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電影《全面啟動》觀後感

【作者曾彥衛,台師大政治所畢業,專攻共產黨菁英研究。簡介表示,自己的人生過得很跳tone,國中讀天主教學校、高中讀佛教學校、大學念技職體系、研究所念師範體系,在多元的社會中,未來將朝心理學領域發展。個人網站http://dejavu.tw。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祝你好夢。」——這是我們每個人睡前道都會說的話,但有趣的是,最好的睡眠其實是不要做夢,也就是「一覺到天亮」。自古至今「夢」的神秘本質總是令人癡狂,因為每個人都會作夢,而且每個人都作過美夢與惡夢,然而每每當我們從夢中醒來,那一瞬間的感覺總是難以言喻的,會令我們賴在床上回想三件事:「我為什麼會作這種夢」、「剛剛那個夢到底是麼」、「我不能再繼續剛剛那個夢」。
 
 電影《全面啟動》全篇就是在詮釋一件事——「夢」。然而終不負劇組和演員的努力,本片也讓觀眾感受到驚奇與贊歎,並讓我們重新思考該如何看待「夢」的本質。

※ 世人內深處的共同渴望

 電影工業的走向和當代的社會發展有極大的關連,就科技發展而言,人類在21世紀前後即完成了許多百年前會被視為不可能的成就——電腦完成許多過去不可能的事、人們旅行的速度越來越快,而醫療科技也意味著人類將有能力改造自己的軀殼,至臻完美;而當我們回顧《駭客任務》、《獵殺代理人》、《阿凡達》等劇所想表現的暗示時,就可以了解到21世紀後的人們一直在試圖挑戰一件不敢說也做不到的事……那就是是否有一天我們能夠將心智進行轉移或是傳輸?這可是比基因複製還要挑戰上帝的念頭,因為複製肉體不過是生物科技的進展,而傳輸心智才是更接近上帝的罩門。也唯有真正的不死之身,才能夠羨煞古今之至富至權。

 就電影中的「技術分類」而言,《獵殺代理人》和《阿凡達》劇中的科技概念較為類似,是透過本體心智遠端遙控軀體(雖然《阿凡達》劇中最後實現了心智轉移)。而《駭客任務》和《全面啟動》更接近哲學本質,是直接將心智帶到另一個被創造的世界當中、然後大展身手一翻,此概念也相對的詮釋了哲學家叔本華的世界觀,亦即「世界是我的表象」、「世界是我的世界」、「世界因我而存在」等唯心哲學。

 之所以如此暗示人們對於心智傳輸和轉移的渴望,是因為人類目前已有辦法將「知識」和「情感」做到初步的「儲存」,已可見的有如維基百科,又或如Google將全世界圖書數位化,以及眾人每天將喜怒哀樂轉移成電子訊號、在Facebook和Twitter間遊走,還有現在當紅的雲端運算科技等等,都已宣告著我們離「建構母體」的一致目標不遠。

 所以,既然我們已能在網路世界中神行百變,那是否有一天,我們真能實現讓心靈進入「母體」,或是進入別人的夢中?又或者,再重生一次。

※ 世人心靈深處的共同恐懼

人們渴望有些事某天可以成真,但人們恐懼的是——一切都是假的。

 《駭客任務》告訴你,有可能你的這一生都是假的,等到死了才是真的。而《全面啟動》告訴你,有可能你現在只不過是活在某種形式的夢中,等你醒來才是真的。

 在人類發展的歷史當中,從器具的使用到農耕時代、再到工業化時代演變至今,人們不再只是像過去般,純粹只為了眼前所看得到的而活著,相反的是,在這個劇烈變動的時代之下,我們在不斷締造了許多不可能之後,開始對自我的本質產生了懷疑與挑戰。例如網路世界、3D影像、虛擬實境……等技術,這些讓「原本不存在」化為「可視」的創舉,最後使我們漸漸衍生出另一種反思——是否我們一開始所以為的存在,其實根本不存在?

人們對這種未知的恐懼,已不只是科學層面的探討,甚至更進一步到了靈魂層次、甚至宗教的層次;詮釋「夢」,事實上就是在詮釋「意識」,而世界上各個宗教對於生命靈性的分類,即是對於意識的不同形態下定義。例如佛教哲學所稱的六道輪迴:地獄、獄鬼、畜生、人、阿修羅、天道,就是在對「意識」做分類,意即生命載體在不同的時空場域當中所感受到的各種狀態;越往下一層,意識就越混沌、越像是在夢中,而越往上一層,靈魂的甦醒程度及覺悟程度就越高。

 如果你能夠在夢中知道自己正在作夢,那麼你將能成為夢中至高無上的超人、主宰一切,因為你很清楚的了解你來自更上層的境界,並且你知道自己在夢中只是任務性的遊歷,結束一切後的醒來才是真的;但大多數的夢,我們都並不知道自己在夢中,就如同現實生活中的人們對於永眠之後是否有另個更高層次的「甦醒」所抱持的懷疑態度。若能在夢中,知道自己正在作夢,想必許多人都想恣意殺人放火。

※ 從《全面啟動》談心理學

 世人發夢,有異有同,有些人的夢是黑白的,有些人的夢是彩色的,以筆者為例,從很小的時候就注意到自己的夢都是彩色的(因為醒來時會回想到夢中物件的顏色),而且夢中的世界永遠是灰朦朦的陰天或是晚上,除此之外,筆者也常在夢中昇空飛翔(很奇怪不是墜落)、或是運用意志力讓事物改變,那種感覺無疑地是美夢。

 在《全面啟動》一劇裡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喬段:男主角為了證明此刻正在夢中,對女配角說:「你回想,我們怎麼會坐在這裡?」女配角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真的在夢裡;在夢中,沒有過去與未來,只有現在。因為過去不存在、而未來不需要存在。

 《全面啟動》當中所展現的夢境層次表現方式,是越往更深一層、就越接近「潛意識」,然而為了要不著痕跡地將意念植入被侵入者的潛意識,就得讓任務在夢中繼續「再作夢」。潛意識是個很妙的東西,它讓我們沒來由的抗拒某些人、某道菜、甚至是某種類型的異性。

 在潛意識當中「植入想法」其實是可以理解的,例如筆者將《全面啟動》劇中的喚醒音樂「Non Je Ne Regrette Rien」設為手機鈴聲,然後不斷的讓同事聽到,等到有一天同事親自到電影院觀賞《全面啟動》後,他將會告訴我:「全面啟動音樂跟你的鈴聲一樣耶!(縱使他知道你是故意設定的)」而非:「你的鈴聲跟全面啟動的音樂一樣耶!」因為他認為「音樂雷同」這件奇妙的事是「他自己發現」的認知,而別人並沒有告訴過他,所以,這個奇妙的想法是他自己的,既然是他自己的,便無理由去抗拒,且更應該好好加以保護及發揚這個「自己的想法」。

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其成就來自於對「夢」的研究,在他之前的相關研究其實是很模糊、很籠統的,因為夢境很難實證、也很難解構,在佛洛依德《夢的解析》問世後,世人才對所謂的「夢」有所了解。雖然學術界對於佛洛依德的觀點不盡然一致,但無可迴避的,佛氏的觀點仍然對心理學界產生極大的震撼。佛氏認為人的意識分為「意識」、「前意識」、「潛意識」,其中潛意識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亦即人們心靈深處的渴望,除了對意識的界定之外,佛氏亦認為人有「本我」、「自我」、「超我」三種心靈境界,而此觀念也被延伸引用在某些電影之中,例如由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電影《軍火之王》當中,其弟和其妻便是扮演「本我」和「超我」的角色,而在現實世界當中的主角則是稱職的扮演約束卻又矛盾的「自我」;關於軍火之王的哲學省思,影評界亦有多加論述,而近日台灣的著名槍擊命案《翁奇楠案》的兇嫌亦引用《軍火之王》的台詞:「這世界被車撞死的人比被槍殺死的還多,為什麼唯獨槍枝是犯法的。」但筆者認為這只是邏輯問題,因為若槍枝開放,那被槍殺死的人將會比被車撞死的人還多。

※ 天上一天.人間一年

 在《全面啟動》當中,第一層夢的10秒鐘是第二層的3分鐘,而第二層的3分鐘則是第三層夢的1小時,以此推算,第一層與第三層時間倍數剛好是360倍,恰恰等同於中文所述的「天上一天.人間一年」。而這樣的描述又剛好碰觸到東方宗教當中對於時空的論述,在佛教的哲學當中,天人、人間、地獄的時空都是以極大倍數成比例,亦為天上一天、人間一年,又或者是人間一天、地獄一年。

 所以,「意識」的時空感受是很奇妙的,就如同愛因斯坦所說,當男子和美女比鄰而坐時,一小時就像一分鐘。

 無論如何,此部片帶給觀眾全新的視野,而主角李奧納多也因為「選對劇本」而得以在好萊塢不斷壯大,自13年前的《鐵達尼號》之後,李奧納多相繼主演的《神鬼無間》、《真愛旅程》、《隔離島》等劇都是頗令人玩味的電影(也就是大部份觀眾都會討論劇情而非討論演技),筆者希望李奧納多經歷《全面啟動》的洗禮之後能更上一層樓,給全世界的觀眾更截然不同的感受。

 
資料來源: NOWnews/ 報導日期: 2010-08-18 點閱人次: 71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