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我是兩千公里以外的「聯副作家」
【聯合報╱馮傑】北中原到台北飛行距離兩千公里,我走了二十年,有的人走五十年甚至一輩子。道路雖遠,我卻自以為能攀上一個「聯副作家」頭銜。

 二十多年前,我和另一位已逝的蜀籍作家瘦谷在河南獲獎,《聯副》上就發文訊消息,稱我們是「聯副作家獲獎」。

 今年一個台灣文化團來鄭州,作家季季女士對我說:台灣兩大最著名副刊《聯副》和《人間》,都是你們河南人辦的,她指的是瘂弦和高信疆。

 在中國當代報史上,《聯合副刊》是最優秀的副刊之一,它團結了四海之內華文作家。廣博,獨立,豐富,可讀,雅致,體現了副刊精神,有緣的是,三任主編我認識。我經歷三任主編:瘂弦、陳義芝、宇文正,都留下溫馨的文學之憶。

 瘂弦把副刊精神推向極致,退休後,去年自加拿大來中原,在河南文學院為他組織的一個座談會上,他對我說:「我不是一個成功的詩人,但我是一個成功的報人。」這裡有自信,可見對《聯副》他傾注了精力和感情。

 我至今還保留著二十年前陳義芝給我的來信,二十年後,在台北師大一個深夜,見到下課的陳義芝,那時他離開《聯副》在師大任教。是兩個詩人的夜晚。第二天他到東部花蓮,我去北部淡水。

 在台北我專門去找在航空信封上熟悉的「忠孝東路四段555號」,我見到「美編」(應是美女主編四字的偷懶縮寫)宇文正。這位優雅的「宇文大帥」關切問我創作近況,我就如實回答:畫畫,喝茶,玩物不喪志。她半是熱嘲半是冷諷告誡我:「你這麼早就想當名人雅士了?恐怕有點太早啦。」話外音是鼓勵我不要遠離文學。她從容地把《聯副》又領入一場繁花似錦的春天。

 二十多年裡,我和《聯副》的大多編輯通過訊息,田新彬、林煥彰、楊錦郁、王開平、吳婉茹、王盛弘(一定有我漏掉的),他們都費心精心編過我的拙作。

 在台北,張默先生邀請我出席的《創世紀》五十年頒獎宴會上,在座是幾位詩社「大老」:碧果、辛鬱、丁文智、辛牧等。我看到一邊竟坐一「英俊少年」,一問,恰是《聯副》編輯林德俊。

 這位同行小詩弟對我謙虛說:上大學時就讀你在《聯副》上發的作品。

 我立馬臉紅了。

 
資料來源: 聯合報/D3.聯合副刊 報導日期: 2011-11-30 點閱人次: 81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