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自由開講》急迫避免台灣高教的破窗效應
近日高教工會發現,有些大學的行政高層,過度介入教師聘任流程,這突顯出大學校長是否在資本主義思維下,過度擴權,過度實質架空依法採取由下而上,由各系所教師及主任盱衡適合個別教學現場,第一關遴選適合個別系所學生不同學習風格的配對教學風教師。

目前這樣的破窗效應已經出現在師大爭議,甚至師大校長進而訴訟師大表演所夏所長,若執台灣教育牛耳的師大都出現這樣可受公評的爭議,那私立大學就更不用說,應該就是有樣學樣,加碼操作。

更令人擔憂地是台灣高教學閥結構性問題解決了嗎?我們需要學閥過去十年,過度實質影響分配研究預算,再來進一步結構性分配高教人力資源嗎?更進一步地說,在學術百花齊放的後現代,我們真有一位神人能通曉各學門,決定所有學門的最適合人選嗎?

如果更變本加厲的發展,那台灣高等教育的生態將更不如高中教育生態,以筆者在公立國,高中擔任家長會副會長/會長共五年的教育現場觀察而論,台灣高中的校長遴選,要非常程度地尊重教師工會結構的教師會,因此可以適度地彼此制衡,因為校長一個最重要的職責就是要能夠發揮正向影響全校教師的教學領導正向能力,才能實踐學校的教育教學核心價值,這才是台灣大學生最重要關鍵的學校生態系統的關鍵基石。

若您感受到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敗!若您感受到很多教育當權者不是在實踐正向價值,而是有膽分配資源,有膽橋事情,橋人事!請一起避免台灣高教教育的破窗效應。請結構性保護台灣高等教育,讓高教教師的系所老師所形成的系主任如同美國民主制度下的參議員,跟大學校長如同總統角色一樣,能適度彼此均衡,讓專業多元意見實踐再大學教育場域。

哈佛唯一校訓:「與柏拉圖為友,與亞里斯多德為友,更要與真理為友。」。

文天祥: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所有關心台灣高教生態系統的夥伴們,請正視及阻止這樣的台灣高教破窗效應,台灣高教才更有可能成為台灣社會良心良知的出口,創新實踐的專業場域。

(世新傳管副教授,成功高中家長會副會長)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報導日期: 2020-05-19 點閱人次: 1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