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觀點投書:台灣的民主政治窮到只剩下選舉?
圖

台灣選舉何其多?茲分類為中央選舉與地方選舉兩種:

1、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及立法委員選舉。雖每4年選一次,因與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俗稱『九合一選舉』,交叉每2年就有一次選舉,例如2018年11月24日九合一選舉剛選舉完畢,2019年就開始又要提名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及立委候選人,所以給人民的感覺好像每一年都在選舉,加上媒體對候選人的批評或選邊站,造成給人認為台灣的民主政治窮到只剩下選舉!(事實上也是如此!)

2、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

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俗稱『九合一選舉』,由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之直轄市(6都)選出新一屆的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及里長,另加首屆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並由台灣省(11縣3市)及福建省(2縣)中,選出新一屆的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及村里長。真是惡性循環地方選完選中央,中央選完再選地方;給人民的感覺,好像每年都在為選舉而活?

有網友談到,台灣選舉是極其花錢的項目,並且每年頻繁無比。選舉花錢總數之鉅、項目之細;並且包括廣告、花店、餐廳,甚至各家媒體本身,也都仰仗選舉季節一到的各路「預算」之賜,帶來相當的收入呢!過去選後屢屢有「催討費用」的消息,甚至有些政黨都曾發生遲付電視選舉廣告費的例子,一度搞的關係很緊張呢!難以「收支平衡」的台灣選舉,本質上是否都只是一場「政治的賭局」?這場權力的賭局,基本上是由「政治慾望」做莊家;而底下無論選輸、選贏的人,其實最終都要把人生與財產繼續押注在上?這是參選人個人的命運!

至於國家的命運就是債留子孫,造了更多的蚊子館《今週刊》列出的八大惡性基因,包括在預算編列之前就已顯現的,包括「競選政策支票」、「腦殘決策」、「一次性任務」、「都市有我也要有」、「地標迷思」等五大基因。預算編列後、工程發包前,從規畫細項與招標過程可看出的,則有「競爭型計劃」、「預估錯誤」、「工程陋習」等三大基因。《今週刊》社長梁永煌及副總編輯林奇伯與長期關注閒置空間議題的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兼任副教授姚瑞中實地訪查,梁永煌表示,台灣相較於其他國家,蚊子館的數量偏多,主要是受到「選舉支票浮濫」與「公民意識低落」兩原因影響,也因此「蚊子館」在台灣的存在已經不稀奇,而是長久以來造成的結果。

林奇伯指出,根據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的統計資料,官方版的蚊子館件數共有108件。但這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檯面下的「黑數」經調查結果發現竟高達516件,總建設經費保守估計超過2610億元,這個經費足夠讓全國中小學學生吃17年的營養午餐。

還不只是這些蚊子館和蚊子建設(如恆春機場等等),更要命的是濫開各項的選舉支票,有農地違建就地合法化、各類的變相津貼、選前半年大放所謂「利多」,如國民秋冬旅遊補助卅六億、補助旅遊業貸款百億、老舊計程車汰換放寬至七年、免徵遊覽汽車燃費一年、學前教育經費暴增三百億、補助娃娃車換新每輛卅萬、大學生住宿及宿舍設備更新五年五十億、農委會每年每公頃農業環境基本給付一萬元,共三百一十六億元、老農津貼提升至七千五百元、電價凍漲,然後高鐵延伸至屏東五百五十多億元,高鐵延伸宜蘭初步規劃出爐經費955億…不勝枚舉。

台灣的民主政治窮到只剩下選舉!所造成的後果是債留子孫。

 
資料來源: 風傳媒/ 報導日期: 2019-11-29 點閱人次: 2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