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照養校犬是生命課題 全校有責
文/王順美(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學校要不要養校犬?」這是個情境學習的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但非常值得學生深思。養校犬是重大抉擇,這個抉擇不僅是校長的,也是全校師生的。直觀上來說,學校養狗應該是好事,但未經考量就貿然飼養,卻可能衍生出麻煩。
我發現,一些曾參與「校園友善犬貓試辦計畫」的學校,不一定仍在飼養校犬,原因主要是病死,其次是車禍、送人或走失。多數學校表示,再飼養的意願不高,因為飼養很麻煩,要花費許多人力及時間。


須兼顧人與狗的權益
建立互信友善環境

縱使多數學生都喜歡狗,也不代表適合養校犬,因為這關乎照養問題,是一個生命課題,是責任。
 
誰來提供校犬食物、陪伴牠、為牠洗澡?當校犬生病了,由誰帶牠去看病?寒暑假又該怎麼辦?如何承擔這些工作,挑戰全體學生的熱心,因為需要協商與分工。
 
教師是否有這方面的專業,能藉真實情境進行教學,或者找到專業者一起討論,也是一個問題,因為養校犬須有教育效果,並能探討負責任的態度。
 
學習照養校犬是一項真實挑戰,並非紙上談兵那麼簡單。照養是與動物互動的過程,須判斷犬隻喜不喜歡,並不斷的調整,而非一味的照表抄課。
 
犬隻與人一樣,有基本的生理與心理需要,以及自由活動的需求,飼主要發揮同理心,有足夠的知識和謙卑的學習態度,才能滿足牠們,讓牠們過著幸福的生活。這是陪伴、照養的歷程,也是生命教育和動物福利認知的教育。
 
養校犬還要考慮群體因素,畢竟有些學生怕狗,或對動物毛髮過敏,需要有免於恐懼的活動空間。我們必須同等考量人的權益和狗的權益,而非愛狗勝過於愛人。
 
不過如何協調、表達,以及妥善處理兩難困境,須設置一個平臺及對話空間,進行民主的協商及表達誠意的具體行動,讓支持飼養的師生能顧及他人,並為校犬發聲,限制校犬的活動和訓練牠的行為,如此才能建立一個適合飼養校犬的互信友善環境。


尋求政府或民間幫助
循序漸進學習照養

從上述養校犬的種種考量與學習,可以發現這確實是一場「肉搏戰」,但是否一定得近距離、時時面對挑戰、付出代價,並害怕這是一項無法後悔的決定呢?
 
實際上,政府及一些民間機構可以給予專業幫助,使養校犬有學習、試作的機會,同時傾聽反對者的感受或專業者的想法。
 
善用這些社會資源,或許能讓養校犬這件事情變得不那麼緊張,甚至可以一關一關的循序漸進,或訂定停損點,不致造成犬隻或他人太大的負面影響。


學校應評估飼養條件
思考校內動物福利

學校如果要養校犬,有六點應該注意:
 
第一,師生可以到動物收容所參訪,認識收容所動物怎麼來?怎麼會有棄養或託付之事?思考學校有養校犬的條件嗎?會不會打亂校園的生活作息?
 
第二,在收容所進行服務學習,培養環境清理、動物陪伴及照養技能。
 
第三,邀請動保檢查員或民間動物保護人士來演講,並示範與狗互動的正確方式,調查師生的對犬隻的態度及養校犬的看法。
 
第四,舉辦「養校犬」民主議事會議,探討如果要飼養,該怎麼顧及動物福利,如何保持校犬與人的距離,以降低怕狗學生的恐懼。
 
第五,組織動保社團,讓有心的師生扮演校犬的照養者及公關,提升校內動物福利,以及促進人與動物和諧的關係。
 
第六,學生可以前往具有動物福利觀念的店家(如寵物商品或旅館)實習,了解自己的興趣,為自己規畫生涯及動物保護的志業。
 
十二年國教強調核心素養導向的教學設計。素養建立有賴生活情境,學校是否要養校犬、學習照養犬隻能力,並提供友善環境及營造人與動物和諧互動的情境,可以說是一系列的學習歷程。
在動物保護專業者的協助下,教師設計飼養議題導向的系列課程,可以符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精神,這類型的課程,也可以運用在其他動物飼養的案例,例如是否要有班貓、家中要不要養兩棲爬蟲動物等。只要抓住生活中的議題,適時的探討,處處都是學習及學問,也能造福我們社會中的人及其他生命。
 
資料來源: 國語日報社網站/ 報導日期: 2019-12-11 點閱人次: 3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