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放棄台大醫科改念天文!27歲天文博士,返台貢獻研究成果
圖
2019年9月開學日,臺灣師範大學地球科學系迎來創系35年來最年輕的助理教授、還不滿30歲的李悅寧。

時間往前推半年多,科技部部長陳良基率團到歐洲,延攬海外優秀學術科研人才返國貢獻。在巴黎那場,科技部2019年「愛因斯坦培植計畫」得主之一的李悅寧,親自向陳良基報到,表達她打算返台,回臺師大任職,投入台灣天文研究行列的動向。 這距離她到法國當交換學生,之後從臺大醫學系休學,轉換跑道留在法國念天文,整整7年。


高中展露科學天分,卻務實選擇醫學系

李悅寧就讀台中女中高三時期,身邊的同學大多忙著準備大學指考,她卻因緣際會接觸到地球科學,在老師鼓勵下參加首屆國際地球科學奧林匹亞競賽,沒想到一鳴驚人,抱回金牌及全球第二名。

在一片「聰明的人念醫學院,最厲害的人念臺大醫科」的氛圍中,2008年,李悅寧頂著當年大學指考第二、 三類組榜首的光環,很自然地在眾人期盼下進入臺大醫學院。

李悅寧坦言,儘管當時對地球科學及研究領域很有興趣,但「有點沒安全感」,想做點「安全、務實的事」;相形之下,醫學系所讀的知識不但務實,也都是之前沒學過的內容。她甚至想好了醫學院畢業之後,要往創傷重建的整形外科方向走。

雖然進入醫學系就讀,李悅寧卻始終無法忘懷科學研究。除了從大二開始雙主修醫學系及機械工程系,每個暑假她幾乎都投身科學研究相關活動。

2009年及2010年暑假,在老師推薦與科技部前身國科會的經費支持下,李悅寧分別到法國巴黎出席國際天文年的開幕儀式、赴德國參加林島諾貝爾獎得主會議,並自己找資訊,申請前往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參加心理物理學相關活動。

大四升大五的暑假,李悅寧到中研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和專長恆星形成及天文化學的副研究員呂聖元合作進行專題計畫,當時她就萌生轉換跑道的念頭,卻一直無法決定,乾脆利用一年時間,為自己安排一場學習之旅。


赴法交換學生,改變人生發展

在法國當交換學生期間,她受到渾厚天文物理知識的洗禮,也遇到一位良師——法國原子能署薩克雷和研究中心(CEA Saclay)教授、法國巴黎天文台天體物理學家艾納貝爾,鼓勵她留下來攻讀天文學研究碩士,加上自己是真心喜愛科學領域方面的研究,李悅寧毅然決定從臺大醫學系休學,留在法國念天文。

從人人稱羨的臺大醫學系休學,在法國投入天文學研究,內心難道沒有猶豫、掙扎嗎?「當然有!」李悅寧露出害羞的笑容說,要放棄醫學系「真的需要思考很多,」一開始甚至有「大不了回台灣繼續念醫學系」的打算,還好爸媽及身邊朋友都很支持她追求自己的夢想、走想走的路。

而一頭栽進天文領域後,李悅寧確實也將科學研究的才華發揮得淋漓盡致。用5年的時間,完成巴黎高等師範學院碩士學位,以及巴黎第七大學和CEA Saclay共同授予的天文及天文物理博士學位,之後更進入巴黎地球物理研究所,進行為期2年以太陽系早期演化過程為主題的博士後研究。此時她只有27歲。

當時,由於隻身在國外念書,生活上會遇到很多麻煩,難免有需要別人幫忙的事情,她因此學會勇敢尋求幫忙,爭取自己的權益,李悅寧說:「這是我在法國學到很重要的一件事。」 很多人夢幻地認為,在法國念書應該很浪漫,但留法7年的李悅寧卻有不同看法。

「法國人生活滿辛苦的,包括科學家在內,薪水普遍都不高,」李悅寧說,法國最低薪資1小時10歐元,相當於新台幣300元,助理教授月薪大概2000歐元,乍聽之下比台灣高,但生活花費卻很驚人。她透露,在博士後研究時期,每個月房租就花掉半個月薪水,還不時遇到各種大罷工,李悅寧說:「生活一點都不如外界想像的浪漫。」


博士後的不確定,興起回台灣的念頭

此外,博士後研究的不確定感也令李悅寧苦惱,「那對心理健康傷害很大,」博士後研究通常一個計畫合約2、3年,找下一個計畫(等同於找下一份工作)時程很長,提早一年開始找幾乎是常態。如果是兩年期的計畫,等於工作一年後,就得開始盤算下一個去處,可以說是一天到晚都在煩惱找工作。雖然做研究讓她很有成就感,但心理壓力其實很大,「內心深處還是想回台灣,」李悅寧說。

起心動念想回家,李悅寧便著手申請科技部2017年起推出的「愛因斯坦培植計畫」,並順利在2019年成為得主之一,獲得核給計畫5年期間,每年將近新台幣5百萬元的研究經費。李悅寧毫不遲疑,馬上做了決定:博士後研究計畫結束後,回台灣繼續研究,並在臺師大任教。

因緣際會之下,李悅寧承接臺師大地科系退休副教授傅學海的研究室,而傅學海正是當年她高三參加國際地球科學奧林匹亞競賽時,帶隊參賽的指導老師。13年後,李悅寧也開始率隊帶領學生參加國際奧林匹亞競賽,彷彿是一種傳承的概念。 在法國求學時,前往楓丹白露旅遊在很多領域,聰明只是基本條件,「目標」遠比聰明重要得多。


到全球交流,把最新研究帶回台灣

回到臺師大第一學期,李悅寧在碩、博士班開了專題討論及高等天文物理課程,以小班授課。幾個月下來,除了一開始,面對和她年紀相仿的學生上課有一點點緊張,後來也逐漸從和學生互動中找到樂趣。她發現:現在的研究生大多很有想法,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從教學過程中,李悅寧自己也受益良多。

「其實,我從小最討厭的就是當老師!」李悅寧說,因為成績好,同學有問題總是會請她幫忙,偏偏她最討厭的就是回答問題,所以從小就決定「絕對不要當老師」。後來在法國遇到有無限耐心、不厭其煩回答問題的艾納貝爾教授,讓李悅寧從此改變想法,想在專業領域上,提供對天文有興趣的新生更多幫助。

至於在研究工作方面,李悅寧持續深耕在法國的研究方向,透過數值模擬,計算太陽系早期形成時的過程和條件,以及恆星形成等項目,主要和流體力學相關,屬於古典物理的範疇。「這部分非常吸引我,」李悅寧說,由於研究需要用到很多統計工具、流體力學工具、計算工具,對喜歡挑戰各種面向與專業知識的李悅寧來說,特別感興趣。

李悅寧表示,天文學是非常國際化的領域,國家地域觀念比較低,跨國合作和交流都很多,特別適合喜歡做研究的年輕學子。而她未來的目標,則是把台灣當作基地,繼續到世界各地交流、做研究,再把這些最新研究成果與發現帶回台灣,對台灣天文物理領域研究知識以及天文教育做出貢獻。

 
資料來源: 遠見雜誌/ 報導日期: 2020-02-17 點閱人次: 3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