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大學生宿舍 戒嚴從未消失(董泓志)

 近來,大學宿舍問題頻傳,上個月,東華大學才因宿舍工程延宕,要求學生入住「工地」挨轟。近日,政大因宿舍整修,強制搬遷學生761人、並收取高額住宿費,一學期竟高達3萬3千元,無法接受者則取消住宿資格。昨日,台師大厲行宿舍環境整潔檢查,統一各寢室的鞋子、掃把、雨衣等用具的擺放方式,並以扣點順延住宿資格作為威脅,校園中的「坐牢」、「戒嚴」想像再次浮現。何以學生宿舍問題會不斷上演,其根本原因究竟是什麼?

 承襲自戒嚴時期的家父長治校模式,在經過轉型正義後,傳統「土皇帝」的作風容易遭受校內教職人員的抗拒和質疑,如各校的校務會議經常成為校長與教師代表角力的場域。然而,這樣的家父長治校傳統,並未隨著轉型正義或校園權力結構的改組而消失殆盡。反之,家父長的思維成為一種更細緻的規訓權力,朝校園中較為內部、隱匿、缺乏公共關懷的面向滲透和擴張。如從學務會議中「獎懲辦法」的審議和制訂,到宿舍內部公約的直接頒布;從宿舍內部成文的公告,到不成文的規則和慣例。不難發現,層級越低的宿舍規範,其規訓權力的施展越全面且淋漓盡致,且越不易受到社會輿論的挑戰和監督,但這些規則,卻全面約束學生在私領域中的生活。

 濫權嚴懲逼生就範

 根據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對各校宿舍公約的觀察,慈濟技術學院的宿舍公約便有「非就寢時間(包含午休、盥洗),嚴禁躺在床上休息」、「上午7:30至10:10時段嚴禁逗留宿舍,身體不適者請至校內健康中心休息,此時段無排課的同學請至圖書館或教室溫習課業」等令人「嘆為觀止」的規訓條文,這種「白天不可待在宿舍,未就寢時間不可躺在床上」的條文,已難以用正常的官僚理性來理解。台師大雖以「宿舍整潔」、「防止火災」為由厲行環境檢查,但卻不考量宿舍老舊狹小、一寢擠6人的環境限制,反倒以規訓權力來解決結構問題,認為一紙公告便能依賴懲罰迫使學生就範,無視於改善宿舍整體環境的需求,也是種規訓權力的延伸與濫用。
當前校務會議只有十分之一的學生代表,學務會議、行政會議等重要一級會議,學生多半只能列席或是根本無法參與。在此條件下,在新政策底下受到最大傷害的自然非學生莫屬,更遑論宿舍作為一個對學校教職人員來說不痛不癢的場所了。因此,宿舍政策的訂定,非常容易排除掉學生利益,出現武斷、片面的結果。今年9月台師大、成大、政大的宿舍費分別調漲,台師大更不顧學生反彈決議連3年漲價;日前政大強制搬遷學生7百多人至昂貴的新宿舍,無法接受則喪失住宿資格,處處可見出學生面對不利於己的行政決定時,缺乏杯葛和談判的籌碼,只能聽學校處置。
 學生宿舍是實踐的校園人權,面對校園中的規訓權力及不對等的權力關係,我們要求教育部發布行政指導,督促各校重新檢討侵犯學生權利的宿舍規範,其次,落實宿舍作為由學生自主管理的場所,不得由學校片面、武斷地更改宿舍政策,舉凡宿舍拆遷、費用調漲、規範的訂定及修正,須經公聽會的討論獲得學生代表同意後才能實施。校園中的規訓權力無所不在,但各校的主事者也別忘了,哪裡有規訓,哪裡就有反抗,在一次次的反抗中,也是學生瓦解規訓權力與提升學生力量,扭轉地位的契機!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一年級學生、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成員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6 , 論壇 報導日期: 2011-10-17 點閱人次: 70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