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不確定 致少年pi

【湖南蟲】

活在此時此地

總感到不確定

吹過我身邊的風

真的只是經過嗎?

打擾過我的那些聲音

最後去了哪裡?

不確定,腦中憑空冒出來的男子

是因為那朵雲飄過嗎?

晚上夢見的那女子

是因為傍晚下過的那場雨嗎?

如果我不存在

他們可還存在?

人在船上,船在海上,海在地殼之上

兀自湧動就像活了過來

讓我也不能裝死

此時此地,我多麼想

像雨落在地上

蒸散

又開啟另一場遠行

不斷出走,去找尋確定的事物

往外太空發射

對外星人說:「我在這裡

這宇宙裡。這是我的

在場證明。」

如圓周率,一個不變常數

無論風如何吹

聲波震動

仍屹立如真理

拖著長長的尾巴越過每個人的領空

誰都能攀住一個數字

穩穩地飛翔

確定自己的位置

活在此時此地

總感到安心

哪怕吹過我身邊的風

令我思念起一個走遠的人

聲音出現

最後停駐在我腦中

喚醒記憶

我也是確定的

確定某些事不變

如同我傷痕累累的身體

總裝著一個球體般的靈魂

●導讀

觀看《少年pi的奇幻漂流》時,我總想,為什麼是pi呢?為什麼不能是根號,或者質數?pi的美麗與哀愁,和其他的數字有何不同?

或許因為,它是一個不變的常數,能精準為人生定錨。不管是蝴蝶還是星際的效應,總有些如同公式的存在,不容質疑,即使算出來的答案是「無限解」,這樣的答案也是「唯一解」;即使答案是「不存在」,這樣的一個答案也是「存在」。

有個理論是,如果要記載什麼關於地球的訊息給外星人,圓周率應該是不錯的選擇。它代表著一種普世智慧(且看地球上各種文明都在某階段觸及了這樣的命題),也是種審美,如我們同時熱愛著不確定的事物。

我想取名為pi也是因此吧。在不確定的世界裡,萬事萬物都改變著我們,但有些什麼總是不變的。偏愛文學的我,可能也因此理解了,有些人偏愛數學。

●【2020數感盃 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

為推廣學生跨域學習並掌握數學知識與文字能力,數感盃提供國高中職生投稿新詩、專題報導與短篇小說,總獎金高達54萬,暑假還能到日本東京數學參訪。

即日起收件至2020年1月21日23:59截止。投稿請上競賽官網:https://pse.is/KWUSL。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科技部

主辦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電機工程學系

承辦單位:數感實驗室

 
資料來源: 聯合報/D3版/聯合副刊 報導日期: 2019-12-06 點閱人次: 5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