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主辦世大運的時代意義

【程紹同】 台北市成功獲選為二○一七年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舉辦城市,這將是台灣繼二○○九高雄世界運動會及臺北聽障奧運會後,有史以來所主辦的最大型國際運動賽事。可惜隨著總統大選的逼近,申辦成功的新聞受到國人的關注有限,孰不知透過舉辦大型國際運動賽會的方式,早已成為世界各國政府形塑「國家品牌」,展現整體形象與軟實力的最佳平台,其大型國際運動賽會的執行力更已成為全球競爭力的新指標。

 根據二○一○年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發布全球國際十大城市排名榜,依序分別為美國紐約、英國倫敦、日本東京、法國巴黎、中國香港、美國芝加哥、美國洛杉磯、新加坡、澳洲雪梨及南韓首爾。其中每一個國際城市均有成功舉辦大型國際運動賽會的共通特性,而倫敦 (二○一二年奧運主辦城市)、新加坡(二○一○年青年奧運主辦城市)更榮獲第五屆國際運動賽會管理大會運動城市獎及最佳運動城市,足見運動已成為評比國際城市的一項重要指標。對於台北市而言,這是百年難得的際遇。然而未來所需投入高達三百多億台幣的經費,是否又會像《夢想家》音樂劇淪為政客們的口水戰?筆者長期研究大型國際運動賽會管理及運動產業經營,覺得有必要說明。

 二十一世紀大型國際運動賽會之舉辦效益廣泛多元,現已成為現代先進文明國家帶動社會全方位發展之重要活動。包括傳統的政治功能 (如強身強國與民族意識的凝聚與提升等國家政策目的)、經濟功能 (如增加就業機會、帶動城市建設、促進觀光發展等)、社會功能( 如促進親子關係、強化社會規範與促進族群和諧等)、文化功能以及休閒娛樂的功能等。

 申辦各項國際運動賽會所代表的涵義及所產生的龐大效益,與世人息息相關,實已成為人類史上的重大事件,影響國家社會深遠。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及國際奧會主席雅克羅格於二○○九年奧林匹克大會演講中,均闡述運動的影響力,強調透過運動的力量,可以讓人類的明日世界變得更加美好。國際間已興起一種以運動概念詮釋新一代都市開發轉型的案例,來打造運動城市。

 例如二○一○年廣州亞運會,廣州市舉辦此項國際賽會除了提升運動風氣外,也透過大型運動賽會帶動城市轉型,並藉此進行造鎮計畫。「亞運城」的興建經費高達一千兩百多億元人民幣,基礎設施興建與改善高占總經費九○.八三%(包括地鐵建設、城市道路、橋梁和基礎設施環境綜合整治、工業汙水治理等經費)。二○一四年南韓仁川亞運會亦以仁川港新市鎮概念來承辦該賽會。釜山則藉由二○○二年亞運會之成功主辦,促進其城市的再造,並在亞運會後繼續申辦世界大學運動會。

 近年來亞洲各大城市無不積極爭取主辦大型國際運動賽會機會,其中以南韓的企圖心最為旺盛,其具體成果除了展現在經濟上,亦反映在二○○八北京奧運會及二○一○廣州亞運會的獎牌排名(皆已超越日本),已穩居亞洲二哥的地位。而二○二○年奧運會申辦候選城市南韓平昌便名列其中。

 台北市成功獲選舉辦僅次於奧運規模的世界大學運動會,將可為台灣在國際體壇寫下光榮的一頁。然而,我國舉辦大型國際運動賽事的經驗有限,現代大型國際運動賽會規畫與執行工作的複雜性、困難度與耗時性卻是超乎想像的。筆者盼望台北市能夠以國際運動賽會管理之專業操作模式進行相關規畫的執行,朝野應當捐棄成見與私利,共同支持世大運的籌備工作。只要上下一心,全力以赴,相信台灣一定可以振翅高飛,與其他舉辦亞奧運會之主辦城市並駕齊驅。

 (作者為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1-12-01 點閱人次: 106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