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政治放兩邊 藝術擺中間

【何康國、王友輝(前者為師範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所長、後者為劇作家)】

 貴報何榮幸先生〈陳澄波、蔣渭水之重現〉,在此特予說明。

 陳澄波在二二八事件受難時雖是議員,但他主要的身分是藝術家、是藝術教育推動者,這是我們製作本劇的原因。因此在劇本階段即希望以「藝術」的觀點鋪陳,不刻意討論二二八政治事件、但也不迴避歷史的敏感話題。

 澄波之所以成為澄波,是因為他留下的作品,是他的藝術生命讓有形的生命化為無形的永恆。政治,是造成他早殞的原因,卻不是我們認識他的結果。做為藝術創作工作者,因為體認這點而選擇了音樂劇《我是油彩的化身》劇本的創作方向,以及澄波先生生命過程中的點滴,或許筆力不夠成熟不夠深入、或許不能滿足所有人的各種想像,但,請不要臆測創作者的初心。讓評論的人去看看劇中〈玉山積雪〉的歌詞吧,那應是最貼切的回應。

 戲劇要重現本土人物已屬不易,加上政治議題、部分有心觀眾的期待,能滿足所有觀賞者殊屬不易。但是凡我藝術界者,應以藝術看藝術,就能把戲看得更清楚。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6版 報導日期: 2011-10-13 點閱人次: 59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