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李濠仲專欄:中共惠台先立這一條-不再搞舉報台獨
台灣總統大選進入賽局後段,中國再推「惠台26條」,兼及台企權利到海外領事保護。這是對人類社交模式,「純粹趨利特性」的再一次測試。

回顧台商前進中國幾個波段,包括19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台商在國際競爭壓力、工資上漲、國內環保意識抬頭等因素下,許多傳統產業紛紛移至海外再圖發展。語言、文化相似,生產成本相對低廉的中國便成首選,當地台商於是開始快速成長。

中國國務院於是在1988年6月公布「關於鼓勵台灣投資的規定」,等於為台商赴中國投資額外提供法律保障。而後台灣也回以《對大陸地區間接投資或技術合作管理辦法》,一定程度亦促進了台商對中國的投資。到1992年春,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中國進入又一波改革期,同時帶動更多台商投石問路,當年一度躍至中國吸引境外投資的第二位,僅次香港。繼之,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國內經貿環境另有興革,也為台商投資中國創造新誘因。

中國的市場和經改內容,為不少台商延續產能,這是事實,這段期間,兩岸關係政治上的緊張,未如經濟交流般開展,囿於兩岸政治敏感帶一時三刻沒有解方,台商過江之鯽前進中國,但至少都知不語政治、在商言商,一來不給自己找麻煩,二來其中也帶有對中國內部政治的「尊重」,不觸犯「中共領導」,「中國」也可為一中性的經濟地域。

儘管兩岸經濟交融愈深,政治上依舊進進退退,但即便2000年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台商赴中布局發展也保有其節奏。直到今天,台灣人到中國上班賺錢,更宛如走入常態。過去一段時間,又有多少台灣商界、學界、政界人士,對兩岸自經貿領域的破冰,預感到有可能進一步走向政治上的良性互動,或認為中國正以經濟良民的面貌和世界交朋友,中共、中國政治的頑固僵化,質變指日可待。此間,前美國總統柯林頓還曾經在2000年信誓旦旦,網路時代將讓中國和世界的聯繫更密切,同時將改變中國的政治面貌,就算中共試圖管控網路,也會像「將果凍釘在牆上」一樣徒勞。

但後續的發展卻都是反其道而行。在中國經濟實力日益茁壯,連著幾任不同領導者上台,這個國家對世界是「更壓迫」還是「更包容」,大家都看在眼裡。對台灣是更「友善」還是更「逼仄」,也已不證自明。

最明顯的例子,就在中國因外來投資的效應,讓自己改頭換面後,開始大行「不可吃飯砸鍋論」,開始倡言要在中國市場賺錢,就不能「冒犯中國人」,「不能傷害中國人的感情」。

加諸在台灣身上,就是近年開始彷彿蔚為風潮的「舉報台獨」。過去,中共把民進黨、台獨份子視如寇讎,也僅止於政治上的名單人物,而今,從中國網民以至中共官媒,其眼中對「台獨」的詮釋幾乎已無所不包,動輒舉報、抵制,而那些所謂被舉報台獨者,又有幾人真正從事過任何所謂的「台獨運動」?

藝人周子瑜在南韓綜藝節目拿中華民國國旗揮舞?藝人宋芸樺在受訪影片說「台灣是我最喜歡的國家」?在洛杉磯讓蔡英文登門喝杯咖啡的85度C?還是台灣師範大學學生柯筌耀在臉書上開了個「令和元年」笑話,說自己支持蔡英文連任,認同同婚政策,這些通通可以被歸為「台獨分子」?在這之前,還記得2016年中方《?有?的愛》劇組,稱戴立忍政治表態不明,之前未對他的政治背景做全面深入調查,因而決定將之換角,儘管戴立忍事後聲明說自己不是台獨份子,但那又能改變什麼?

中國要看你是不是「台獨」,已經不是看你做了什麼,還要看你說了什麼,不是看你發表過什麼文章、演說過什麼內容,還包括你在網路上說了什麼,貼圖貼了什麼,而且不只是看你現在說了什麼,還包括你之前說了什麼。一旦被舉報就要群起斷其生計,中共官方默許和應和對台灣人的「獵巫」行動,愈玩愈大,玩到要令全球各大品牌今天都要配合他演出。這是兩岸經貿走過半世紀,最讓人遺憾和難以置信的一幕。

熟知中國者,都已了然中國只會把一切和外國進行的商業活動,都講成是中國對他人的恩惠,這也是為什麼「惠台26條」要冠上「惠台」兩字,卻完全不理會因此而來的利益雙贏和等價交換。很簡單,它著眼的根本就不在經濟,而是自己最為迷戀的政治。否則,台灣一路以來投資中國早超過上千億美元,在當地雇用員工人數達上千萬人,繳納給中國的稅收也超過千億美金,這半世紀來怎麼沒對台商的「惠中」有句感謝?而今天還逕自以「舉報台獨」要和中國沾上邊的各行各業「謹言慎行」。至於「惠台26條」中的領事保護又更可笑了,到今天,中共自己對那一天到晚打著「中國xx使館」或「xx快遞」之名,操持標準京片子的海外專騙華人詐騙電話都沒轍,是要提供領事保護個什麼?

※作者為《上報》主筆

 
資料來源: 上報/ 報導日期: 2019-11-05 點閱人次: 1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