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年度票選漢字「亂」 台師大教授:全民全力共治亂象
聯合報選出2019年代表漢字──又是「亂」,相距2008年,已有11年之久。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台灣終始循環,竟又回轉到11年前的窘境,毋寧是令人感嘆的。撥「亂」反「治」 ──2019的「亂」終將過去。

林保淳說「2008年國民黨馬英九獲得勝選,台灣甫從貪腐的扁政權手中破繭而出,理當人心向治,充滿樂觀的期待才是;但是,也就在這一年中,扁政府下台前的三光策略、馬上任之後的人事糾葛,到張銘清、陳雲林被羞辱的事件、扁涉貪污的藍綠攻防,無一不使人民驚惶錯亂,尤其是以排山倒海威勢橫掃全球的金融海嘯,撲天蓋地而來,雪上更加一層霜,恐怕也只有一個「亂」字,堪堪足以代表台灣當時普遍低迷的心態了。

儘管馬英九兩任八年的執政,由於其庸懦的性格,未能「撥亂反治」,且黨內紛擾不斷,故予民進黨的蔡英文得以趁虛而入,國民黨坐失江山,但平心而論,雖進取不足,但守成有餘,尤其是兩岸關係緩解,外交戰休兵,大批陸客湧進台灣,也總算是維持了個相對持平的格局,故年度選字雖未見樂觀,而「盼」、「淡」、「讚」也還算差強人意。

2016年,蔡英文執政,前一年度的「換」字,是足以代表國人殷切期待之意的,可緊接著四年,「苦」、「茫」、「翻」,三字就足以證明了蔡政府執政的失敗,這點,從其廣設黑機關、大量晉用私人、年金改革、一例一休的不得人心中,是可以相互印證的。

而今年,在「苦茫翻」之外,竟又是「亂」字輪值,細思2019年以來,從去年的「拔管案」、「東廠案」、「普悠瑪案」、「外交官之死案」延伸下來,到今年的「沒收公投案」、「斷交案」、「私菸案」、「斷橋案」、「三百萬案」、「論文門案」、不僅十足地彰顯出執政當局的施政全無法度,甚至連領導人的誠信,也都有龐大的質疑聲浪。如此現象,較諸2008年,更是史無前例的「亂」了。

而就在這四年之中,網路崛起,在不必深負言責的寬鬆法令下,網民流竄,各以私意交互攻詰,造成社會嚴重的對立與撕裂,再加上政治人物蓄意培養、操縱網軍,媒體不但棄守第四權,甚且濟惡,使得網路流言,竟然成為輿論的風向,更助長了此一「亂」象,最近喧騰人口的「卡神網軍案」,正足以代表。

曾國藩說:「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心之所向。」國家之治亂,亦往往繫乎在上位的領導者。中國自古以來,亂多治少,儘管其中不乏有操掌話語權者的「後見之明」,但揆諸歷史,則大多數亂國之君,往往就是禍亂之源。

弔詭的是,這些人絕對不會承認在他轄下的國家是「亂」的,養於深宮廣院中的晉惠帝,不知民間疾苦,質疑餓死的貧民,「何不食肉糜」,心胸狹隘的明思宗,強徵三餉,苛剝百姓,不思力強上進,而將責任歸諉於清人,這與當今的執政者用漂亮的數據,宣稱目前是台灣經濟最佳的時刻,而將一應的挫折,推諉於中共打壓,大肆販賣其「芒果乾」,究竟有何兩樣?施政不佳、競爭不力、復加以壓制輿論、打擊異己,此之謂「亂自上作」。到此,不禁令人懷疑,「亂」是否就是台灣人的宿命。

暴亂、煩亂、紛亂、錯亂、凌亂、混亂、紊亂,是與「亂」字常聯用漢語辭彙,細思之下,無一不可在2019年台灣社會與人心中窺見其激烈迴響。回首這一年,也許真正能令人稍感安慰的,就是:「亂」總算將過去了吧?再如何夾纏倒錯、多變紛歧的「亂」,都將在時序的流轉中過去,2020年、2021年、2022年……,還有未來無數的年代,無論如何,都應不會再超過這千百年罕有的2019大亂年吧?我相信,這是全台灣人民一致且最微薄的期盼。

大亂之後,必有治年。漢字的「亂」,其實也隱含著未來可能的「治」。從字形上看,「亂」是在架子上放一束絲,兩手加以整理的意思,從絲團的糾結而言,的確是一團糟的「亂」,但此一亂糟糟的情狀,是任何看了都會嫌其礙眼、刺目的,因此必然需要用雙手加以整治、理順。

由此,也衍生出「亂」的另一層剛巧與本義相反,卻能饜服人心的意義──「治」。《尚書?泰誓》中,武王說「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亂臣」指能平亂、理亂的臣子,也就是治臣。一團亂絲,需有人順理;一國亂象,需有人平治。亂而能治,關鍵則在「同心同德」。

古代聖賢早已指出了,唯有「同心同德」,才能「撥亂反治」。所謂「同」,就是不限黨派、不拘地域、無分男女的「全民」;就是不藏私心、不圖己利、無畏無懼的「全力」。全民全力,共治亂象,艱苦卓絕地渡過台灣亙古未有的這一道「亂」關,這是我在「亂」中所窺見的一道曙光,也是2019年末我最卑微的期盼。」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12-10 點閱人次: 4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