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九二共識 不能再模糊下去

【范世平�台師大政治學研究所教授(新北市)】在課堂上,當我向同學說明九二共識對於兩岸關係發展的重要性時,有一位同學雙眼茫然的問我,「為什麼一個我還沒出生前的東西,可以決定我的未來?」

 九二共識,一個在這場選戰中出現頻率最高的名詞,卻是「共產黨不說清楚,國民黨說不清楚,民進黨清楚不說」的情況下,成為「最沒有共識的共識」。如果在一九九二年,模糊是當時兩岸關係發展的必要條件,時至今日的廿年後,還能繼續模糊下去嗎?

 國民黨始終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共產黨迄今只承認「一個中國」,對於是否承認「各自表述」,則語焉不詳。十二月十六日賈慶林曾公開表示「一九九二年,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也就是今天人們稱之的『九二共識』」,他雖然提到了「各自表述」的概念,但「各自表述」的實質內容為何,卻仍然是「不說清楚」。

 也因此,當國民黨不斷提出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時,就「說不清楚」究竟各自表述對岸接不接受,只能以大陸今年最紅的一句話:「反正我是信了」來一語帶過,這正提供了民進黨批評的藉口。另一方面,台灣在經過多年的本土化教育後,許多民眾認為「中國」是另外一個國家,自己也不認同是中國人,其中特別是年輕族群,所以所謂「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大中國」概念,也實在是一時「說不清楚」。

 至於民進黨,則是立場清楚地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只談空洞的台灣共識。這種「清楚不說」的態度,讓外界對於蔡英文如果當選後的兩岸關係,產生高度的憂慮。

 因此在大選之後,不論是哪一個政黨當選,對於九二共識的實質內容,台灣內部與兩岸都應該進行深入的討論。如果到了二○一二年,我們還在討論一九九二年時那個共識究竟存不存在,一方說有,一方說無,是既浪費社會資源,又缺乏實質意義;如此虛耗下去,下一次的總統選舉,九二共識仍會成為一個毫無結論的辯論議題。而兩岸之間若無法對此進行討論,則兩岸關係要持續推動也會遇到相當的阻礙。

 因此選後,不論哪黨執政,朝野應該儘速召開「國是會議」,從歷史考證面、政治現實面、社會認同面、對岸態度面與國際觀感面,討論出九二共識的實質內涵,成為台灣內部的共識。另一方面,以此與對岸進行討論,尋求雙方可以共同接受的九二共識實質內容。最後,再經過立法院的同意,使其具有最新的民意基礎。讓這個九二共識的爭議,能在廿年後停止,以減少不必要的內耗,這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然而如果台灣內部能夠凝聚出清楚的九二共識,但對岸悍不接受,或仍只是堅守過去那個「不說清楚」的九二共識,則只會讓台灣民眾對於大陸產生更大的憂慮,對於兩岸關係的發展更是毫無幫助。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7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1-12-28 點閱人次: 67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