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專家:張大千讓西方主流首度看見中國藝術
今年是張大千誕辰120周年,各地都舉辦相關紀念活動,硅谷亞洲藝術中心11月30日下午邀請張大千展覽策展人陳筱君解析張大千風格改變,分享「無象之象—張大千從古典到現代之路」。

陳筱君為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藝術行政暨管理碩士,原為媒體人,得「中央日報」前輩、張大千友人黃天才介引,對張大千藝術產生興趣,現任多個藝術基金會要職,並於1994年創立羲之堂,是資深的專業藝術經紀人,定期籌辦主題性展覽及出版,企畫大型展覽暨國際藝術交流活動。

陳筱君於演講中簡介張大千從古典到現代的風格變化,主要以1949年之前、1950至1983年海外時期為分界,並分享不同時期的100多張畫作。

她表示,張大千風格特殊,前半生畫風傳統,與最後20年的抽象風格形成對比,「這是兩種非常極端的藝術表現,但如果細看他的繪畫發展和生命經歷,可說是水到渠成,沒有違和感。」她指出,張大千摹古的風格只是起點,現代化畫作,才是真正的目標。

她介紹,張大千仿古時,能讓名家看錯眼,可說是學誰像誰,「學習各大家的書法、花鳥等部分,這些特色結合起來就是大千的DNA。」而從60年代開始明顯加入現代化元素,如潑墨、潑彩或以抽象的繪畫風格與西方接軌,「極盡抽象,讓主流也能接受他的藝術表現,其中又以1965年特別有紀念意義。」

她表示,張大千1960年代開始嘗試潑墨、潑彩,漸漸得心應手,特別在1965年時製作紀年章,為抽象作品留念,如:觀泉圖、幽谷圖等都是很具代表性的作品,「張大千的成就在60年代推進很大一步。」她強調,張大千在最後20年風格變化非常不容易,獲得國際認同,「他從傳統走向現代化,也讓西方主流藝術家首度看到中國的藝術,並示範中國藝術家在面對西方藝術潮流時該如何對應、改變。」

 
資料來源: 世界日報/ 報導日期: 2019-12-02 點閱人次: 5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