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怎麼當一名戶外旅遊達人?冒險教育家謝智謀╳從登峰挑戰重獲生命的勇氣
圖
從小就對山有眷戀,享受跟山在一起的感覺,對謝智謀來說,投入戶外的懷抱,就像回到家般的自在。而透過挑戰戶外活動的過程,則能讓人重回簡單原始的狀態,遠離世俗的複雜。

自從投入教職以來,謝智謀教授已陸續帶領學生遠征美國國王峽谷、喜馬拉雅山、非洲吉力馬札羅山、青海玉珠峰、尼泊爾安納普納環峰路線,到阿拉斯加划獨木舟,也曾與國立體育大學的學生一同帶領弱勢青少年騎單車挑戰紐西蘭南島冰河地形。其背後的動力,就是希望把全世界變成教室,透過戶外活動對學生及弱勢青少年的生命產生正面的影響,留下一輩子咀嚼不完的深刻經歷。


投入山的溫暖懷抱
生長在父親常有暴力舉動的家庭裡,謝智謀從四歲開始就常跑到家附近的山上躲起來。對他來說,山是一個能讓他好好休息的地方,對山充滿了眷戀之情。15歲時,不想讀書的謝智謀曾經逃學,跟著朋友到上巴陵的泰雅族部落,學習設陷阱及打獵,讓他對山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與情感。

謝智謀表示,在從事戶外活動的過程中,必須一再面對團隊的信任與合作,自我能力的挑戰、挫折與突破等情況,因而能夠將這樣的經驗深層內化,植入個性本質中。在登山的過程中,人們必須不斷地重覆走、睡、吃等最原始的人類行為,自然會回歸到最簡單純粹的人,開始與生命及自我進行的深層對話,不再去想那些因世俗而生的複雜瑣事。例如,他們要登上尼泊爾的島峰時,從晚上12點出發,一直走到隔天下午5點,那種感覺類似裹著三層厚棉被走操場17小時,過程中只會感覺到累,如果能夠順利完成,無形中就會為自己注入自信、勇氣及毅力。


利用戶外活動改變生命
謝智謀將課程融入戶外活動中,在帶領學生登山時,並不急於攻頂,而是會停下來進行策略、救援、心得分享等教學,在此同時也能讓學生慢慢適應高地環境,以減少身體不適的狀況。若他帶領的是中輟生或曾遭家暴性侵的孩子,在這些停下來適應高地環境的時間裡,則會安排個人諮商,與孩子進行深度的談話。

先前,他曾經帶一位遭遇八八風災的孩子上山,兩人在5,400公尺的高山上對話,他問孩子,將來最想要做什麼?在育幼院長大的孩子說,他想成為一名廚師,因為他從來沒有跟爸媽坐下來好好吃頓飯,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廚藝,讓大家享受到和爸媽一起用餐的愉快時光。後來,那孩子獲得了亞洲廚藝大賽第三名。

他說,透過戶外活動獲得的力量和勇氣,會在內心深處慢慢發芽,進而帶來一連串的生命改變,包括他的妻子也是。原本,夫妻兩人尊重彼此的獨立性,謝智謀有大半年的時間都在外登山,妻子則投入鋼琴演奏活動。自從他的心臟裝設支架後,妻子擔心他會在登山途中發生意外,遂自2008年起開始跟他一起登山,從此,妻子所彈奏出的音樂明顯變得更加磅礡有力,待人處事上也更有自信及勇敢。

當初,謝智謀之所以選擇離開國立體育大學,轉到台灣師範大學任教,也是希望改變台灣教育「把教室當全世界」的觀點,希望這些未來的教師知道,教學方式可以很多元,並且把全世界當成教室。

謝智謀表示,戶外沒有想像中危險,也沒有想像中簡單,只要有體能、知識、經驗及裝備,基本上就可以爬遍台灣各地的高山。但是,台灣登山者很容易忽略風險管理,例如,在頭暈時遇到斷崖,因為想吐而聽從嚮導的建議朝山谷吐,此時很容易身體一晃就摔下山谷。因此,在登山過程中要保持警覺,只要有任何一種狀況發生,就要停下來思考如何迴避、降低或消除狀況,如果束手無策,就直接打道回府,不逞一時之強。

從小就對山有眷戀的謝智謀說,大自然會弄髒我們的衣服,但是會洗滌我們的靈魂,讓我們回到簡單的生活。他建議大家從走郊山古道開始,先愛上大自然,再進行挑戰級的登山活動。


謝智謀

冒險教育家,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休閒行為哲學博士,主修體驗教育與冒險治療。台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曾任教於國立體育大學,並任台灣大學及東吳大學兼任教授。著有《登峰:一堂改變生命、探索世界的行動領導課》。

 
資料來源: Traveler/ 報導日期: 2019-12-14 點閱人次: 4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