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投書】成?一個街友是需要修煉的
流浪漢、遊民、街友、無家者這樣的詞彙一瞬間湧入腦海,我們所見過的流浪漢,總是穿著髒兮兮的衣服、頭髮很長很亂、嘴裡不知道咕噥什?,跟前始終會有一個破碗召喚著路人。小時候,偶爾碰到這樣的人,還會掏出口袋一點零錢給他們,長大後,經過他們身邊,連目光對視都很害怕,會在心裡問自己,我該怎?辦?當然,這個疑問一直沒得到解答。

很幸運的,參與了窮學盟的「貧窮人的台北」活動,認識繁華都市中的街友,並體驗完整最真實的台北。


想當街友是需要修煉的

成?街友的第一天,你可能會面臨被老街友欺負,也會為自己爭取權益出手打架。為了混口飯吃,可能會游離法律邊緣,成?別人的替罪羔羊。

慢慢地,街友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受社工協助之餘,或許會迎來第一份工作,有工頭回來找你舉牌發海報,做粗工,出陣頭,街友生活步入正軌。凌晨五點半醒來,爭著去工頭那裡報名,該上工的上工,舉牌、派傳單或出陣頭,工作十個小時回到公園,有圈子的人聚在一起聊天,喝著最便宜的米酒暢聊,沒圈子的人要不在自己的位置發呆,要不看著別人若有所思,要不直接休息,這是街友的日常。

街友的生活日常需要精打細算。在這裡,他們每週有固定的工作,不必再為吃不上飯發愁,會有社工、愛心人士來噓寒問暖,發愛心便當,就連新年也會有人來公園發紅包。這樣的日子久了習慣了,如同人文主義地理學者西蒙(David Seamon)解釋,當你身體移動性在空間與時間裡結合,會產生「存在的內在性」,那是一種地方內部生活節奏的歸屬感。也就是說,當街友們的日常習慣動作與操演不斷地重複,長久累積下來,就覺得自己是地方的一份子且稀鬆平常。


成?街友,會上癮的

上癮的或許不是習慣被接濟,而是長時間的摸爬滾打有了朋友圈,有了自己的身體可以負擔的多元化工作,有了成就感可支撐起自己的家。

街友,也並不是無家可回,而是回到家後,該如何撐起家庭?

這是街友孩子真實的心聲,他的內心可能無數次召喚自己的爸爸。街友會有煩惱,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孩子的教育問題,擔心孩子的未來。

這是一個街友父親對孩子教育問題的焦慮,和普通父母一樣。人都會和自己相近的人一起玩耍,試想,街友的孩子和普通孩子有不一樣?他們會不會因?教育問題而成?下一個街友呢?我想,這不是悲觀,同種族隔離一樣,「街友隔離」不會是不可能。這種不平等的複製,社會工作在關注街友時,更要留心街友的家人。


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街友朋友圈)

如果街友有朋友圈的話,他的朋友圈應該也會很豐富吧!有社會局、協會、社工、愛心人士、路人、還有朋友和家人。


從生命歷程視角看街友的過去

生命歷程研究學者Elder指出:人的發展是終其一生的過程,要以長期觀點了解發展是一個持續的過程。發展並不全是正向的進程,也有可能是後退的發展。我們訪談了街友的生命歷程中,過去的生命經驗,無論是正向或負向,都會對一生產生重要的影響。我們不僅需要看到街友的現在,也要透過了解街友的生命歷程。

他們是在什?樣的情況下成?街友?他們真正需要的支持是什麼?

在對於社會結構的分析和表述,社會學家常採用類比方法。比如,常提及的金字塔型社會結構,就是試圖描述那種頂層呈尖端狀,上層階級、富有階級人數很少,中間階級呈過渡狀,而下層階級很大的社會結構。這種社會結構也反映了資源不平等的樣態度,即資源分配在結構上呈現倒金字塔,極少部分人享受很多的資源。

在街友群體中,隱約也有這樣的「金字塔」結構,也是資深街友修煉的歷程。當你剛成?街友的時候,幾乎沒有社會資本,也沒有什?資源可以交換,能維持溫飽和基本的生存已經很不錯了。漸入佳境後,有了初步的社會連結,其他街友們也會介紹工作給你,開始拓展自己的交往圈,適應街友生活並為自己爭取更多的補助資源。

有一天成?資深街友,你在街友中聲望也會越高,贏得了更多人的尊重,從而擁有更多的社會資源,上癮於街友生活,這便是他們的生活重心,離開這裡也將無所適從。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研究生)

 
資料來源: 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19-11-26 點閱人次: 6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