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第一份工作�王金平用愛感化 尹衍樑跪謝

【王紀青、王昭月整理】 我是台灣師範大學的「新數學」科班生,那屆畢業生有一百五十人,都被建中、北一女等名校找光光,我拿到高雄女中聘書,當時校長是薛珮琦。

彰化教太保學生

那時彰化進德中學也在找「新數學」老師,我在台南一中的導師欒澤秋建議我去進德。我跟老師說,我才剛到雄女,必須薛校長同意,我才能走。當時薛校長同意了,因此我改到進德教書。

進德不是普通的學校,當時收很多太保學生。我會想到進德教書,是為了回報南一中老師的恩情;其次我父親曾在員林開店,彰化就像我的第二故鄉。

和學生打成一片

進德中學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教高一,我和學生年齡差不到十歲,我愛打網球,好動的同學認為我很「陽光」,比較容易親近,而且我相信:「我教得好,學生功課就會好;我對他們好,學生自然也會對我好」。

記得我那班班長是尹衍樑(他現在是潤泰集團負責人)。有天他跑到我宿舍說:「我和人打架,肚子被劃一刀」。我發現這孩子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當場板起臉孔罵:「衍樑,父母對你期待很高,你不認真念書還被人打傷,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有毀損就是不孝,你非重新做人不可。」

不用記過管學生

這番話打進他心裡,他向我承諾,一定改過。我看他有所覺悟,答應不會報告學校,否則他一定少不了記過、關禁閉。事後,他真的不再逞勇鬥狠。

對衍樑來說,他被老師的愛感動,從此發憤圖強,高二時插班進成功中學夜間部,一路念到台大研究所,現在事業有成,有一次他請我吃飯,當場下跪「謝謝王老師」,嚇我一大跳。他與客戶做生意,口頭約定勝於一切,我想跟這些成長過程有關。

重承諾孩子服氣

又有一次,學校辦露營,當時兩個班排三個導師,兩名年長導師都不願帶隊。我想帶學生透透氣,但也怕孩子搞怪,於是約法「二」章,要大家務必信守承諾準時歸營。學生信誓旦旦,但我放心不過,又叮嚀「君子一諾千金,駟馬難追」,才放膽把學生帶出門。

另外兩位導師說:「你喲,嘸驚死」、「沒人敢帶的,只有你敢」。結果證實,學生全數準點歸營,沒一個毀約。事後我想,師生之間彼此信守承諾,孩子也有尊嚴,自然服你。

體會誠信和圓融

教書的日子讓我體悟到「天生我才必有用」,能做父子、母女或師生、手足,都是因緣具足,一定要珍惜,結善緣才能相互扶持、相互成就。

當年我教書只有短短一年,之後就轉行了,不過那一年我回報了高中老師的恩情,我和學生互動誠信,這些歷練,後來都影響我在商界、政界要重情義、重誠信和求圓融的信念。

(王金平口述,王紀青、王昭月整理)

 
資料來源: 聯合報/A6生活 報導日期: 2009-07-05 點閱人次: 121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