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來自印尼,馬來西亞的新住民立委候選人為台灣新住民發聲
截至2019年11月底,台灣第一代新住民人數超過55萬6千人。「新住民」通常指過去20多年來從中國或東南亞國家嫁到台灣的配偶以及他們的孩子。近年來,新住民勢力在台灣政壇越來越活躍,因此台灣主要政黨都希望能獲得在台新住民的選票支持。2020年台灣立委大選即將到來,三位致力於新住民權益的不分區立委分別是:馬來西亞華僑羅美玲、來自大陸內蒙古自治區的牛春茹、印尼新住民第二代何景榮。

三位競選不分區立委的新住民候選人回答記者。讓我們來認識他們並了解其政見與未來規劃。


台灣民主進步黨 羅美玲背景

50歲的羅美玲是第三代馬來西亞華僑,名列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第四名。(不分區立委非直接從地方選區選出,而是由政黨票所決定。)

羅美玲1987年來台就讀台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之後嫁給前南投縣議會議長吳棋祥。婚後,羅美玲攻讀台中靜宜大學管理碩士。

2014年以無黨籍身份當選南投縣議員,到了2018年她代表民進黨成功連任縣議員。她的政見主要關注老人長期照護以及新住民權益。

問:如果選上了,你會在立法院推動什麼法案?

答:與其推出新政策,我會先評估目前各地方新住民政策執行狀況。身為一位地方議員,我發現要在地方完全執行中央政府政策根本不可能。

有時,中央和地方政府間有很大的隔閡,所以應先了解地方政策執行程度。在過程中,我將分析和評估目前政策的執行效率以及政策是否完善,督促中央政府改進。

我個人認為,改善並確保目前政策執行狀況比起持續推出新政策還要實際多。

此外,雖然我知道要增加新的政府機構非常困難,但一直以來我都期望政府能成立類似原住民族委員會的新住民委員會。

如果設置委員會太困難,我希望能加強新住民事務協調會議的運作。協調會議每六個月舉辦一次,主要是在制定並執行新住民相關政策。

我希望增加開會頻率,因為每六個月開一次會間隔實在是太久了。此外,我也希望會議能有更大的實際影響力。

問:為什麼你決定在台灣從政呢?

答:我從沒想過會在台灣從政,原本打算就專心照顧小孩,但小孩上大學後,有了更多自己的時間,才決定去台中靜宜大學讀EMBA。

之後,我加入女性團體,遇到了許多社會上的弱勢族群,像是新移民等等。他們在台灣生活相當辛苦,而這也讓我開始思考可以怎麼幫助他們。

家裡成員也有從政的,在他們的鼓勵下,我決定開始政治生涯。因為從政能直接和政府溝通,所以我覺得投入政治讓我能為社會做更多事。


中國國民黨 牛春茹背景

59歲的國民黨候選人牛春茹在黨內不分區立委名單排第17名。牛春茹來自內蒙古自治區,畢業於內蒙古科技大學包頭醫學院,之後在深圳的台灣公司工作。

透過同事,她認識了台灣老公,2000年10月於包頭市結為連理。同年年底,牛春茹從內蒙古搬遷到台灣,2009年取得中華民國身分。

同年,她加入國民黨,在附屬國民黨下的新住民委員會效力多年,2019年1月牛春茹在桃園創立新住民文化交流協會。

牛目前也是黃復興黨部副主任委員。黃復興黨部主要由榮民以及其眷屬所組成,是國民黨特別黨部之一。

問:如果選上了,你會在立法院推動什麼法案?

答:如果我當選立委,我希望能將新住民擔任公職候選人的等待期由10年降為5年。現有法律規定新住民歸化中華民國國籍10年才能擔任公職候選人。

我認為10年的門檻太高了,尤其是新住民必須等待多年才能歸化國籍,加總起來大概要等14至16年才能成為公職候選人。

我也希望能夠推動緊急救助基金來幫助新移民,以防他們罹患某些未列入國家健保系統的疾病,必須支付昂貴醫療費用。

這筆基金也能為幫助新移民家人於訪台期間,發生意外時支付的醫療費用。若沒有國家健保給付,醫療費用可能高達數十萬新台幣。

此外,我也會幫助推動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新移民政策,包括效法原住民族委員會設立新住民委員會。

台灣原住民有55萬人,但全台新住民以及他們的孩子加起來有1百萬人,所以我認為新住民應該要有政府代表,就像原住民族委員會為原住民代表。

問:你從政的契機是什麼呢?

答:一開始單純希望能夠幫助別人。我在2000年底來台,當時的社會風氣對於嫁來台灣的陸配沒有像現在友善。

台灣對於陸配的印象不太好,所以我想要幫助他們融入社會。


台灣民眾黨 何景榮背景

今年41歲的何景榮是新住民第二代,爸爸是台灣人,媽媽則來自印尼。何景榮代表由柯文哲創立的台灣民眾黨競選台北市第三選區立委席次。

何景榮將對上國民黨候選人蔣萬安,以及民進黨代表吳怡農。

出生於印尼雅加達,在台灣長大的何景榮曾拿著台灣與美國政府提供的獎助學金赴美讀書,在2016年獲選中華民國十大傑出青年。

問:如果選上了,你會在立法院推動什麼法案?

答:兩大主要政策。第一,為了改善年輕人的生活品質,我希望讓年輕人就學貸款償還更輕鬆並提供便宜租屋。

我在美國拿到碩士學位回來後,將近兩年都沒辦法找到穩定的教學工作。許多在台灣擁有高學歷的年輕人都面對著同樣的困難。

我將會推動政策讓那些畢業後沒有找到工作的學貸借貸人有1年的時間作為緩衝。至於那些找不到工作的人,我會請勞動當局協助他們就業。除此之外,我也會推動部分償還學貸計畫,借貸者依照所得比例償還債務。

至於合理租金,我會積極推動將松山機場運作遷移到桃園國際機場,利用空出來的土地設立公宅給年輕人,另一方面,松山機場對附近民眾造成危險,像是2015年2月發生的復興航空空難事件,因此遷移松山機場將是雙贏解決辦法。

第二,我將會藉由新住民和移工,讓世界進到台灣。我會鼓勵新住民和移工晚上到大學上課,藉此,不但讓新住民和移工增進自我,也讓台灣學生接觸到外國文化和語言,同時改善受到少子化衝擊而降低的學校註冊率。

問:為什麼決定要參選立委?你覺得區域內新住民的支持能助你當選嗎?

答:我決定參選的原因除了想服務大眾之外,也讓大家看到新住民二代也和其他台灣人一樣好。

雖然不是每位新住民都有資格投票,我的座右銘是做對的事。我不是只為了選舉做事,過去幾年來,我一直都在幫助新住民和移工,像是培訓他們成為母語教學師資以及協助被剝削的移工,那時我並沒有把目光放在選舉。

 
資料來源: msn新聞,英文中國郵報/ 報導日期: 2020-01-08 點閱人次: 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