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呂秀蓮退選總統 台師大教授:呂是人民厭惡藍綠洩憤出口
前副總統呂秀蓮未能通過總統參選連署門檻,宣布退選,呂秀蓮下一步,引人關切; 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呂秀蓮不妨拋開藍綠框架,「選人不選黨」,「選政策不選人」,提出自家的政見、方向,要求藍綠兩黨必須予以採納;甚至不妨亦組織政黨,吸納游離於大、小黨間的人才,在「立委」的席次上,爭取可能的機會。

林保淳說,在小英政府百般刁難、阻撓下,呂副總統與彭百顯這組人馬,終究無法跨越連署的門檻,含恨退出這次的總統大選。28萬多的連署門檻,要在一個半月之中跨越,本已是相當艱鉅的任務,再加上中選會的李進勇設下繁瑣的嚴限、各連署場所遭關切,以及陳水扁透露出來的「劫票」,重重關卡,最終還是稱了蔡政府的意,少了一個可能「分走」選票的威脅,但是,這卻造成了對台灣民主莫大的斲喪。

呂副總統退選的五大聲明,是沉痛而辛酸的,沉痛的是蔡政府以龐大的國家器干擾、破壞民主;辛酸的是有負這些儘管是少數卻無比熱情的支持者的負託。不過,無論再如何沉痛與辛酸,也無法挽回已定的結局。目前所有無黨或小黨的人馬,都已被摒除於門外,唯時代力量與親民黨還有機會一搏,但觀察目前的形勢,恐怕也不可能轉與呂副總統合作。

被許為民進黨創黨元老唯一尚能秉持創黨理念的呂副總統,未來何去何從?就藍綠兩大黨而言,恐怕不會再有任何人會加以關心;但是,儘管明顯係少數派的呂副總統的支持者,據民調所顯示的10%的支持率,毫無疑問的還是具有舉足輕重的關鍵影響的,是「含淚投蔡」,還是「含憤投韓」,抑或「投廢票」,卻一定是眾所關切的。

在這種情況下,呂副總統其實也不必灰心喪志,這10%的支持力量,依舊可以作為她堅強的後盾,足以在兩黨目前渾沌難明的局勢下,發揮其充分的「制衡」力量,雖不敢說具有「左投則左勝,右投則右勝」的能耐,但攪亂一池春水,讓藍綠兩黨氣急敗壞的能耐還是有的。

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呂副總統放棄唾手可得的哈佛博士學位,毅然決然,共赴國難,當時的內憂之急,未必會較目前的2019年更加緊迫,如今的台灣,又何能少得了呂副總統這樣的人?台灣人民對藍綠兩黨的厭惡,已到了非尋找一個洩憤的出口不可的時候了,呂副總統就是一個缺口,別看堤防再高再厚,一旦有了缺口,就可能匯聚成沛然難禦的洪流。

蔡政府背離了民進黨創黨精神,新潮流、菊蘇人馬吃乾抹盡的遍布朝野,幾乎已成為「家天下」的台灣政壇,呂副總統何嘗不能站在「在野黨」的立場,對沆瀣一氣的執政黨作更嚴格的監督?而一團散沙、各自為政的軟弱的在野黨,又何能少得了呂副總統給他們的鼓舞與刺激?以呂副總統的智慧,當不難看出她所擁有的10%的影響力,該往哪一個方向去發揮吧?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11-07 點閱人次: 4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