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王金平 以圓融政治手腕著稱的台“立法院”院長
圖

王金平 夾縫中的南天王

本刊記者 張歡 萬靜波 發自台北

我們見到王金平時,他正在“立法院”裏被一群電視記者圍著。他帶著微笑,奮力擠出人群進入會議室,開始錄一段視頻,是講述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理念的,他是台灣民主基金會董事長。

錄完之後,門外的一位年輕女記者大聲說:“院長,今天這麼精神,有沒saidou(化妝)啊?”王金平抬頭揮手:“不會啦,一直都這樣子啦。”(注:這兩句要用台灣腔國語讀)于是,女記者們和王院長都哈哈一樂。

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繼續,王是台灣地區“立法院院長”,這個身材不高的台灣政治家出身南部,以圓融的政治手腕著稱,對人客氣給面子是他的政治風格。

反對者說他是台灣黑金政治的代表、和稀泥的老好人,支持者則說他是有氣度的大政治家,真正理解了民主政治的內涵。

我們採訪的地點也就在這個小會議室裏,房間的裝飾顯得有些陳舊,門上甚至還有些裂痕,從窗戶裏望出去能看到“立法院”開會的大廳,他是那裏的主人。從1999年擔任“立法院”院長以來,他一直連任至今。

“立法院”的門口只有兩個保安,我們大搖大擺地就進去了。“立法院”的隔壁就是“總統府”,看著那麼近的地方,王金平用了一生也沒能走進去,也許以後也不會再有機會了,他曾經離那裏那麼近。

王金平的國語沒有馬英九好,也不如連戰。這似乎是可以理解的,馬英九是外省人,連爺爺出生在西安,而王出生在台灣南部高雄縣,是典型的本省人。

長期以來,王一直被看做是台灣本土派政治勢力的代表,在國民黨內被稱作“南天王”。

陳水扁在競選“總統”時,曾對自己的競選策略有過一個簡單卻毒辣的分析:“本省人占(台灣人口)7成,我只要這7成的7成就夠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同為國民黨大佬,馬英九和劉兆玄都是外省人,吳伯雄是客家人。本省人出身的王金平更具有地區代表性。 理解了這點,也就會對台灣政治很多費解的現象有一個明晰的判斷。

南天王前傳

民國三十年(1941),王金平出生在高雄縣路竹鄉淳樸的一甲農村社區的一個大家庭中,由于從小就面對複雜的人際關系(注:王的父親兄弟六人,是一個大家族),因此養成處處與人為善、注重和諧、擅長溝通的圓融性格。

王金平的父親王科,雖然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卻稟賦企業家的氣度,能精闢分析事理,經營事業更是有聲有色,他教導金平做人謹守“認真”和“誠信”的原則,這也成為金平一生做人做事不變的原則。

農村生活的鍛煉,使王金平的體魄還算強健,讀小學六年級時,已能力擔50斤,在高三那年,更創造了全年級跳遠及三級跳冠軍的佳績,此外在單雙槓方面的成績也表現非凡,以至于學校的體育老師,大力推薦他去考大學的體育系。王金平同時也喜歡打網球,從台南一中打到台灣師範大學,還曾擔任過台師大的網球校隊隊長。

金平在師大數學系畢業後,進入省立彰化進德中學,擔任數學老師,一年後入伍服役。退伍後回到自家開設的食品工廠上班,負責進出口貿易。並在1969年與陳彩樺女士一見鐘情,共結連理。

1975年,王金平被推選為高雄縣工業會的創會理事,進而被選為創會理事長。由于常勤跑工廠,服務到家很快贏得了會員的友誼,也在高雄縣打響名氣。1975年底,地方人士以形象清新具有親和力,公推他出馬參加增額“立法委員”第二次選舉,無心插柳柳成蔭,他以第二高票當選,至今已連任十一屆“立法委員”。

上面這些就是王金平對我們講述的個人成長經歷,很多人以此判斷王金平是“地方派”代表。

在和馬英九競選黨主席時,王金平對這樣的標簽大為不滿:“幾十年了,從‘立委’到黨鞭、幹到副院長、幹到‘國會議長’都這麼久了,都是在中央工作,都是在參與和各部會、和行政院有關的決策和協調,都一直在‘全面’參與‘國家大事’了,哪裏還是只懂‘地方事務’。說我只懂地方,你們說,可不可笑?”

大黨鞭

馬英九在擔任“法務部長”期間,大力打擊黑金勢力,甚至時任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都大為不滿:馬英九是要為了樹立個人威望而幹掉國民黨。1995年劉德華、梁家輝主演的《黑金》對于這一現象有著赤裸裸的揭露(一身清廉正氣的趙文扮演“法務部長”,有慢跑的習慣,最後被迫辭職,這些都和馬英九的形象暗合)。

相比之下,王金平更能和這些地方勢力打成一片。2008年6月,台中地方勢力代表人物顏清標因非法攜帶槍支而被判入獄,這位黑白通吃的大哥級人物在入獄前,王金平專門為他餞行。據台灣媒體透露與顏清標有拜把交情的王金平,那天也不勉強敬酒,拿起麥克風,一口氣跟阿標大哥合唱多首曲子,像《朋友》、《我們都是一家人》。

這樣的事情放在馬英九身上是不可想象的,但這就是台灣政治的現狀。陪同王金平的還有宋楚瑜,他和顏清標合唱的是《你是我的兄弟》。

很難用官商勾結、黑金政治這樣字眼來定義王金平的做法。在台灣,政治人物都是靠選票選出來的,一人一票的機制讓地方上掌握鄉親們票源的“樁腳”成了各方拉攏的對象。

長期以來,王金平都是在“立法院”工作。他以“立法委員”起步,起初擔任“中央政策會”副主委,1991年起則同時擔任“立法院”工作會主任及黨團書記長,成為國民黨在“立法院”主要代表性人物。1992年王金平順利當選中央常務委員,1999年正式當選“立法院長”,2000年國民黨敗選後,王金平被選為國民黨副主席。

“立法院”是負責審查台灣各項法案以及預算的機關。任何法律、條例都需經由“立法院”通過,並由“總統”公布後才有效力。

2000年之後,國民黨失去了政權,王金平成了唯一堅守政壇要位的國民黨籍人物。10年間,民進黨不是沒有想拿下“立法院院長”、泛藍陣營政治人物也不是沒人動過這個心思,但最終都被王金平打敗了。

王金平以圓融的政治手腕整合了“立法院”各派政治勢力,成為藍綠陣營之間都能接受的人物。

2000年,陳水扁上台後,為了實現對反核團體的允諾,力推停建“核四”項目,引起島內藍綠大斗法。泛藍立法委員提出罷免“總統”,國民黨主席連戰跑去拜會陳水扁,陳水扁當面答應,連戰滿意離去後,陳卻立即上電視宣布停建“核四”。

王金平發揮了自己長袖善舞的特點,最終協調多方面利益,和時任“行政院”院長張俊雄達成了復建的協議。

政黨輪替後,作為國民黨唯一尚能掌控的重要機構,王金平以“立法院長”之身去履行了“黨鞭”的任務,也給自己構建了政治舞台。

“黨鞭”是議會內的政黨紀律主管,功能是確保議員按照政黨立場行事。由于“議員”是代表政黨當選,選民又是根據政黨標簽投票,如果每個議員都以選區利益或良心為名各自行是,那麼選民就無法要政黨和議員就委托負起責任。

當年施明德曾有過競選“立法院長”之心,就在最後關鍵的時刻發生了民進黨籍“立委”逃票,以致功敗垂成。所以,在台灣“立法院”內,亮票、監票這樣在西方看來匪夷所思的事情比比皆是。

和民進黨不同,泛藍陣營由三大派系組成,在推動符合本方利益的議案通過時,王金平的溝通本領得以充分發揮,親民黨和新黨的信任讓他在國民黨內贏得尊重。

下一步

2005年國民黨主席改選,這成為王金平政治生命中最後翻盤的機會。同為國民黨副主席的馬英九和王金平均虎視眈眈。

最後結果:馬英九以375056票、71.51%的得票率,完勝王金平,甚至在王的家鄉高雄縣都完勝。

一向通融的王金平在敗選後,隨即婉拒馬英九提議的第一副主席之職,聲稱要追隨連戰做國民黨的終身義工。

王尚有足夠底氣回絕,馬英九此時正為特別費案件頭痛,王金平甚至有可能東山再起。

但是隨後的選舉改變了一切:馬英九辭去黨主席,吳伯雄接任。馬英九成功擺脫了特別費案影響,國民黨甚至為他改變了“排黑條例”,馬英九成為代表國民黨參加“總統”競選的唯一候選人。

國民黨全面執政後,王金平的位置也一下子變得不再那麼重要。有台灣媒體分析說:王金平對自己的政治處境點滴在心頭,他要持續維持影響力,就只能持續擴大“立法院”在新政局中的政治分量,過程中需援引在野黨的勢力,卻又得兼顧馬政府的感受;進退之間的凶險,可說間不容發。

如果不是“立法院長”比“總統”早一個多月決定,“立法院長”早被馬英九換成“自己人”了。不過,王金平的輩份、資歷與人脈,在國民黨內仍無人出其右,此刻百廢待舉的馬政府,也只能繼續在“國會”裏與王金平磨合了。

在國民黨處在低谷時,王金平的位置格外重要,而當他的政黨全面上台後,他卻處在了一個尷尬的位置。

南天王的無奈也許正是這個時代國民黨命運的寫照。

人物周刊:在台灣的政治領袖裏面,你的家世不是最好的,但從政三四十年屹立不倒,你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王金平:我想這些都是大家的愛護和朋友的支持。長久以來,鄉親都是給予我最大的鼓勵,他們一次次地把票投給我。我到“立法院”來,也是一次次把票投給我,使得我擔任“副院長”、“院長”。

我們剛進來的時候,資深委員有300多位,我們的年輕委員大概只有幾十位。在威權體制的國會里,他們都不用再選,我們都是要選的,但是那些資深委員都很照顧我,經常給我們很多的指導。

另外就是黨的栽培。一次次的提名和輔選,讓我擔任委員會的委員長,擔任中央政策會的副主任委員,擔任“立法院”工作會主任兼書記長,這些都是黨給我機會。提名我擔任“副院長”的候選人,順利當選兩次,後來又順利當選四次的“院長”。

一路走來,都是大家的支持

人物周刊:在近代華人世界歷史裏,台灣的民主是一個獨特的現象。外界的評價有褒有貶,作為立法機構的領袖,你對台灣的議會民主怎麼看?

王金平:台灣的民主要從50多年前講起:當時美國用了很多資源協助台灣發展,用金錢算的話,用了兩億多美金,相當于現在的100億美金,其他人和物資不算,就這樣幫助台灣渡過經濟凋敝的年代。

台灣能夠在此過程中順利成長,跟美國關系太深厚。他們是一個實施民主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國家,把民主的制度移植到台灣來,台灣就有了初步民主的選舉,從選舉縣市長和民意代表開始,就這樣一路走來的。

台灣的民主走到今天,已經有相當的進步,在亞洲來講,我們算是一個典範了。民主跟法治一定脫離不了,台灣的民主雖然在一直進步,但法治觀念素養,還是要繼續加強,這樣才能配合整個民主的進步。

自由、人權也一樣,台灣的自由現在是有點太過“進步”了,我們罵罵“總統”無所謂,誰都可以罵,這是自由的表現,但是我們就希望節制,要遵守法治。你不要做過火,不要侵害到別人的自由,這樣子才是真民主。

在人權方面,台灣也是非常顧及,但是台灣民權素養也不是那麼符合道德的要求。這些也是我們必須再努力檢討改進的。

當然,台灣民主除了跟世界接軌以外,又能夠引導一些民主國家,讓他們的民主能夠慢慢地生根發芽,能夠發展,這是我們義不容辭的地方。

我們要邊走民主道路,邊求自己的進步;另一方面也要帶動其他國家的民主概念,推動民主的制度,這樣我相信台灣的民主才是過去、現在和將來的典範。

人物周刊:我們都知道“立法院”是民意代表議論“國是”的地方,矛盾尖銳,黨派之間簡直不共戴天。你以善于調和矛盾著稱,不知道怎麼能做到這點?媒體報道過有的“立委”把你關起來不讓出來,矛盾這麼激烈,你怎麼做到調和?

王金平:我想都是少數例子,或者是唯一的例子。說關也是媒體隨便報道,那是在主持出席式,有的人不希望我在議場里面來主持議事,他們就把後門關起來。只是有阻擋我不要進去的意思。

原因在某些方案,牽涉到某些政黨的生存和發展。這些法案已經到了表決時,民進黨說,表決通過的話,那對民進黨的生存發展產生很大的威脅,所以一定阻擋我,不讓表決。

不讓表決有各種方法:一個合法的杯葛就是讓你表決不完,提案可以一直提,一直發言。一個條文可以提四五個修正案,一條法案就有20個條文,等于就要表決上百次以上,而且要重複表決兩次──要發言和真正表決。一兩百次的表決,讓你表決不完,這是一個正常杯葛。

他們不這麼做,就直截了當地讓議會不能正常進行,占據主席台,就是不讓主席從這里過,或者不讓其他委員進行發言,這就直截了當地,或直接進一步,幹脆不讓你主席進到議場來。

這種做法,這兩屆議會里面只有四個案,一個就是NCC(編者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通訊傳播的委員會的案子。民進黨說國民黨的提案被通過的話,NCC背後就是國民黨在主控啊,可明明是民進黨一直執政的,怎麼有個部委是國民黨在執政,所以它不能接受,一直打架,一直杯葛。

人物周刊:如果您站在大陸的立場上,怎麼看待台灣的民主?現在有些文章認為民主是個好東西,但也有些認為民主未必是好東西,因為民主會犧牲效率,一個例子就是台灣的立法機構,老在打架,有礙觀瞻,您怎麼看待這些看法?

王金平:這些觀瞻你要先了解是什麼情況,現在新的議題一個都沒有。我剛才講過了,像民進黨提出18%優惠利率,國民黨就不肯,因為牽涉到利益的人多數都是國民黨時代的退休人員,所以就打架。

另外就是兩岸關系條例里面,比如三通條款,民進黨說三通涉及“主權”問題,一定要經過雙方的談判的,怎麼可以一下子直接在法律上規定呢?三通是國民黨提的案,但是民進黨認為這是“主權”,怎麼可以用表決決定,這當然不讓你表決,所以這也要打架。

還有一個就是選舉方面的立法,這個牽涉到整個選舉的問題,要不要公投綁大選,立法委員選舉跟總統選舉要不要合在一起,像這些都是一個黨會不會當選的關鍵性、政策性問題。當然國民黨不能讓民進黨再去胡搞,民進黨又說是國民黨主導整個中選會,他們執政當然不給你,所以打得更凶。除此之外,沒有打架的情形。

可是,我們通過了那麼多案子,第五屆通過了611個,第六屆差一案就400案,我們4個案以外從來沒有打架。

打架是一個過程,一個必要的程序。美國有沒有打架?日本有沒有打架?韓國也會,但是很少的情況,你要看到它制度的優點是多于它的缺點,多到多少。我看這個已經不成比例了。

人民在一個民主自治大範圍以內,能夠自由表達自己意思,有參與決定很多決策的途徑,這些就是孫中山先生人權理念最重要的一環。

任何的制度都有它的優劣,但是我個人認為,民主的優點未免大于缺點太多太多。

人物周刊:你怎麼在處事圓通和監督權力之間取得平衡?很多人都說你是非不分?

王金平:我想體諒人家,多體貼別人,不要有自我。

我是“院長”,但是我的角色要公正中立的,我一定要了解人家的立場想法,體會人家的一個心情,這樣的話,他才能夠接受你各方面的建議。在很多事情上不要看管誰,不要看管國民黨還是管民進黨。

大家願意在這里簽字,怎麼是和稀泥?民主政治本來就是一個妥協的政治,有退有讓,有得有失,不要一方面都占掉。那別人還要活下去,那誰會簽字?“立法院”怎麼能夠通過那麼多案?所以要讓大家心服口服,從內心同意你做這個事情,問題的處理才能夠圓滿,跟和稀泥差遠了。

而且怎麼能和稀泥呢?每個(“立委”)都精得很,怎麼肯讓你和稀泥?所以希望大家能夠了解,一個“國會”的運作要有長久的歷練,長久的經驗。要有相當為人所接受的,處理議事的方式和內容。

和稀泥,外行人講的話

人物周刊:在人生的大半經歷中,你幸福嗎,有過遺憾嗎?

王金平:走一步算一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好像我當個“立委”,就要服務我的選民,或者為我的選區爭取利益,要跟社會做一個互動,在“立法院”有好的表現,才能讓我的選民對我滿意。

當機會來的時候,像擔任工作會主任兼書記長,等于一個人兼了好多職位,大小黨政統統一個人在擔任。我就一定要扮演好這個角色,要做好朝野的互動工作,一定要尊重在野黨和少數黨,要包容少數黨,接納他們的好意見。早期跟民進黨互動,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進行,所以才能夠讓朝野達成很好的協商結果。

我們“立法院”第一屆叫做“萬年國會”,一共40幾年不改選,第二屆3年里面“立法院”通過240個案,第三屆通過297個案,第四屆我開始擔任院長以後,通過642個案,第五屆通過611個案,第六屆通過399案,第七屆剛剛第一個會期,我想我們已經有相當好的立法績效,這就是我們進步的地方。

我身為一個“立法院院長”,要讓朝野和諧,讓“立法院”的議事運作能夠順暢,也是幫政府減輕很多的問題,各“部委”經常有問題找我,我也要幫他們解決問題。對社會也要負責,很多人要我去參加活動,還要參與社會公益的事業等等。當我同意出席的時候,我一定很負責任的,不是挂一個名,我一定親自去處理這些公益團體的一些事務,一定帶領這些人發揮功能,你一定要這樣才能夠贏得大家的信任。

像到美國去,美國大使說他們信任我,認為我是可靠的,這個彼此的互相信任是很重要的。民進黨也信任我,民進黨不信任我的話,在這里談事情,誰聽你的話,反對你都來不及,讓你難堪都來不及。

怎麼會尊重,這種互信是長期以來累積的,那我要怎樣取得這種互信,要公平公正啊,你要體貼人家,要尊重人家,讓大家都能夠生存下去,活得下去。如果他的黨都死掉,他還會尊重你嗎,不會的。

這就是我長久以來的(感悟)──扮演好每一個角色。


 
資料來源: 新浪北京/ 報導日期: 2009-06-05 點閱人次: 87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