能要比「純宣敘」更戲劇化,但因為速度和節奏變化起伏很大,有時低吟,有時類似雄辯,指揮需在心裡與歌手一齊呼吸吟唱,才能緩急默契,融為一體。

廖:莫札特在歌劇中象徵愛情時,常用到豎笛單簧管( Clarinet),我們甚至可聽到詠唱曲中,還加入了單簧管的獨奏?
曾:單簧管或稱豎笛( Clarinet),是在1780年代開始,才真正常用於管絃樂團中,靈敏的莫札特在他譜作第31號交響曲 [巴黎:KV 297]時,就已展示了這個木管樂器的傑出功能。單簧管的音域很廣,可以由下面的蘆音一直爬升到明亮的高音。莫札特第一次接觸到單簧管這項樂器時,即十分喜愛,1781他認識單簧管演奏家Anton Stadler,之後就成為好友,莫札特曾為他寫了膾炙人口的A大調單簧管協奏曲。莫札特認為單簧管的音色優美而富柔情,因此常用於歌劇中象徵愛的意念,後來也就成了傳統,但他早期的歌劇並未能用到單簧管,例如在 Bastien und Bastienne 的管樂中,就只有長笛、雙簧管和法國號。
莫札特在後期的莊嚴歌劇「狄多王的仁慈」中的第9曲,他用了加鍵單簧管(Basset clarinet),為反串的女中音角色Sesto作助奏。另外在第23曲,他再寫了一首以巴賽管(Corno Bassetto),為女高音Vitellia來助奏。
巴賽管可說是現代單簧管Clarinet的前身(inF)。莫札特在此似乎有意表現出單簧管家族中,兩項樂器的傑出功能,也確實讓人賞心悅目,歎為觀止。

廖:莫札特的一生,真的那麼窮苦潦倒嗎?
曾:莫札特主要的收入是受委託創作出版作品、演出、家庭音樂會,以及私人授課。大部份這些經濟支持來源還是貴族。因此當奧匈帝國與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打仗時,貴族領軍上前線,莫札特的經濟情況就陷入困境。
另一方面也因為莫札特夫婦不但不善於理財,而且希望過得較豐盛體面的生活。他喜歡撞球,也養過花費不貲的馬車,太太則熱衷於開宴會,有時通宵達旦。最後,他們也曾一度努力把債務還清,但一放鬆又赤字攀升,有時還得接受「共濟會」會員的接濟。嚴格說來,莫札特晚年是貧病交加,但主要還是因為平常入不敷出。

廖:在「阿瑪迪斯」的電影中,有個「共濟會」歃血誓約的場景,請老師簡單介紹「共濟會」。
曾:共濟會(Freemasonry)約成立於1717年的倫敦,然後逐漸向歐美各國擴張,成為當時最大的國際秘密組織。它的主旨在傳授與執行其互助綱領。其源起可溯及中世紀的石匠和教堂建築工匠的分會。後來教堂建築行業沒落,他們才開始接受榮譽會員,並受啟蒙主義影響,以「自由、平等、友愛」為理想,成為世界市民主義的友愛組織,認為「世事盈虧,唯賴人類智慧與美德可加以彌補」,因此吸引了當代眾多知識份子的加入。除莫札特之外,海頓、哥德、伏爾泰、加里波的、美國的華盛頓、傑佛遜、富蘭克林都是共濟會成員。
但這個強調守法、慈善和互助的團體,因參與義大利統一戰爭與法國大革命,使當時君權國家政府戒慎恐懼,而不得不轉為秘密組織。
後來共濟會分化為非宗教、反神職主義以及自然神教主義兩大潮流。但有些分會歧視猶太人、天主教徒和有色人種,而盎格魯撒克遜諸國分會,多為白人新教徒,也受人指責。現在即使在美國費城中心,仍有共濟會寺院建築。而莫札特的「魔笛」,雖以波斯「袄教」(Zoroaster一劇中大祭司Sarastro名字之由來)為基礎,但也隱約提示到共濟會的教條。

廖:傳說莫札特是被人謀殺的?
曾:人們常聽說莫札特之死,是沙里耶律下的毒,因為這樣看來會較戲劇性,也可對這位天才的早逝,賦予更大的同情。俄國詩人普錫金就曾根據這個傳言,寫了一個「莫札特與沙里耶律」的短劇,並由雷姆斯基‧高沙可夫譜成獨幕歌劇。這齣歌劇於1994年在台北市,曾由聲協製作,由我指揮,陳榮貴、陳思照、袁長穗、丁晏海等人演出。
莫札特的真正死因,在現代醫學研究下,結論是死於「風濕熱」(rheumatic fever)。事實上,莫札特幼年隨時父親長途旅行,奔波演奏,身體就較虛弱,有一次在途中,姐姐感染猩紅熱,又傳染給莫札特,差一點斷送兩個小孩的生命。及長,莫札特的身體實在也肩不起天才及現實生活的重壓,才以三十出頭的英年早逝。
除此之外,莫札特的心理因素也佔有重要原因。他天緃之才,心靈有如明鏡一般,對一切有形無形事物的感應特別敏銳。例如他到義大利,馬上能認知義大利的歌劇形式,到巴黎,馬上洞識配器法中絃樂組聚合的效果(coupe de l’arc),一看到單簧管,就能把這個樂器的功能充份發揮。在維也納的巴登(Baden),看到人家在玩大氣球,就把它運用為「魔笛」中三仙童在空中飘遊的音樂意象。因此,當那「灰衣人」神秘兮兮地敲門來請他譜作「安魂曲」時,莫札特的心靈一下子就被「沖到」,認定那是死神的使者前來「徵召」,那種杯弓蛇影的心緒,一直纏繞到他生命最後的日子。

廖:最後請曾老師以指揮、導演和教師的身份,向來有意欣賞歌劇的人,簡單說幾句話。
曾:古典音樂不是消費品,歌劇是一種偉大的藝術型態,它結合了文學、戲劇、燈光、造型藝術與音樂,尤其是聲樂。它是一種真善美的永恆藝術,如果流行音樂是五光十色令人目炫的霓虹牆,古典音樂則是墻後的宏偉建築。即使你聽到莫札特這齣Bastien und Bastienne的童年歌劇,你仍可領受到這位天才天籟般的樂音與戲劇的美感。你一旦進入他深邃崇高的歌劇藝術殿堂,你將受到莫札特天才的洗禮,擁有無以倫比的精神財富,足以豊富你與家人的全部生命。
莫札特的名字叫「阿瑪迪斯」[ Amadeus ],意即神最寵愛的人。莫札特天籟般的音樂若是他得自於其上帝的恩寵,而你有緣接近他,這位音樂神童今天也就會選擇你,做為與他共享天恩的伙伴。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