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名家觀點 通俗被卑鄙成低俗

【■林保淳/】


  韓國瑜好像又說錯話,然後又挨批為「低俗」了,民進黨火力四射 ,硬是要將備受學界讚譽的《水滸傳》與《金瓶梅》中的角色,「潘 金蓮與武大郎蓋一條被,頭齊腳不齊」說成是「低俗」。我敢說批評 的人9成9是沒讀過這兩本著名的通俗小說的,即便翻過《金瓶梅》, 恐怕最多也就是興致勃勃的搶看〈潘金蓮大鬧葡萄架〉,而渾然無知 於此書之所以能成為「金學」的箇中原委。

  潘金蓮固然是是負面人物,但卻相當成功地扮演了作者欲借此作社 會批判的角色,是富家勢豪憑藉富可敵國的家財誘引下,步步淪入金 錢、權力與情欲深淵的悲劇性人物,而武大郎則更是卑微屈辱的受害 小人物,這是稍對《金瓶梅》有幾分理解的讀者都能體會得出的。《 金瓶梅》是通俗小說,正因其通俗,所以家喻戶曉,衍生出許多的「 歇後語」,普遍流行於市民大眾之口耳。韓國瑜以此二人的歇後語作 比擬,聞之者即能會其意,這就是「通俗」,而不是「低俗」。

  我真的不曉得為何民進黨會針對此一通俗易解,且形容生動、妙趣 橫溢的比喻,如此大加撻伐,難道只是因為潘金蓮的負面形象嗎?東 吳弄珠客的《金瓶梅詞話》序說:「讀金瓶梅而生憐憫心者,菩薩也 ;生畏懼心者,君子也;生歡喜心者,小人也;生傚法心者,乃禽獸 耳。」韓國瑜未必是菩薩,也可能未必有多君子,但就事論事,以此 二人隱喻蔡賴二人的「同床異夢」,也可能未必真確,但起碼不會像 批評者一般,以小人、禽獸之念來看潘金蓮。即使退一萬步來說,潘 金蓮與武大郎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同床蓋被,理所當然,武大郎是三 寸丁穀樹皮,與潘金蓮同睡,當然是「頭齊腳不齊」,又幾曾會有「 下流」之嫌?難不成潘金蓮要跟西門慶或武松同蓋一條被嗎?

  民進黨向來「逢韓必反」,已到了令人難以卒睹的地步,而最慣用 的手法就是「栽贓嫁禍」,其例已是不勝枚舉,「學貸免息」說成是 「有借無還」;「孕婦納保」說成是「獨利中國孕婦」;更有甚者, 李佳芬明明是說「課堂教學」,卻要惡意栽贓說成是「課本」、「教 科書」,上從總統、行政院長、教育部長到立委,異口同聲,指鹿為 馬,硬要派上傳播謠言、汙衊、抹黑的罪名,將原來具有討論空間的 「性教育」究竟適不適合在小學就實施,扭曲得完全走了樣。這種行 徑,就只能用「卑鄙」兩字來形容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9-11-14 點閱人次: 4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