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師大夜市的下一步,認清事實──師大人的觀點

師大學生范綱皓】師大讀了4年,師大夜市是一個多元發展蓬勃的夜市,人聲鼎沸,卻不到「摩肩擦踵」的程度,各色各樣的小吃攤、餐飲店、小飾品、服飾店……充斥其中,一直很開心能夠就讀一所生活機能極佳的學校,當時,師大夜市的整體發展基本上還是相當融入居民與學校的社會紋理。

 最近,師大夜市居民,發起「還我寧靜家園」遊行,抗議近年來師大夜市的擴張,所造成的環境污染與生活品質之下降,目的是希望台北市政府能夠有所作為。遏止「非法」商家持續擴張,還居民一個安寧的「住宅」空間。

 生活在師大的學生呢?我們當然能夠感受到資本主義追逐利益商業模型的強大驅動力入侵,從一家一家的小吃店告急關門,一卡車一卡車的人群湧入消費,這中間,當然抵擋不住投機客跟地主的可能性計算,於是這一大片的土地,逐漸地從使用方式決定地租,轉變成地租決定土地使用方式,負擔得起的產業就進駐,不適合者就因為負不起地租就轉往他地,另尋可供壓低成本獲利的地方。這扎扎實實地是資本主義競爭,不適者淘汰的邏輯。

 或許有人說這沒有錯,因為當初居民也是著眼於觀光的發展,雙手敞開歡迎夜市的擴張,里長與其他包含媒體、政客、地方菁英的成長聯盟也樂見其成,甚至政府也默許了這樣的發展,大方地將師大夜市這塊招牌,放進了官方觀光景點的推銷行程之中。

 居民發起的自救活動,希望可以透過政府的介入而改善,但他們卻忽略了夜市發展於台灣都市的幾項事實。

 在法令產生之前,台灣未曾有所謂分區管制的概念,發展中國家城市的模型就是都市化引起的城鄉移民,造成都市成長之後空間不足的住商混合,而日常所需的都市服務是由非正式部門支撐而起,另一方面卻也是都市生活環境品質惡化的來源,非正式經濟與非正式部門就是台灣城市都市特性的所在。顯然我們的政府與其他給予意見者沒有認清事實,所以才會拿土地分區使用管制、消防法規,或是更進一步的都市更新來做為夜市問題的解藥,這些方法大都不能由現實出發,或許能夠解決眼前的問題,但卻無法根本地解決資本與地方兩方拉扯的緊張關係。

 面對開發中國家的都市政治特殊性,筆者將從以下幾點說起。

 第一,土地使用分區管制的出現是後於當地紋理的產生,現在卻要拿「後起之秀」來管制早已存在那兒的生產與社會網絡,猶如愚公移山,更顯示了從美國移植而來的土地使用分區管制在台灣有多麼地不適切。

 第二,消防法規乍看之下似乎有一道曙光,但仔細檢視在師大夜市的攤販就佔了一半,設置消防法規所規定的設備以及為了被合理化成為法定商家的代價,就是提高成本,房東提高租金,成本也可能轉嫁於消費者身上,雖然從法規面下手可以暫緩擴張,但此消彼漲之後,只要有利可圖仍然會繼續擴張。

 第三,從都市更新的整建、維護、重建,從政府與資本家的角度來說,好像是最可行的方式,一方面可以改善市容、增強夜市的行銷力,又可以解決非正式部門造成的都市環境破壞;卻沒有考慮到,都市更新最基本的推動力是著眼於更新後的價值,房東定會水漲船高,任何地方都一樣,只要地租飛快地升高,只要奉行於資本主義的產業通通都會吃了閉門羹,到時候,雞排店、豆花店、飾品店、飲料店、小吃攤……通通都進不來,誰進得來?星巴克、麥當勞、LEVI'S、漢堡王……現在是不是就有點這樣的趨勢了呢?全部都成了一個個的複製品,到時候,就真的可以成為那些居民口中「台北人、中產階級、男性」的良好「住宅」,輔以他們想要的商業進駐。

 如果政府執意要做,除了會扼殺了社會活力,在台灣剛崛起市民社會的力量也會遭到濫用與扭曲。現在的我們,不相信資本,也不相信政府,市民社會在台灣的都市應該被視為具有主體性的規劃過程,去引導政府,我們的都市空間應該為彼此相互生產的過程,這不僅是規劃的過程,更是政治的過程。因此市民社會的需求,希望政府有魄力地凍結、限制土地發展,遏止失控的土地價格飛漲,並輔以柔性的政治介入與協調,之後才能獲取各方意見好好地談。著眼於師大夜市發展利益的人把「地方」的概念打開了,成為了流動的、開放的地方,現在該是劃界的時候,關閉起「地方」才能談政治性的塑造課題。

 我們要吃便宜且多元的小吃,而不是吃昂貴的「衣服」。

 而師大夜市的下一步,就是得確實的認清事實,矇著眼什麼都看不到,要如何解決各界的需求?

 
資料來源: 台灣立報/ 報導日期: 2011-11-11 點閱人次: 109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