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陳婉真說故事》搞台獨的子孫何辜?
圖
以智商157自詡的柯文哲,這次說出:「那些搞台獨的,兒子孫子全部躲在美國,躲在紐西蘭,都是騙子。」這種話,令人憤怒,也令人訝異此人的善變與人格扭曲之嚴重。

且看當年第一次選台北市長時以「墨綠」(深綠還不?,他自己發明「墨綠」一詞)形容自己的柯文哲,後來解釋說,他會說自己墨綠,是為了向社會說明連勝文的槍傷是真的;他和連勝文競選市長公開辯論時說:「當時是為了向這個社會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是為了台灣社會的和諧,但你今天是在撕裂這個社會,謀的是個人的政治利益!」

柯文哲的這一番話,是在2014年競選台北市長時,和連勝文公開辯論,連勝文質疑他選前說自己墨綠,選舉時說要重新開機,超越藍綠,態度反覆時,他的公開說詞,為他贏得許多掌聲與選票,很多海內外他口中的「搞台獨的」,更是熱情幫他拉票或回台投他一票。
事隔五年,如今已經是台灣民眾黨主席的柯文哲,「騙子說」甫出口,馬上有網友舉出美麗島事件受難者、曾任省議員及民主進步黨主席的林義雄,他的雙胞胎女兒在光天化日下,特務24小時嚴密監督的情況,於1980年2月28日(又是二二八!),和她們的阿嬤林游阿妹同時被殺死的懸案為例,那個時代來不及逃出去的,就是那樣莫名其妙被殺死,案子至今未破。

網友沒說的是,雙胞胎姐妹的姐姐林奐均重傷,在群醫搶救下幸運獲救,林義雄夫婦後來為了奐均的安全考量,舉家搬到美國,才讓奐均得以在不受干擾的環境下受教育長大。遭遇到那樣的變故,不躲到美國行嗎?
同一個時代的知名農民作家潘榮禮,在戒嚴時期喜歡寫些嘻笑怒罵的文章諷刺時政,美麗島事件前被稱為「台灣的包可華」,美麗島事件後他眼見那麼多好友都被捕,明知當選無望,只為了不讓國民黨政權看衰,毅然投入農民團體的立委選舉。
他的兒子當時在世新就讀,某日突然接獲同學通報說,他們在新店溪畔郊遊時,不小心落水失?了,潘榮禮和好友急著北上尋找,從上游找到下游,找了好幾天遍尋不著,至今生死不明。
那個時代流行從新店溪墜河,當時著名的「王迎先命案」就是如此,潘榮禮懷疑他兒子的事件是另一個「王迎先命案」,卻也無可奈何,這事成為他此生最深沈的痛。

蘇東啟案是繼雷震案後不久的重大政治案件,其中一位受難者李志元出獄後曾任職棒國家裁判,也曾在北港朝天宮當廟公,李志元有一個兒子,班上成績第二名,卻因為父親是政治犯,投考警察學校竟然落榜,因而罹患憂鬱症,25歲時失?,向警方報案至今生死不明,李志元也只能把痛苦藏在心底。

刺蔣(經國)案主角鄭自才,案發時女兒日青五歲,兒子日傑三歲,他優渥的建築師生活一下子消失不見,妻子黃晴美帶著一對子女跟著他四處奔波,他被引渡回美國受刑的過程中,晴美常常要把子女托給鄰居或伙伴幫忙照顧,自己上街頭抗爭。

為了讓子女的成長過程盡量不受干擾,事後晴美選擇不告訴子女那段台灣歷史上的重大案件,直到晴美過世,我們到瑞典尋找他們當年抗爭之路時,已經年過五旬的女兒日青,才算稍稍了解父母及舅舅黃文雄當年刺蔣事件的過程及歷史意義,他們成為台灣的歷史悲劇下,留落在北國極地的台獨子孫。

我在突破黑名單回台不久,朋友幫我把兒子帶回台灣,我們後來一起開記者會,接著有很長的時間內政部不讓我把戶籍遷回來(我出國半年後,就被戶政事務所悄悄的把我的戶籍遷往美國),我成為一個沒有戶籍的「幽靈人口」,兒子無法就學,差點被遣送回美國。
我不斷在台北街頭為爭戶口、為黑名單抗爭,兒子也被迫跟著我上街頭、多次目睹母親被警察逮捕,他只能嚎啕大哭,從此他看到戴帽子穿制服的人,都視為是要來抓媽媽的「壞人」,連搭火車看到列車長都害怕;每天在鄭南榕自焚的時代雜誌社進進出出,也曾到義光教會,聽大家告訴他兩個雙胞胎姐姐和阿嬤一起被殺死在地下室的故事...。

這些都不是一個七歲小孩應該去承受的震憾,他卻被迫承受;在學校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誰的兒子,也曾受到老師及同學的霸凌;課本說:「我國首都在南京。」我說:「你去問老師,如果我國首都在南京,我媽媽當立法委員,為什麼不是到南京去開會?」他當然不敢問。在台灣讀國小及國中階段,他把自己封閉起來,幾乎沒有朋友,過得很不快樂。

他後來到美國讀高中及大學,一下子跳到資優班,後來讀了很好的學校,他的國中老師私下議論說:「八成是他的父母循特殊管道幫他喬來的。」

也是黑名單的謝聰敏夫婦回台時,他們決定暫時把讀小學的兒子寄在親戚家,謝聰敏第一次回到故鄉二林參選,被他的黑道同學打得頭破血流,幾年後夫婦才發現留在美國的兒子以為自己突然被父母遺棄,心靈受到極大的創傷,等他成年後回台灣時,發現雖然父母都是台灣人,兒子卻無法入籍,加上謝聰敏是爭大是大非的人,對於自己的事反而不去理會,導致兒子回台灣照顧他時連健保都沒有,這些黑名單人士及子女所遭受到的箇中辛酸與痛苦,豈是柯文哲一句「躲在美國」所能道盡?

陳文成的故事柯文哲一定也聽過吧?也是台大高材生的陳文成,以及海外很多柯文哲口中的「騙子」的智商,至少不會在柯文哲之下,這些為數好幾千人的黑名單人士本於知識份子的良知,在戒嚴時期勇敢為故鄉發聲,出錢出力無怨無悔,卻因為被一些職業學生打小報告而淪為黑名單有家歸不得,很多人不敢想像有生之年可以重回故鄉,子女當然只能在國外受教育,但這些人在海外推動台獨運動再辛苦,至少敵我分明,絕對不會去舔共;想回台灣貢獻所學,有時還會遭到本土政黨人士的抵制,導致台獨運動推展困難,這些,豈是隨意信口開河、動不動高喊「兩岸一家親」的政治變色龍柯文哲所能體會其中之一二?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資料來源: 優傳媒/ 報導日期: 2019-11-27 點閱人次: 3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