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當個有品的牧羊人

【林振春】

教育部推出台灣有品運動,立刻被輿論批評為新生活運動復辟,教育部長也趕緊改口。台灣社會不斷上演此類劇碼,徒然喪失理性論辯的機會,我們還能虛耗到幾時?有品運動對當前社會究竟有任何意義嗎?

面對大陸的經濟崛起、面對全球化的浪潮,台灣將何去何從?人類社會的巨輪不停的向前滾動,歷經游牧社會、農耕社會、工業社會、資訊社會,更大步邁向知識社會、創意社會、永續發展的社會。移動科技加速全球化的進展,也突破了國人被綁在國土的迷思,這就是鮑曼(Zygmunt Bauman)筆下的第一世界居民,居住在時間裡,空間對他們不再重要,因為每個地點都是瞬間可及;相反的,未具備移動力的人,他們被稱為第二世界的居民,居住在空間裡,被綁在特定的地點,時間對他們輕如鴻毛。

因此,對第一世界的居民來說,國家的藩籬已經解除,他們與他們的商品或金錢一樣,四海為家,且到處受歡迎;對第二世界的居民來說,這個世界充滿了藩籬,國界如天界般難以高攀,就是同一國界內的空間也充滿隔離和高牆,難以越雷池一步。

我將第一世界的人稱為牧羊人,第二世界的人稱為羊,牧羊人將全球視為牧場,將羊群放牧到世界各地。台灣人的未來是牧羊人?還是要被放牧到全球當台勞?

而全球化之後,恐怕將剩兩種人,不是中國人與台灣人,而是牧羊人和羊。這兩者區別何在?首先是對產品消費的偏好不同,牧羊人重視產品的品質、品味、更強調品德;接下來是產品製造的水平不同,牧羊人重視所製造產品的品質、品味,更重視製造過程的品德;最後是牧羊人本身的修養,才是有別於羊的品牌競爭力。

品牌競爭力的三大支柱,來自後資訊社會的三大發展趨勢,一是知識經濟時代對於知識創新的要求,並且希望能將知識轉化成經濟發展的動力,因此產品的品質要好,就得保有知識的領先。二是創意社會來臨對於創新獨特的偏好,並且希望開發創意產業引領新消費風潮,因此產品的品味要高,就得提升藝術美感的涵養。三是永續發展社會對於地球環境和資源的保護意識抬頭,並且希望將綠色有機環保的原則在產品製造過程中加以落實,因此產品的品德要好,就得培育地球公民的理念。

從全球化的觀點尋找台灣的方向,當然是培育台灣人成為有品牌的牧羊人,台灣自然成為有品牌的社會。只要是台灣出品,必屬良品,無論是所生產的製品、所提供的服務、所培育的人民、所生活的環境。

筆者認為,教育部想培育有品的台灣人,可以將重點放在三大主軸:一是做事有品質,專業知識就必須不斷創新,台灣還沒進入知識社會,應該思考如何擺脫知識代工的困境,建構台灣本土的知識體系。二是生活有品味,藝術美感的涵養與獨特創意的激發乃是核心,台灣還沒進入創意社會,我們的生活跟隨歐美日流行文化,如何減少崇洋媚外,尊重多元價值,容忍異己,重建台灣本土文化的信心,乃是必須面對的課題。

最後是行為有品德,地球公民與利他精神缺一不可,台灣人的環保實踐和國際回饋行動方興未艾,已經為台灣人在國際上的聲望塑立良好口碑,如何普及到每一個國民,教育部倒要構思具體可行的策略,才能顯示教育部已經具備品牌社會的要求。任何的政策發布或運動倡導,都能符合品質、品味、品德的要求,再以此三個標準,與全台灣人民共同邁向品牌台灣的願景。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社教系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報導日期: 2009-07-03 點閱人次: 45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