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罷韓風聲鶴唳 台師大教授:韓國瑜應全力維護高雄安全
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連署書已達到30萬份目標;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罷韓」能成與否,依現在政治氛圍來說,恐怕成功機率是相當高的,但韓國瑜的仕途如何,未必真的關係緊要,個人去就,冥冥中自有其定數,無須心有罫礙,重要的是,萬萬不能讓許多真正攸關於高雄民生的問題,就此石沉大海,杳無蹤跡。

林保淳說,台灣「新冠」疫情的發展,儘管曾經有過口罩之亂的不小風波,並已出現一名死亡案例,就目前的情況看來,還算是勉強維持在一個穩定控制的狀態,但面臨到如此一個狡滑、多變的病毒,未來可能須嚴加防範的部分,還是非常多,這是萬萬不能掉以輕心的。

可若干政治第一的人物,真正關切的,卻非際此非常時期的嚴峻防疫問題,而是仍然不顧一切的繼續展開政治追殺,「罷韓」的連署,仍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二十萬、三十萬,乃至四十八萬,發起者成天所關注的,就是罷韓人數的增長,沾沾自喜於其政治手腕的成功,在風聲鶴唳的急峻情勢中,攫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韓國瑜之受到「罷免」的威脅,導因於其所謂的「落跑」參與總統大選,平心而論,這也是唯一的「罷韓」理由,其他的種種說詞,如某位領銜發起者所稱的韓國瑜是「政治流氓」之類的詆毀,根本就是不患其無辭的「欲加之罪」,所謂「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不過是一股仇恨之心在作祟而已。

「罷韓」是民主制度下所賦予的公民權利,只要合乎選罷法規定,任何人都可以推動此一活動,這是民主之所以可貴之處,但如果是純粹出之於仇怨之心,則如此民主的意義與價值何在,就不免令人大大質疑了。

韓國瑜之令人「嫌厭」,自有其招致的原因,「落跑」固然可以從道德上加以質疑,但從民主角度來說,卻也是完全合法、合理的,「罷韓」固然是民主,則韓國瑜之參選,又何嘗不是民主?從最終的成敗而言,韓國瑜顯然是未能合乎台灣人民之「情」的,韓國瑜自應為其當初的抉擇承擔起一切失敗的後果,即使最後被罷免成功,也應坦然面對,但絕對不是可以用「政治流氓」如此詆毀的字眼來加以羞辱的,這簡直就是一種「獵巫」手段,將韓國瑜完全妖魔化了。

選舉有成有敗,不足以因此定其英雄與否,但從其至少也獲得了五百多萬選民的支持來說,恐怕也絕非「罷韓」者所宣揚的如此不堪吧?就其在任期間於高雄市的種種行政措施而論,雖未必如其團隊所宣稱具有多少貢獻,但至少也沒有出現若何施政上的弊端,相較於前朝遺留下來的種種尚未釐清的弊案、懸案,韓國瑜作為一個市長的表現,排除個人的好惡,還是算可圈可點的,論者或又以其未能履踐當初的政見為嫌,平心而論,任期未滿一半,如此苛求,恐怕也是吹毛求疵、從雞蛋中挑骨頭了。

實際上,與其說韓國瑜令人「嫌厭」,不如說他令人「畏懼」,其可畏者何在?一是在於他居然能一舉以「韓流」之功,打破高雄市綠色執政的獨霸局勢,戳破了前朝刻意營造的神話,這是其敵對陣營所最難以忍受的;一是前朝的種種弊端,在三十多年來的一床錦被遮掩下,不知暗藏了多少不足以為外人道的詭譎秘辛,只要韓國瑜仍然在位,就充滿隨時可能被揭露的危機,這是其敵對陣營所萬萬難以承受的。

這點,我們從「罷韓」的或明或暗的主導者皆屬於前朝的要角中,可以窺看得一清二楚。韓國瑜競選總統的失利,固然有各種內外在的因素,但是,自其上任以來,心懷寬容,未能雷厲風行、劍及履及的將一干弊案、懸案一舉掀翻開來,使雲破月明、纖毫畢露,假象遮掩住真相,恐怕也是一大原因。

目前的「罷韓」行動,已進展到最後必須以投票見真章的階段了,韓國瑜的庚子年流年不利,外有嚴峻疫情的挑戰,內有「罷韓」的憂患,內憂外患,薦臻而至,其實所能展開的作為不多,唯一之道,就是全心全力維護住高雄的安全,並於危局中更踏實的踐履其競選政見;同時,更不容輕忽的是,必須在「罷韓」未正式投票之前,將一干弊案、懸案,作個足以水落石出的交代,還給高雄市一個乾乾淨淨、明明白白的朗朗天地。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20-02-19 點閱人次: 2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