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保淳》綠營黑韓 強汙庶民形象
圖
自韓國瑜標舉出「庶民總統」為選戰訴求以來,或許「庶民」二字所代表的普通且多數台灣老百姓的心聲,恰恰與當前執政黨個個「白白胖胖」、「肥肥滋滋」的團隊形成強烈的對比,等於是直擊到其痛處,故從一開始就卯足了全力,拚了老命也要將韓國瑜從「庶民」的位置上拉下來。而其手法,則不外乎用最足以淆亂視聽的「有錢」二字,試圖論證韓國瑜不是「庶民」。因此,韓國瑜夫妻幾十年胼手胝足創立的維多利亞學校、無心違規的農舍、貸款沉重的宅邸,都成了罪狀,他們試圖導向一個錯謬的觀念:只有貧無立錐的窮苦人士,才有資格稱為「庶民」,而韓國瑜既然「有錢」,則大哥不必笑二哥,充其量也不過和我們一樣屬於「權貴」一流。

這是一種非常「無賴」的打法,即俗所謂的「拖人下水」,自己已經深陷於汙水之中,決難脫困的時候,就將原在岸上的清白乾淨之人拉下水來,然後借勢踩著別人背脊,登上彼岸。但這卻永遠無法擺脫他們身上早已是汙髒一片的事實。這種戰法,尚不知其有效無效,但卻無意中洩露了其「權貴」的本質。

什麼叫「庶民」?簡單來說,就是眾民,就是一般多數的老百姓,是一群生活食息在某個地區的人民。當然,這群人眾,各因其不同的才性、努力、機遇…等,而可能有其後身分、地位及財富的不同,但本質上都屬於「庶民」。其中可能會有一些人,因其智慧、成就及手段,脫穎而出,成為這些庶民的政治領導人,並拔擢另外一小撮人作為僚屬,協助其治理地方事務,各有其地位及權力,這就是原有的所謂「權貴」的本義─有地位、有權勢之謂也。


領導階層及其僚屬擁有「權貴」的身分,是自然而必要的,否則一個地方的公眾事務就無法有效推行。但是,有地位、有權勢的人,卻容易忘卻了其本就是「庶民」的一環,而憑藉其權勢地位,謀取不正當且違反庶民福祉的利益,於是就形成了另一種與庶民相對立的階級,這就是我們一般所認定的「權貴」。其實,「有權力、有地位」的人,如果實心任事,處處為人民著想,未必就會是「權貴」,但顯然多數的「權貴」都早已渾然忘卻其本是庶民,遲早要回歸於庶民的必然,而妄想長久竊佔其位,或是企圖在回歸庶民後仍能撈取到不當的利益,這才是會受到千夫所指的最大原因。

因此,「權貴」之可惡,不在於其出身,而在於其心中有無「庶民」,如能心中有庶民,處處為庶民謀福利,就是擁有再大的權力、再高的地位,同樣會受到人民的尊重。

「庶民」人數眾多,是國家的中堅,人數愈多,稅收可以愈饒,人多就好辦事,此所以自古以來的為政者,都以多招民眾為要務。孔子到了衛國,看到衛國百姓眾多,就欣然說「庶矣哉」,充滿豔羨之意,正是如此。人民眾多,治理者的責任何在?冉有在孔子身側,就提出了這個問題。孔子的回答是「富之」,要讓人民「富裕起來」。由此可見,讓庶民能有機會「致富」,而非自己累積財富,才是執政者的當務之急。

誰說「庶民」就不能「有錢」?王永慶沒有錢嗎?郭台銘沒有錢嗎?但誰能說他們不是「庶民」?台灣較諸韓國瑜更有錢的,別人不說,光是民進黨中就有多少人?只要是循求正當管道、憑藉一己努力而「有錢」的,誰能派他的不是?更何況,讓「人民有錢」,誠如孔子所說的「富之」,豈不正是當前執政者從未想到或從來未曾做到的?民進黨執政三年,忘卻自身其實本就是「庶民」的身分,坐享「權貴」的利益,不思「世上苦人多」,反而以庶民之富者為嫌,難道要全台灣的老百姓都貧無立錐之地才稱心如意嗎?

以韓國瑜目前的高雄市長身分來說,算是「有權勢、有地位」的人了,家境也應該是相當富裕,何故可以用「庶民總統」為號召,而博得為數不少的民眾所支持?我們單從其標舉的「莫忘世上苦人多」、「人民有錢」的理念來看,就可以知道其心繫庶民,處處以百姓為念的襟懷,相較於除了「顧其主子之權」外別無他能的民進黨這些「權貴」,相去顯然就是不可以道里計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11-07 點閱人次: 4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