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銅像移除 ≠ 威權消失

【 謝易澄】楊宗樺先生昨天於貴報投稿〈為台灣師範大學鼓掌!〉一文,提到矗立在師大校門口的蔣介石銅像,近年來成為學生KUSO的對象,並認為在民國百年將其搬離門口,具有某種「激進」意味。然而,我們身為今年師大四六事件紀念活動主辦單位,有著不同的見解。

 我們認為若要達到反省歷史,擺脫威權的幽靈,不是單靠移除銅像就能達到。必須不斷地針對校園中的威權象徵進行爭辯、生產論述,才能讓整代的青年進行反省。例如,楊文中提到的四六事件紀念活動。我們之所以紀念四六事件,是因為絕大部分的師大學生,都不知道師大曾經有這樣一段悲痛的歷史。自一九九五年師大人文學社與台大社團發起平反後,即使經過監察院調查、教育部向受難者道歉,師大也僅有一次在畢業典禮上追贈學位的儀式。其餘所有的紀念活動,均由人文學社與學生會等學生團體發起,未見校方有任何相關行動。

 身為享有豐厚國家資源投注的年輕學子,我們不應只是自滿於銅像變裝、遷移,就開心地鼓掌。在「民國百年」,主流社會一片慶賀聲中,我們應該要能更具反思性地,從我們身邊開始各種提問。銅像遷移就代表威權消逝嗎?我們認為未經公眾反思,就將銅像遷往他處的舉動,是漠視威權統治對師大校園,甚至台灣社會造成的種種創傷。當蔣介石銅像被移除,這段過去,做為曾經的集體記憶和歷史傷痛,也就這樣被從校園被抹除了。(作者為台師大人文學社成員)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A15 , 自由廣場 報導日期: 2011-10-11 點閱人次: 78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