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姥姥教中文

夏麗蓮母親在台灣師大國語中心任教三十年,教書的經驗已達隨心所欲的境界,也特受外國學生的歡迎,樂得她不知老之將至,活力充沛。但自從父親遽然辭世後,母親也就退休獨居,打牌成了她的消遣。我長住洛杉磯,留她一人在台,真是晝夜牽掛她。由於思念母親,我加入了一個專門幫助年長移民婦女的義工團體,也結識了好些位忘年之交。我發現這些住在老人公寓的老太太們,不會因為語言的隔閡而影響生活品質,反而在公寓裡打牌、唱戲、跳舞,生活過得不亦樂乎,於是我開始遊說母親來美,同時替她申請老人公寓。

 母親終於來美,與我同住了一年,我的那些忘年之交也多成了她的牌搭子,這時老人公寓也有著落。母親後來索性不再住我家了,即便是逢年過節,也得趕回公寓,以免錯過第二天的牌局。

 兒子在高中教英文,老美學生學中文的漸漸多了,但是學校又無經費多請中文老師,於是校長力勸兒子考中文老師執照。兒子八歲來美,在台灣曾念過兩年小學,但離教中文的程度還有很大的距離。他趁三個月的暑假,把他的「姥姥」請出來,九十高齡的家母,重操舊業,教起外孫寫字、聽寫作文,樣樣不含糊,兒子一舉通過三門聽力作文語法測驗,順利取得中文教師執照,直呼姥姥教中文功力高超絕妙。

 侄兒三歲來美,中文幾乎是文盲,等到上大學才發憤學中文,而他的祖母又成了最好的中文家教。每逢周末,侄兒就到母親的公寓報到,伏案聽寫母親朗讀的世界日報,他也能用中文和祖母話家常、品嘗中國菜。大學畢業後,他也因通雙語,順利就業。

 母親在我年幼時,是我家的支柱,到我耳順之年,母親成了我家跨世代的溝通橋梁,她的教導增添我們生活的益處。我是何等幸運能擁有這麼多才又開朗的母親,因為她的智慧和愛心,讓她享有豐富又溫馨的晚年。

 
資料來源: 世界新聞網/ 報導日期: 2011-10-06 點閱人次: 67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