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少年科學研習營
我在中正國小教了九年資優班,當年六年庚班學生,畢業至今都已快四十年了,至今仍跟我保有聯絡的,超過一半,多謝振強,曉楓、章哲等人登高一呼,成立了群組,延續這段近四十年的師生緣、師友情。
原先我在中正都教文科,三年級如此,四年級亦復如此,但學生要升五年級時,我跟藩派兄互換角色,由他教文科(國語文、社會科),我教理科(數學、自然科學),這對一輩子興趣都在文科的我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挑戰,那一年即使我戰戰兢兢、全力以赴,仍有左支右絀、離離落落(閩語「顧此失彼」之意)的摸索感與不確定感,其中的煎熬與衝擊,至今想起,仍感心有餘悸。所幸藩派兄全力相助,並常安慰我:「教學就像聽電唱機,我已重複播放好幾遍,也聽好幾遍;慢慢來,你就會漸漸熟悉、得心應手的。」
無巧不巧的是那時我剛新婚,可教育部一紙公文就把我遠放到台師大?學校核派我率領六位學生,利用寒假期間參加少年科學研習營;因我擔任理科教學工作,推也推不掉,無奈之下,只有硬著頭皮做意願調查,結果錄取曉楓、黛倩、秉勳、志軍、玉麟、峻杰等人,還記得那時是春節前夕,天氣已經很冷,我和學生從金城搭車到山外,再從山外轉車到料羅,先在我岳父、母家歇息,然後到謝政達先生家小坐,看看搭船時間到了,一行人就要出發時,豈料謝先生已叫了計程車,親送我們到碼頭,真是受寵若驚。
那次研習營,是深受重視的大活動,能參加的學生,都是各縣市的菁英,多虧陳龍安教授幫忙,幫我們安排師大校友樓,當作兩個禮拜住宿的地方,且給我們最優惠的價格,能住在這個人文薈萃的校園重鎮,我心裡一塊沉重的石頭,頓時減輕許多。不僅如此,龍安教授還細心指導學生搭乘公車和基本的社交禮儀,讓初次出遠門的小蘿蔔頭不至於手足無措。
研習地點設在台北市立師專(俗稱女師專),也就是龍安教授服務的學校,他為了一解學生鄉愁,怕他們想家,休息時間,總特別請三五位細心的學生過來,和他們閒話家常,說故事給他們聽,和他們玩這個玩那個,在那枯燥難熬的時光裡,這群大姊姊的出現,無疑是我最大的助手和加持。
研習營的重頭戲當然是操作與實驗,這方面的表現屬秉勳最強,好幾次受到指導教授公開表揚,至於每天的日記,除了秉勳獨樹一格外,當屬曉楓的生花妙筆最為傑出,兩個禮拜下來,金門團隊的表現,是讓人刮目相看的,雖我們的成員是最迷你的,路途也是最遙遠的。
值得一提的是,那次研習,我們是冒著七八級風浪,一路顛顛簸簸的開拔到高雄十三號碼頭,在船上的那十幾個小時,我幾乎是一個顧此失彼的保母,下鋪、中鋪、上鋪,忙得不可開交,一會兒這個吐、一會兒那個頭暈,一會兒那個肚子痛,幾乎一刻不得閒,驚慌失措,手忙腳亂,窘態畢露,不一而足。
好在返程有吳金贊立委協助,讓我們改搭一一九(俗稱「老母雞」)返金,即使須忍受一個多鐘頭震耳欲聾的疲勞轟炸,但師生一行省卻南下高雄候船返金的舟車勞頓,我們都已覺得非常幸運與滿足。
時光荏苒,轉眼間四十年就快過去了,而這批學生也都已屆知天命之齡。人在歲月面前,誰能不稱臣?那個不服老?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報導日期: 2019-12-09 點閱人次: 5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