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大學「全學期全0分」的退學規定,很誇張嗎?
大選前幾天,有一則有關大學教育的聳動報導淹沒在選前的激情裡:〈全0分退學,教授怕學生失去理智「成績改為1分」!〉

老實說,當記者聯絡我時,我並不相信她說的是事實,心想這一定是謠傳或是誤會,大學的退學規定再怎麼寬鬆,也不可能誇張到「全學期全0分」才退學。立刻上網查了真理大學學則,才痛苦的接受這個事實:「學期學業成績全學期全部0分者」應予退學。但卻苦思不得其解,大學為什麼?可死守這樣幾近荒唐的辦法,而不願摒棄這個制度。


台大的退學規定更誇張,你相信嗎?

可是當我心情平復後,再次冷靜的思考這個問題,卻突然像觸電般的驚覺:台大的辦法其實更誇張呀!一個「全學期全0分」的學生,在真理大學會被退學,在台大不會!因為台大是「連續二一三一退學」,所以「全學期全0分」也不過就是以一次二一計算,完全不可能被退學。更驚悚的是,即便是「兩學期全0分」,只要不是連續的兩學期,也不會被台大退學!

早期「一槍斃命」的「單二一退學」已是歷史名詞,如今各大學的退學制度是和台大一樣的「兩學期制」,甚至是更寬鬆的「三學期制」,其中又分「累計制」或是更寬鬆的「連續制」;所以無論如何,單一學期全0分,都不會被退學;台成清交,四大名校,無一例外。真理大學看似寬鬆到誇張的退學規定,卻因為僅以單一學期的成績為依據,竟然十分弔詭、且十分諷刺的,成了全台最為嚴苛的退學規定。


師大、政大、中原廢除學業退學制度,豈不是瘋狂?

如果「全學期全0分」的退學規定會成為新聞,寬鬆的標準會成為被批評甚至是被取笑的對象,那師大、海大、靜宜、佛光、文化、政大與中原這些陸續廢除學業退學的大學,不是幾近瘋狂、更應該被批判嗎?

師大是台灣教育界的龍頭,2011年經過一整年的研議,廢除了學業退學制度。政大是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的首要重鎮,2015年開始檢討制度,費時5年、3度付委、反覆討論,終於在今年6月廢除。而最新加入廢除行列的中原大學,又是一所什麼樣的大學呢?

中原大學是全國唯一3次榮獲教育部「友善校園獎」的卓越院校。根據教育部最新公布的大學註冊資料,中原榮獲雙料第一:註冊率為全國公私立綜合大學第一、連續4年穩居私立綜合大學第一;就學穩定率為私立綜合大學第一。

顯然這些大學並沒有瘋狂。大法官說:「退學之處分行為,關係學生權益甚鉅」。因為剝奪了學生受憲法保障的受教權,所以大法官諄諄提醒,退學規定的內容「應合理妥適」。難道這些優質的大學制訂不出「合理妥適」的學業退學規定嗎?還是他們認為最「合理妥適」的作為是徹底摒棄制度?教育部官員、大學高層、師生和家長難道不應該深入瞭解嗎?


沒有學業退學,畢業會更輕鬆還是更嚴格?

有關「全學期全0分」退學的報導中,更令人側目的是:教務會議同意將6名學生的0分成績改為1分,等同撤回其退學處分。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嚴詞批評,「此舉主要目的為了留住學生,是少子化海嘯導致高教崩壞的冰山一角。」呼籲教育部應正視私大為求生存廢除退學制度而逐漸「學店化」的現象。

尤榮輝教授的擔憂乃基於一個普遍的迷思:如果沒有學業退學,不就是每個學生都能輕鬆畢業?但是,事實可能恰好相反。政大在校務會議表決通過廢除制度後,校長郭明政特別提醒與會師生,今後政大學生被當的比例可能增加。他很感性的述說了自身的一個經驗:

我自己親自接到家長跟學生的電話,說:『老師,我現在正在淡水河旁,你給我聽好,我馬上下一個動作很清楚。你給我一次當掉兩科。』我真的接到過這個電話。……一直哭一直哭啊!真的是啊!我發覺,我這個分打下去就真的……現在,沒有;我要勇敢的給你打不及格。

高雄大學管理學院院長耿紹勛曾經執行科技部研究計畫〈退學制度對學生修課行為與學期成績通漲的影響:以高雄大學為例〉,發現在較嚴格的退學制度下,教師給分變得更為寬鬆,但並非提高整體學生的評分,而僅是提高低分組的成績,使得原本應被當的學生得以過關。

這個研究證實的是大學裡人人皆知的現象:因為退學的強烈污名,許多學生與家長會對教師萬般求情;許多教師也會主動調高分數,避免造成學生退學。學業退學反而導致教師在成績評分上的寬鬆與失真;畢業更輕鬆,而不是更嚴格。


「愛」的教育:言教與身教

大學所面臨的挑戰,除了少子化對大學的沖擊外,更巨大的隱憂是「自願性休退學」的人數不斷攀升。根據教育部的統計,106學年大專校院共有300,923人休退學,占大專生1,273,894人的23.6%;幾乎已是每4人就有1人休退學,確實令人怵目驚心!

在此背景下,大學以僵化的制度將學業欠佳的學生驅離校園,實非明智。當務之急是教育部應積極輔導部分院校退場,大學應建立更為適才適所的選才機制,並且效法師大、政大、中原等校,給予學生積極適切的學業與身心輔導。

師大在廢除學業退學後,開始實施「專責導師」制度,每一學系均有輔導學生身心與學業之專職輔導師。政大在廢除制度的同時,研擬積極的預警與輔導機制,正式制訂了「學生學習輔導辦法」。積極「留住學生」就學穩定率私校第一的中原大學,廢除學業退學是因為學校確信「愛」是教育的主導力量,「願以身教言教的方式、互愛互敬的態度,鼓勵師生共同追求成長」。師大教務長陳昭珍接受《政大學聲》退學議題專刊訪問時說:「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而已。」和中原的理念不謀而合。

清大教務長戴念華每每在媒體中捍衛學業退學制度,甚至反其道而行,修改學則將經「拾穗計畫」特殊選才入學的學生也納入適用雙二一退學,目的是「讓學生在求學上多點警惕」,但清大卻從未提出任何解釋,為何不將其他特殊生(障礙生、外籍生、僑生、蒙藏生、原住民生、派外人員子女、體育生等)以及研究生(碩士生、博士生)也納入雙二一淘汰機制?他們不需要警惕嗎?而經由「旭日計畫」優先錄取的經濟弱勢生卻不具特殊生身份,因為他們需要警惕?

大學在學業退學制度下,出現了諸多不公平的標準、不理性的思維、不仁慈的態度,在在都是錯誤的榜樣。

 
資料來源: 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20-01-16 點閱人次: 5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