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文化交流
大嶝舉辦第五屆「紀念林希元兩岸文化節」,連續五年都有邀請金門美術學會,攜帶作品出席活動展覽,今年特邀我與唐敏達兩人水墨畫,於大嶝的閩南古厝專場展出。在金門曾有人提議,把古厝古番樓作為美術館,或書畫作品的展示空間,我並不認同。梅雨季金門海霧鹹濕,古厝陰暗潮霉,空間狹隘,對紙質傷害很大。展場可以參考博物館等級的要求,像台北故宮博物院做到恆溫(20℃)、恆濕(60度),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都要保持這個溫溼度。更重要的是不能曬到太陽,照射的特殊燈光,是過濾了紅外線紫外線。其他防火、防水、防震、防盜是基本的要求。
金門與桃園市結為姊妹市,將近30年了,桃市文化局修復太武新村,將於明年四月竣工。桃園藝術家來金門寫生,與金門美術學會交流創作,屆時在活動中聯合展出。這次由桃園市浯江金門同鄉會創會理事長李寧源陪同,桃市府秘書長黃治峰帶領文化局長莊秀美等一行,來與金門文化局做文化交流。事先來文給金門美學,要作具體的文化交流是美術寫生活動。金門詩書畫大師許水富,在桃園旅居教學大半生,由他居中聯繫我,要我帶金門美學參與交流活動,我從廈門的活動趕回來,剛好銜接上。像我這種小角色,跟著混吃混喝多年,也很習慣了,不求能有什麼大作為,只求新開眼界,跟著創出更好的新作來!
桃園的客家油畫大師謝孝德教授也來了,謝老師跟我金門高中美術老師蔡繼堯,是師大美術系同班同學。55年蔡老師已回金門教美術,謝老師也抽中金馬獎的預官,奉命製作「金門古寧頭戰役」大浮雕,安置在金城許厝墓的公園(現移尚義環保公園)。每晚歇工,他們四個美術系的兵,提著氣燈逛大街,我在我家樓上看得很清楚、很羨慕。當時我就讀金城國中一年級,謝孝德來上我們班的工藝課,他把貞節牌坊底下的浮雕翻成石膏模,上工藝課時,我們這班童工,就幫他打磨這批石膏模型。
我去台北讀師美,我們又續了師生緣,謝教授教水彩,上課帶我們台北街頭寫生。他客家小舅子宋中光與我在美術系同班,他們是「姑換嫂」,就是謝老娶了宋姊,宋小舅再娶了謝妹,客家常見的文化交流。當時謝老師住和平東路,常叫我去他家喝酒,所以混得很熟。當時在台灣藝壇謝老的油畫已經很知名,他推崇美國的新寫實主義,他的油畫大作「禮物」,藝術與色情引起很大的爭議,畫面橫躺一大裸女,春心蕩漾,腳上繫圈紅絲帶當作「禮物」,旁邊再畫一幅切開的蘋果,象徵女陰。他是在諷刺當年的社會風氣,官場與商界的文化交流,都以色情為媒介。所以當局對畫「裸女」有可笑的界定,畫有毛的是色情,不畫毛才是藝術。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的畫家達利,把他幾個女模的毛都剃光,所以他畫的裸女都是白虎,卻畫出純淨素雅的女體,還是蠻美的,他可不是害怕台灣的「戒嚴令」。今年文化局曾展出一位西班牙畫家的人體寫生,有個女職員在門口攔住我,說要趕快禁止未滿18歲入內觀賞,當作是限制級的,這是文化局辦的展,又不是我辦的,文化局要常與外面文化交流,提高藝術認知!

73年謝孝德又受命,招集國內多位知名油畫家,為新建古寧頭戰史館製作戰畫典藏,當時我在沙中教美術,一來一去也跟著吃喝多次。巨幅油畫掛好等乾,最後畫家還要再來登架,塗上一層凡士林油畫保護漆,他又叫我去當油漆工,老畫家陳慶熇的那幅戰畫是我塗的保護漆。我長住金門,與大陸內地文化交流很繁多,與台灣卻少之又少,我對台灣藝術界越發陌生了,漸行漸遠!藉著這次機會,讓我這個講閩南話的外省人,跟「台灣學」套了近乎!情感交流稍有回溫。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報導日期: 2019-11-08 點閱人次: 4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