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人間百年筆陣 --歡喜做,甘願受!

【作者:楊朝祥圖】日昨,台灣師大舉辦「新世代的大學定位與價值」研討會,北部某私立大學校長以「大學學術專業的現況、挑戰與前瞻」為題演說。他提到九十一年交通大學在半個月內有三位教授過勞死、九十四年大陸北京清華大學也有兩位年輕教授在短短的四天內相繼過世。而他自己的學校自九十三年以來,共十六位教授得重大疾病,十四人罹癌、兩人心肌梗塞,其中八人因重大疾病而死亡、兩位今年過世,死因大腸癌、乳癌。過世老師都正值壯年,推測和壓力脫不了關係。他語重心長地說,大學被指標化,已經出現一個過勞死的學術界。

 現今大學與過去有極大的變異,早期的老教授,一本發黃的講義可以多年不變,講了又講,只要上課的時間準時上課,升等時寫一篇論文,就可高枕無憂,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曾幾何時,大學校園的風氣完全改觀,現今大學教師有升等的壓力,許多學校都訂有「六年條款」、「八年條款」,若不能在預定的年限升等,就只有走路一途。另一段時間之後尚須通過學校的評鑑,無論是教學、輔導、研究、服務樣樣需要計分,樣樣要符合規定。而最頭痛的莫過每學期所教的科目須經過學生的教學評量,要求嚴格,學生可能打低分,若不嚴格要求,學生學習沒有成果,又與講求「學生學習成就」的趨勢不符,難以通過學校的審查。

 校內的要求已難應付,外在的壓力又紛至沓來,先是教育行政機關的評鑑,校務要評鑑、學門、系所要評鑑,學務要評鑑、輔導要評鑑,零零總總的評鑑總數達四十餘種,光是準備書面資料就是一件浩大工程,而準備評鑑程序、接待、簡報,更是忙得雞飛狗跳。

 另一個折磨則是爭取研究計畫,無論國科會、教育部或其他部會,在經費僧多粥少的情況下,競爭之激烈自不在話下。而近年來逐漸侵襲的「少子女化」浪潮,也給教授們帶來極大壓力,要提升教學品質以招徠學生,建立特色以吸引家長的青睞,甚至部分學校對老師尚有招生「配額」的規定,若無法達成,聘書將成為問題。

 在資源日漸缺乏,學校數目急遽增加,生源逐漸枯竭的情況下,前段大學爭排名,教師研究壓力大增;中前段大學爭資源,申請專案計畫經費的壓力只增不減;中後段大學爭生存,教師教學壓力大增;而後段大學爭苟存,沒有學生,當然學校就不能永續經營,招生是這類學校教師最大的考驗。

 然而,雖然大學教師壓力大增,仍是當前最夯的行業,多少的年輕博士想覓一大學教職不可得,而大學教師的薪資待遇與社會地位亦是大家最欣羨的。更重要的,在研究之餘,若能創新知識,在教學之餘,能培育優良的教師,那種成就、那種欣喜,亦不是其他的專業領域所能相比擬。

 壓力,哪個工作沒有壓力,大學教師有壓力,醫師、工程師、企業家,乃至保全人員,通通都有壓力,導致「過勞死」的案例逐漸增加。壓力是負責的表現,但如何紓壓考驗功力。通常外在的壓力尚易解決,最沉重的莫過於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如果內外壓力夾攻,又苦無紓壓管道,豈能不被壓垮?聰明的教授是否可參透這個道理?既然選擇了大學的教職,也有幸成為學術領域的一員,「歡喜做,甘願受」應是正確的態度。

 
資料來源: 人間福報/ 報導日期: 2011-11-28 點閱人次: 69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